|
  • 科學、優生學和生物倫理學

    理查德 維克特

     

    十九世紀晚期,科學家和醫學家興起了人類遺傳改良運動。作為該運動的奠基人,著名的英國科學家弗朗西斯高爾頓將這一新的領域命名為優生學。高爾頓聲稱該領域是以科學原理為基礎的。在閱讀其表兄查爾斯達爾文的《物種起源》時,他首次產生了關於優生學的想法。在《物種起源》中,達爾文說到遺傳改變和自然選擇會產生新的物種。由於優生學基於達爾文理論,因此許多優生學家擔心藥物和社會福利等現代制度會在人類中造成生物退化。為緩解生存競爭,現代社會允許“低等物種”繁殖。而優生學的目的卻與這一退化趨勢相反,因此人類能夠促進進化過程。

     

    1900 年後,優生學運動在西方國家快速蔓延,尤其是在科學家和醫學家群體中。雖然優生學的支持者包括持各種政治立場的人,但在改良主義者中尤其盛行。1900 年普利茲獎對“我們從關於國內的政治發展和國家法規的生物進化原理中得到了什麼?”這一問題設立了很大的貨幣獎,這使得德國的優生學運動邁出了重要的一步。威廉薩爾馬耶爾憑藉其著作《遺傳和選擇》(1903)贏得了這個獎項。在該書中,作者強烈倡導優生學。1904 年,醫學家阿爾弗雷德普洛茨創作了世界上的一本優生學雜誌,從而組織了德國優生運動,次年他又創建了世界上第一個優生協會。美國遺傳學者查爾斯德文波特於1910年在長島建立了優生學記錄室,從而成為優生學運動的重要組織者。他成功地從卡內基基金會等美國商業機構申請到資金來進行他的研究。

     

    到二十世紀二十年代,優生學運動已經形成了一定的規模,美國和歐洲的許多大學都設有優生學課程。到 1911 年高爾頓辭世時已經在倫惇大學設立了教授職位來倡導優生學。1923 年,慕尼黑大學設立了種族衛生(優生學的德語術語)的醫學教授職位;1927 年,德國成立了凱撒威廉機構人類學、人類遺傳和優生學研究。拉丁美洲、亞洲和世界各地的進步醫學精英不斷地汲取優生學和西方醫學知識。

     

    某些優生學家主要將注意力集中在人類遺傳科學上,而大多數人同時還提倡控制人類繁殖的計劃和政策。通過提倡新的性別觀念和控制繁殖的法規,科學家們開始倡導新的道德規範。學多早期的優生學家將道德規範基於進化基礎上,將優生學稱為“應用進化論”。在他們的觀點中,任何加速進化過程的情況都是好的,而任何導致生物退化的情況都是壞的。因此,健康和生物的生命力成為評判所有行為和政策的標準。這種新的道德規範經常與傳統的基督教道德規範發生衝突。

     

    優生學家們對於採取何種措施來控制人類生育並未達成一致。有些人提倡積極優生學(即採取措施鼓勵“優良”品種多生育)。這包括對上層社會人員和知識分子多生育的免稅甚至補助政策。這些建議中都包含的一個假設就是上層社會人員和知識分子的生物基因優於大眾,尤其是工人階級。大多數優生學家還支持消極優生(即努力抑止“劣等人員”的生育,這些人員通常為先天殘疾、慣犯和黑人、美國印第安人等所謂的劣等種族)。

     

    有些優生學家希望對那些認為不宜生育的人群的婚姻限制或永久隔離(即禁閉)會取得積極的結果。但是,優生學家在二十世紀早期尤其提倡控制絕育的新方法。印第安那州於 1907 年決定強制其監獄和精神病院人員遵從絕育政策後,美國通過了世界上第一個強制絕育法規。其他各州紛紛效仿,1927 年美國最高法院宣佈實施強制絕育法。截至 1940 年,美國已有35,000以上的人被強制絕育。1934 年起,納粹政權實施了更加嚴格的絕育運動,從而造成約 400,000 人被強制絕育。

     

    由於許多優生學家都是種族主義者,因此他們也提出了建議來限制視作劣等種族的人類生育。有些美國的優生學家成功地使反種族間婚配法通過來改善人類遺傳。他們還欣喜於 1924 年通過的移民法案,該法案限制了被認為劣等種族的國家到本國的移民。

     

    有些激進優生學家甚至提倡殺嬰或用“無意識的安樂死”來除掉“劣等”人群。1870 年,德國著名的達爾文生物學家奧古斯特黑克爾成為當代歐洲提出殺死具有先天性疾病的嬰兒的第一位知識分子。到二十世紀初期,杰克倫敦、袖尤金代布茲、克萊倫斯丹諾、瑪格麗特桑格、H. G.威爾斯和朱利安赫胥黎等許多重要人物都支持安樂死,他們將其視作為一種優生措施。出於除掉在生物學上被認為是“低等”人群的德國人的熱情,納粹政權於1939年(第二次世界大戰開始後)實施屠殺帶有先天性疾病的人員,尤其是精神病人,還包括聾啞人、盲人和其他人員。到二戰結束後,納粹共屠殺了大約 200,000 殘疾人。

     

    教會對優生學突起的反應發生了相當多樣化。主線新教徒,尤其是信奉自由神學的教徒都以適應現代社會趨勢為榮,他們通常信仰優生學意識形態。美國優生學會在二十世紀二十年代創辦的優生佈道中收到上百份記錄。雖然保守教徒也反對優生學,但大多數對優生學,尤其是絕育和安樂死的聲討和組織性反對來自於天主教堂。

     

    由於各種原因,至少組織性活動的優生學在二十世紀中期滅絕了。二十世紀中期,生物決定論在心理學和人類學領域以及其他許多領域中處於低潮期。同時,優生學標準還能夠對某些建立於科學基礎上的優生學的次品質量進行資本化。納粹的暴行為優生學帶來了極壞的名聲。最終,二十世紀六十年代爆發了生育選擇自由和性解放運動,這與早期的改良主義提倡的強制措施相違背。

     

    在過去的十至二十年間,出現了許多關於優生學歷史的書籍。這一巨大的影響可能是對於優生學以不同的姿態復甦形成的恐懼所產生的。二十世紀晚期和二十一世紀初期的試管受精、羊膜穿刺和遺傳篩選等新的生育技術的確向我們展示了更加不同的優生形態。數十年內,許多父母將具有嚴重殘疾的嬰兒流產。現在可以在植入母親的子宮之前選擇具有遺傳優勢的受精卵。有些科學家和醫學家聲稱雖然有批評家警告“嬰兒設計家”的危險,但是個人應當人為的選擇子孫後代的特點。

     

    不久會實現人類克隆技術,隨着目前對克隆和干細胞研究的道德問題的白熱化爭論,優生學歷史也應當引起注意。二十世紀初期支持優生學的科學家和醫學家在其研究甚至公開的政策建議中通常否定基督教(和其他教派)的合法性。優生學被推測為所有身體和社會疾病的客觀、科學的萬能藥。優生學倡導者提倡掌握自己的將來,將人類的命運塑造成為沒有遺傳疾病和犯罪的理想狀態。道德約束被認為有損優生進程和人類健康,因此要拋棄。

     

    當前許多基因技術的研究者與早期的優生學家非常相似。他們要求在科學上要認可其觀點,拒絕對其研究的道德限制,將健康作為道德的最高裁決並貶低殘疾人的生命。他們宣揚人道主義,但是卻沒有考慮和理解在迫害所謂的“劣等”人群的同時,他們正犯下滔天的罪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