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史蒂芬‧扣維(Stephen Covey):高度成功摩門教徒的7種習慣

    作者:Bill Gordon[1]

     

    以下事實或許令許多基督徒感到吃驚,但史蒂芬‧R.‧扣維(Stephen R. Covey)撰寫和推廣的那些廣為流行的自我成長計畫實際用意是在潛移默化地推銷他本人的摩門教信仰。更諷刺的是,他的文章(比如『高效人士的7種習慣』[2])頗受基督教領袖們的歡迎,其原因之一是,它們強調了靈性在自我成長中的重要地位。

    然而『7種習慣』中所包含的原理、軼事和例證,有很多都和他早些時候出版的另一本書『屬神的中心』(The Divine Center,以下簡稱“『中心』”)完全一致。扣維寫作該書的目的在於宣揚他的摩門教信仰,他要傳達的主要資訊是,除了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LDS,即摩門教)之外的其他一切靈性模式都是錯誤的,都將限制信徒的自我成長。

    在『中心』一書中,扣維解釋說,他發現通過簡單的改變用詞,便可順利向非摩門教徒傳播摩門教真理。他寫道,“我在與來自不同文化背景的非摩門教人群交談中發現,如果我們能在用詞上多加斟酌,選擇那些既能承載我們要表達的意思,又符合對方經驗和思維模式的辭彙,那麼我們就能向他們傳授和見證很多福音原則”(『中心』,240頁)。

    扣維在『7種習慣』當中寫道,他自己每日沉思默想經文,從中獲得了靈性的更新(『7種習慣』,292頁)。他又在『中心』一書中列舉了那些在他生命中影響最強大的經文,它們是“『約翰福音』、保羅和彼得的書信、『摩門經』、『教義與聖約』”(『中心』,298頁)。他還寫道,“要養成日日讀經的習慣——或許在每晚就寢之前讀經。心裏懷想著『希拉曼書』(Helaman)和『摩羅乃書』(Moroni)[3]入睡,總比滿腦子最新的電視脫口秀要好。”(『中心』,197頁)。

    扣維在『7種習慣』當中說,“在人類領域當中,自然律是真實、不可變更和無可辨駁的存在,正如重力學在物理學領域中一樣”( 7種習慣』,32頁)。然而扣維在此不曾提及,但在『中心』一書中卻未加隱瞞的一點是,上述“自然律”實乃摩門教的教義,“它們能促進個人人格的成長和發展,直至最終與天上的父神相若”(『中心』,246頁)。例如,『中心』這本書揭示出,扣維提出的“拒絕被動反應的主動出擊原則”正是出自摩門教的經書(比較『中心』176頁內容與『7種習慣』70-77頁內容)。

    讀過『7種習慣』的人都熟悉扣維對“地圖” (map)一詞的用法,他用這個詞來表示某種生活的觀念範式(『7種習慣』,29-35頁)。他寫道,“我們自身的地圖或觀念範式與這些原則或自然律越是相符,它們便越是準確和實用。正確的地圖將對我們個人效率和人際效率產生無限深遠的影響,其影響力遠遠超出我們改變自身態度和行為的任何努力。”(『7種習慣』,35頁)。在『中心』一書中,扣維對各種正確和不正確的地圖一一進行了鑒別。他聲稱,惟有摩門教的地圖才是真地圖,而福音派基督教教義則是一種虛假的地圖。

    扣維又補充道:

    “多少個世紀以來的背教傳統留給世人一份錯誤的地圖,因此如今的各個教派已無法理解以上觀念。這種錯誤地圖嚴重地扭曲了人們心目中對於我們到底是誰、我們天上的父神是誰、耶穌基督是誰、聖靈是誰這些問題的理解,以至於嚴重限制了那些接受這種範式的人在靈性上的潛能。它還促使他們極力指責和批評那些擁有正確範式的人。他們說摩門教關於人進展為神的觀念是狂妄、放肆而自戀的。他們自己的那套觀念極大地削弱了人類的終極潛力。在他們看來,人類的終極目標不是變得與父神相若,不是擁有永恆的生命——即擁有和神一樣的生命和性質,變得和衪一樣完美——而是成為神的永恆的機器人,永永遠遠在得救狀態之下頌讚神。這便排除了人在天家的管家職分,排除了他們作為永遠的共同繼承人承受父神所擁有的一切的機會,也排除了他們變得和父神相若,成為具有永恆增長力和靈性繁植力的神的機會。另一方面,摩門教的真地圖則向我們揭示了羅蘭素‧史諾(Lorenzo Snow)長老[4]在他的名言中所指出的:‘人類之現在乃神之過去;神之現在乃人類未來之可能’(『中心』,81頁)。

    扣維不僅譴責福音教派宣揚錯誤的觀念範式,他還說遵循這些虛假地圖的人“被人類的詭詐蒙蔽了雙眼”(『中心』,16頁)。他寫道,“難怪約瑟夫‧史密斯(Joseph Smith)[5]在默示狀態下把基督教早期教父的信條稱為‘一切敗壞的主因’呢”(『中心』,17頁)。

