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耶穌真的存在嗎?

    Paul L. Maier著,Russell H. Seibert,西密歇根大學的古代歷史學教授

    一些無神論者聲稱,「不,他不存在!」他們認為這是一個迅速而有力的證據,使人們遠離「基督教的謊言」。但是這個證據一經提出就被駁倒了。實際上,比起其他古代著名人物來說,有更多證據可以證明拿撒勒的耶穌的確存在。證據有兩種:內部的和外部的;或者,如果您想這樣分,宗教的和非宗教的。在這兩種情況下,全部證據都是壓倒性的、不可推翻的、完全絕對的,以致于只有智力最淺薄的人才敢否認耶穌的存在。然而,「鄉村無神論者」、因特網上的博客,或者一些從宗教基金會中脫離出來的組織還是機械地做出這種可憐的否認。

    內部證據

    拋開《聖經舊約》中很多救世主似的預言,這四本福音書或《聖經新約》裏其他23種文件資料中沒有一個能在耶穌是否從來就沒生存過這個問題上稍有意義。公元一世紀時與耶穌相互作用相互影響的所有知名歷史人物涉及到真空空間嗎?偉大的希律王曾經試圖結束一個幼鬼的生命嗎?猶太至高牧師安娜和該亞法會見了一個幽靈嗎?羅馬統治者比拉多在做禮拜那天審判了一個幻影嗎?保羅以及很多耶穌使徒為神話獻出了生命嗎?

    沒人懷疑以上名字在宗教的和非宗教的書籍中都眾所周知,考古學證據也是一樣,因此歷史學的也如此。很明顯這同樣也適合拿撒勒的耶穌。但是後來為什麼不允許實際上生活「奢侈的」耶穌過完餘生呢?為什麼這裏有雙重標準?

    從內部來看,只有聖經證據,因此,耶穌肯定存在。然而,關於此問題還有很多其他聖經方面的信息。

    外部證據:基督教

    另一個長篇段落可以歸入早期教會神父的作品中,其中一些人與《聖經新約》人物有密切關係。例如耶穌的使徒約翰,後來就成為以弗所教堂的主教。他其中一個學生Polycarp是士麥那的主教,他的一個學生是里昂的Irenaeus。他們作品的主角就是耶穌基督(「彌賽亞」)。

    除了這種與耶穌有聯繫的活著的人,地理的和世俗的接觸表現在賈斯廷殉教者身上。公元100年左右出生于納布盧斯(朱迪亞和加利利之間)的一個異教徒家庭裏,賈斯廷嘗試並放棄了各種哲學流派,直到他發現基督教的真正教義。作為一個出生在這片神聖國土上的人,賈斯廷提到了與耶穌相關的場所,如他的出生地伯利恒洞穴,甚至還有耶穌在他養父約瑟夫的店裏作木匠學徒時的詳細情況,那時他們專門生產農業用具,比如套在牛身上的軛和犁。

    外部證據:猶太人

    猶太的希伯來語傳統不僅提到了耶穌,而且還用亞拉姆語正確地拼寫出了他的名字,他的母語是:Yeshua Hannotzri--拿撒勒的約書亞(耶穌)。猶太法典中提到耶穌的部分有些斷章取義--可能是由於口頭傳統的異想天開--但是有一個特別準確,因為它似乎有文字可考,而且出自Mishna--猶太法典中最早的一套作品。正如逮捕耶穌的通知,如下所示:

    他將遭石擊,因為他練習過巫術並引誘以色列背教。誰想為他說些好話,就上前為他懇求。誰知道他在哪里,就告訴耶路撒冷的大公會。

    此陳述中有四項內容有力地證實了耶穌被抓有人寫了逮捕通知:1)使用了將來時;2)羅馬政府不參與時,石擊是對褻瀆猶太教的常規處罰;3)沒有涉及任何有關刑罰的內容;4)耶穌正在施「巫術」--負極旋轉,非凡特別、不可思議--不同尋常。這不僅借用了歷史學家對「困窘標準」的稱法,證明了所做出的讓步,而且完全符合耶穌的敵人怎樣解釋他不可思議的復原:認為他借助了Mishna(《路加福音》11:18)的幫助。

