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考古學和《聖經》:
    考古學發現增加了《聖經》的可信度

    John McRay著

    《聖經》是一本收集了多種文獻的著作,其中這些文獻是在長達1500年之久的時間裡寫作的。《聖經》的前五卷文獻是由摩西完成的(叫摩西五經)。《聖經》共有66卷,於公元一世紀末完成。《聖經》中的文獻都是希伯來語和希臘語,其中所描寫的事例,以不同的地域為背景,發生在不同的歷史時段。考古學家對《聖經》中所涉及的地理背景和歷史時段的有關考古發現,使《聖經》中所描寫的許多事例的背景明朗化真實化了。所以,這些發現大大增加了《聖經》(包括舊約和新約)中所描寫的事例的可信度。舉例來說,在《聖經》歷史中最後一百年的這個時段,《聖經》中描寫的許多事例都已經通過重大的考古發現被印証了,至少是其背景確實存在。這一百年正是文獻的作者們在書寫新約文獻的時間。以下介紹的幾處就是這些給人們留下深刻印象的重大考古發現的一部分。因為本文篇幅有限,所以不可能詳述舊約中所有事例背景的遺址,因為舊約的歷史有1400年之久,僅發現的遺址就很多了。

    西羅亞水池

    希西家王,公元前八世紀的猶大國王,命人開鑿了一條穿過俄斐勒山的水道,就在耶路撒冷以南基順泉的地方,穿過俄斐勒山開鑿一條水道就意味著要穿鑿將近1750英尺厚的岩石,引基順泉水進入城內的西羅亞水池。根據約翰福音9:7描寫,耶穌指引一個失明的男人去的就是這個水池,在這個水池,那個失明的男人用池水洗過眼睛之後就復明了。

    一直到不久前,西羅亞水池只剩下一小部份可以讓人到達。在19世紀末期西羅亞水池遺址第一次被挖掘出來,隨後西爾萬(西羅亞的現代名稱)小鎮的居民在這一小水池的西北邊上建起了一個帶尖頂的清真寺,至今這個清真寺還屹立在這一個小水池的上方。不過,在2005年的前半年,對於西羅亞水池遺址的多次挖掘,使西羅亞水池東部的一個大水池重見天日,這個大水池長50米(寬度不詳),大水池遺址就在這個小水池以南僅約10米左右的地方。無疑這大水池遺址和這小水池兩部分只是一個原本面積更大體系複雜的水池的組成部分,這個水池就是西羅亞水池(與畢士大水池擁有兩個組成部分相似)。進入西羅亞水池要走過一溜石階,其中的池水一直是由基順泉的活水通過一個小巧的水道供給的。這個小巧的水道是在西羅亞水池的北邊被發現的,而西羅亞水池很可能被前去清真寺參拜禱告的信徒們進寺前作為象徵性洗去污穢的地點。這可能是耶穌選擇這地點來行神蹟的緣因。最近,考古學家還發現了一條連接西羅亞水池沿著俄斐勒山蜿蜒到達山上清真寺的石級小路。

    墓地的滾石

    據馬太福音(參見28:2)記載,天使從天上降臨到耶穌的墓地, "天使把石頭輥開,坐在上面。"在耶路撒冷已經發現了很多從耶穌時代就有的墓地,其中一些墓地在入口仍存有滾石。一個從耶穌時代就存在的墓地,據考証,是為埋葬艾迪賓女王海倫娜而建的,就在大馬士革門以北,這個墓地入口的滾石仍然保留著。另外一個保存較好的滾石,就是希律王家族墓地入口的滾石,仍然屹立於入口旁邊,這一墓地位於大衛王賓館以南。近些年來,在以色列和約旦已經發現並研究了60多個入口有滾石的墓地。

    該亞法的墓地

    1990年11月,在耶路撒冷發現了一個包含藏屍骨的罐的墓地,這個藏屍骨的罐子上雕刻著該亞法的名字。這個墓地位於和平大森林,欣嫩子谷以南,靠近聯合國辦公大樓。在耶穌臨死之前審判衪的那位大祭師的名字就叫該亞法(參見馬太福音26:3,57﹔路加福音3:2﹔約翰福音11:49﹔18:13,14,24,28)。在耶穌死後不久,西門彼得和約翰就相繼在耶路撒冷被此人審判(參見使徒行傳4:6)。考古學家已經考証確定這一墓地遺址就是《聖經》中所記載的"該亞法"家族的墓地。

    迦百农犹太会

    耶穌30歲的時候,在拿撒勒城開始了他向公眾佈道的事工,遭到了那裡猶太會堂的拒絕(參見路加福音3:23﹔4:16-30),於是耶穌去了迦百農城,迦百農城是加利利海北岸的一個小鎮。在那裡,很明顯他是住在他門徒之一的西門彼得的家中(參見馬太福音8:14﹔馬可福音 2:1),就在那裡的猶太會堂講道(參見馬可福音8:14﹔馬可福音 2:1)。在迦百農進行的考古挖掘已經在公元四世紀至五世紀的石灰石結構以下出土了一座猶太會堂,至今仍然屹立不倒。一個公元一世紀的猶太會堂,它的地基和牆面的一部分,就是在先前出土的會堂建築的地基之下挖掘出來的。