    他還認為,傳統基督教教義是“以信念、教條或信條形式出現的……虛假的地圖”(『中心』,15頁)。扣維引用了摩門教經文(約瑟夫‧史密斯著『歷史』1:19)來證明福音派教派“在神眼中是可憎之物”(『中心』,15頁)。(注:約瑟夫‧史密斯在『歷史』1:5中指明,其質疑的三個教派分別是衛理公會、長老會和浸信會。)

    扣維指責非摩門教會所傳的信息是不準確的、歪曲的地圖。“這樣一種扭曲的地圖幾乎把一切都弄錯了,包括神、人、人與神的關係、基督作為救世主的角色,以及人生的目的和意義。自然,它也扭曲了人們對於何為神的誡命、何為順服這些問題的理解。”(『中心』,246頁)。扣維稱三位一體教義為“悖逆的教義”,說它“引人相信我們是神的創造物,而非衪真正字面意義上的兒女。”(『中心』,82頁)。按照扣維的說法,真正的地圖不會限制人的能力和潛能的發展(『中心』,14-17頁)。他還聲稱,在摩門教會福音信條的幫助下,人可以發展出“神一般的力量和能力”(『中心』,208-9頁)。

    扣維在傳講他的螺旋上升理論時寫道,“更新既是原理又是過程,它賦予我們力量,沿著螺旋上升的軌跡成長、變化,不斷地進步”(『7種習慣』,304頁)。而『中心』一書則揭示出,他在上文中所指的其實是摩門教義中“永恆進步(eternal progression)”的原則,這一點已經不再令我們感到驚奇了。(參見『中心』,180頁, 207頁, 213頁。)他聲稱,“正是人類靈魂發展的這種不斷擴展、不停螺旋式上升的動向構成了通向完美之路”(『中心』,207頁)。他又解釋說,我們最終可以變得真的和天上的父神一模一樣。“我們可以變得完美,像我們的父神和我們的兄長耶穌基督一樣完美”(『中心』,77頁)。

    扣維寫道,我們內心潛藏著“永恆的神性種籽”(『中心』,206頁)。遵從摩門教的正確地圖,將“使人得到解放”,並且“釋放他的神性潛能”(『中心』,246頁)。扣維相信人類擁有無限的潛能,這一信仰源自摩門教關於“人是神的胚胎”的教義(『中心』,164-66頁)。他寫道,“由於我們確為永恆父神的兒女,因此我們在胎裏便帶著衪的本性和潛能”(『中心』,166頁)。

    扣維 聲稱,既然我們是“父神真正字面意義上的兒女”,因此我們“可以在真正字面意義上變得完美,像衪一樣”(『中心』,81頁)。他還聲稱,“耶穌基督是神在靈裏的頭生子,又是神在肉身裏的獨生子。衪以自身的榜樣向我們每個人顯明,衪做到了,我們也同樣可以做到”(『中心』,78頁)。按照扣維的論調,我們不應在能否變得和神一樣完美的問題上灰心喪氣,因為我們擁有與耶穌和永恆的天父一樣的本質(『中心』,79頁)。

    扣維告誡其讀者不得私自解讀經文,他倡導大家“依賴當代先知和(摩門)教會領袖及教會官方政策,以尋求主的旨意之顯現及其解讀”(『中心』,199頁)。他還寫道,“在世的先知們被默示的話語可能比已故先知的話語對我們更有價值。他們的話語也能成為聖經”(『中心』,199頁)。扣維寫道,凡反對摩門教先知者就是反對神,是受邪靈指使的(『中心』,225頁)。他辯稱,摩門教會是“真正字面意義上的神的教會,其會長是神的真正先知”(『中心』,224頁)。他還說,“神永遠不會讓衪的先知將教會引入歧途”(『中心』,224頁)。

    扣維關於救贖的信仰也極具摩門特色。他告誡其讀者,不得尋求“與耶穌基督間的任何‘特殊’關係”(『中心』,67-68頁)。他寫道,“惟靠基督得救論對後期聖徒教會是不適宜的,對本書也同樣不適宜”(『中心』,83頁)。他提出,“除非通過我們遵從福音的公義準則”,否則基督的恩惠便不會發生效力(『中心』,158頁)。他還聲稱,只有那些遵從摩門教會的福音原則的人,才配得享永生。(『中心』,294頁)。

    扣維給惟靠神恩得救的福音教義貼上了“錯誤概念”和“叛教信條”的標籤(『中心』,68頁)。他甚至聲稱,神只要求我們憑著信心接受耶穌基督作我們的救主這種思想乃是撒旦的謊言所發起的(『中心』,271頁)。

    通過以上分析,我們看到扣維所信仰的乃是摩門教而不是基督教。毋庸置疑,基督教會和宗教組織實在應該認真地重新考慮,是否應當採用這樣一個相信並且公然宣揚上述錯誤教義的人所開發的自我成長計畫。

     

     



    [1] Bill Gordon,護教學福音團隊助理。

    [2]The 7 Habits of Highly Effective People,『高效人士的7種習慣』,以下簡稱為“『7種習慣』”。——譯注

    [3] 『摩門經』、『教義與聖約』、『希拉曼書』和『摩羅乃書』均為摩門教經典。——譯注

    [4]摩門教先知,第五代摩門教會長。

    [5]Joseph Smith,摩門教創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