    此外,一世紀猶太歷史學家Flavius Josephus在其作品Jewish Antiquities中兩次提到「被稱為救世主的耶穌」。第二次時,他講述了耶穌的兄弟詹姆士之死,他是耶路撒冷的正義化身(20:200)。在此之前的兩本書,這是一世紀提到基督的篇幅最長的非聖經著作,他在討論比拉多統治時期的事件過程中講到了耶穌。

    當時有一個名叫耶穌的智者,他是個好人,以善良著稱。猶太族和其他民族的很多人都成為他的信徒。比拉多宣告他有罪並將他釘死在十字架上。但是那些已成為他信徒的人並沒有放棄這種信徒身份。他們稱耶穌受刑後的第三天在他們面前顯身了,他還活著。相應地,想到預言家曾經稱其為奇跡,他或許就是彌賽亞。因此基督教部落以他命名,而且至今也未消失(18:63)。

    這是一篇最近未經篡改的文章,它取代了早期不幸遭到篡改的傳統版本。如想瞭解更多有關Josephus的評述及其提及耶穌的詳細內容,請參見這一系列中有關Josephus的獨立文章。

    外部證據:非宗教的

    Cornelius Tacitus是羅馬一世紀最可靠的原始資料歷史學家之一。他在自己的編年史Annals中記錄了發生在早期凱撒統治下的羅馬帝國的事件。其中他記錄了公元64年發生的羅馬大火。人們將此次火災歸罪於羅馬暴君尼祿,因為火災發生在「他的眼皮底下」,為了救自己,尼祿指責「基督徒」,這在非宗教歷史上還是第一次。歷史學家Tacitus非常細心嚴謹,他解釋了此處的「基督徒」指的是什麼樣的人:「Christus是此名稱的創始人,在台比留統治期間由Pontius Pilatu 宣判處以死刑」(15:44)。然後塔西佗繼續說,基督徒身上發生的恐怖事件就成了他們的第一次羅馬迫害。

    應該強調一下。Tacitus並不是試圖證明耶穌基督確實存在的基督教歷史學家,而是一個將基督教輕視為「弊病」的異教徒,他後來在文章中用到「弊病」這個詞。如果耶穌從來沒有存在過,那麼Tacitus就會是第一個揭發的人,稱這悲慘幻影騙取了多少人的信賴。即使其他地方沒有提到耶穌,這一章節本身就足已證明他確有其人。無神論者意識到這一點,因此千方百計懷疑這一章節--但是無濟於事。原稿分析和電腦研究都未曾發現這句話或上下文的任何疑點。 

    Gaius Suetonius Tranquillus在其著作Lives of the Twelve Caesars中也記載了一世紀發生的事件。他也將基督教視為一個「聲稱新的有害宗教信仰」的教派(Nero 16),而且無疑也引用了「Christus」,將其名字拼寫為「Christus」(Claudius 25)。元音「e」和「i」經常可以互換,法語單詞「Christian」變為今天的chretien就證明了這點。

    年輕的普林尼是卑斯尼亞--今天土耳其的西北角--的羅馬統治者,110年左右他給皇帝圖拉真寫信(公元98-117年),信中問到對於基督教應該做些什麼,他在信中八次提到「卑劣的信徒」。三次引用了耶穌基督,其中提到基督教徒的最著名實例是「……基督教徒在固定的日子去唱聖歌,頌揚耶穌基督,就像頌揚上帝一樣……」(第96封信)。圖拉真的回應非常有趣,建議不要搜尋基督教徒(同上,第97封信)。但是,如果耶穌基督只是一個虛構的人物,那麼這些敵對資料就會第一個嘲笑此事了。

    其他非宗教古籍,如Theudas和Mara bar Serapion也證實了耶穌確有其人。但是,只要這篇文章與此相關,那麼任何進一步的證據都會「自費口舌」地清楚顯現出來。鑒於有力證據證明拿撒勒的耶穌不是神話,而完全是一個曾經存在過的歷史人物,那麼就沒必要再找更多的證據。無神論者應該關注耶穌是否超越凡人。至少應該在合理的調查者中引起一次合理的爭論,而不是和奮力反駁明顯事實的感覺論者進行毫無意義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