    使徒行傳17:6與帖撒羅尼迦城的地方官官銜

    這麼多年來《聖經》的可信度一直受到評論家們的質疑,他們堅稱使徒行傳的作者路加,用希臘語的官銜Politarch 來形容帖撒羅尼迦城的地方官是完全錯誤的。據《聖經》記載許多和使徒保羅有關係的基督徒曾被官兵帶到帖撒羅尼迦城的地方官面前受審(參見使徒行傳17:6)。這麼多年來評論家們都堅定不移的宣稱,那時根本沒有這一官銜。然而,一個包含這一官銜的碑文已經在帖撒羅尼迦城出土了,現在就陳列在大英博物館。這個碑文連接於公元一世紀希臘艾格娜齊亞大街的一道拱門,開頭寫道"在Politarchs時代…"。現在已經出土了35個包含這一官銜的碑文。其中19個來自帖撒羅尼迦城,至少3個可以追溯到公元一世紀。這些碑文証明,這一官銜在帖撒羅尼迦城,在新約公元一世紀這段期間,確實存在。而且《聖經》中用這個希臘語的官名是很精準。

    哥林多城的民選行政官以拉都

    在公元50年之前,在古希臘的哥林多城戲院的東北邊有一面積為62平方英尺的路面鋪設了石頭。在這個地方的考古挖掘出土了刻進這段人行道的部份拉丁碑文,碑文上說: "哥林多城民選行政官以拉都為了回報廣大居民選他作行政官自己出資鋪設了這段(人行道)。"

    這一關於以拉都的碑文在出土公開後,人們就認為這裡的以拉都就是保羅在羅馬書16:23裡提到的那個以拉都,羅馬書16是一封寫自哥林多城的信函,在信中以拉都被稱為"城的司庫"。這一碑文的作者提及了三點來支持這一論點,主要是:⑴ 這段人行道是在公元50年左右鋪設的,這時以拉都很可能已經改信基督教了﹔⑵以拉都是一個不尋常的古羅馬人的姓氏,除了在這一碑文中發現過,在哥林多城聞所未聞。⑶ 這個特別的希臘語詞匯(oikonomos)被保羅在這一節用來代替"司庫"去描寫一個哥林多城的民選行政官的工作是恰如其分的。

    羅馬書13:3 在該撒利亞的海港發現的碑文

    1972年在以色列海岸的該撒利亞海港進行考古挖掘工作時,我們出土了一個很大的嵌花式碑文,碑文內容是希臘語的羅馬書13:3這一小節文本。比這短一點的碑文在1960年的時候,已經被以色列考古學家亞伯拉罕.內蓋夫挖掘出來了。這兩份文本,至少可以追溯到公元五世紀,都是一個比較大的公共建築物的嵌花式地面的一部分(或許是一個衙門院或保存卷宗的建築物),而且這兩份文本與希臘語的新約裡相對應章節的內容一字不差。這兩樣文本與我們現有的一些最古老的新約手稿的年代差不多。

    保羅在哥林多城接受法官席中迦流的審判

    涉及到新約的最重大的考古發現之一,是法官席(又作古希臘講壇),或者說是演講者的講台的發現,當時官方的宣佈在講壇前被宣讀,公民們也是在講壇前當眾接受特定的官員的仲裁或審判等事宜。這個講壇仍然屹立在希臘哥林多城廣場的中心。這巨大的石製講壇,被在廣場附近出土的一幅碑文的許多部分提到,可追溯到公元25-50年,正是保羅到達哥林多城的時間。

    保羅在他的第二次傳教之旅中花了18個月的時間在哥林多城。在快結束的時候,時值迦流被選為亞該亞城地方總督並於公元51年五月或六月的時候舉行就職儀式(參見使徒行傳18:12),猶太人借機拖搡著保羅來到迦流法官的審判席前控告保羅違反他們的律法。但是迦流沒有發現保羅有任何違背羅馬法的言行, "保羅沒有作奸犯科 " (參見使徒行傳18:14),後來他不願作猶太律法的法官來審判保羅,並把保羅的原告猶太人驅逐下這個法官席(參見使徒行傳18:16-17)。迦流是申尼加的兄弟,申尼加是一位堅忍克己的古希臘哲學家,後來成為古羅馬君王尼祿的一位謀臣。可能就是申尼加向這位君王進言,說保羅先前已經被哥林多城的迦流宣判無罪,因此促成了保羅第一次在古羅馬被捕後又被釋放的有利結果,這在使徒行傳的最後一些小節中暗示。路加準確地採用了法官席這一詞匯再次大大增加了《聖經》的準確性。

    迦流當時從在特爾斐的官邸穿過了哥林多灣來到哥林多城參觀訪問。一塊曾被裝在特爾斐一所公眾建築物牆上的石頭已經被考古學家發現,這石頭上刻有碑文,其中四個片斷包含關於迦流升官的相關信息,幫助確定了他在特爾斐執政的具體日期。

    這些片斷刻的是古羅馬君王克勞迪亞斯.尼祿寄往特爾斐的一封信裡面的內容,是照著這封信的副本刻的,這封信不是寄給特爾斐居民的就是寄給迦流的繼任者的,迦流的繼任者命人把信的內容刻進了石頭,然後又裝在這所公共建築物的牆上。裡面包含了"亞細亞地方總督迦流"的名字,還包括古羅馬君王克勞迪亞斯.尼祿的名字,以及克勞迪亞斯當政的具體時間。

    這封信可追溯到公元52年。因為正常來說地方總督執政一年,這些省級官員須要不遲於四月中旬離開古羅馬赴任,迦流很可能是在公元51年五月開始他的任期。因為據《聖經》記載保羅是在他來到哥林多城差不多18個月以後才受到了迦流的審判(參見使徒行傳18:11-12),所以他可能是在公元49年或50年的冬天-或許公元50年一月的這段時間進入哥林多城的。

    這就與路加在使徒行傳18:2中敘述的不謀而合了,當保羅在他傳教的第二次旅行到達哥林多城,他遇見了亞居拉和百基拉,都是猶太人, "剛剛"離開古羅馬,"因為羅馬君王克勞迪亞斯.尼祿已經下令所有的猶太人都必須離開境內。"在其它古代的原始資料當中也有記載這次驅逐,可追溯到公元49年。薛東尼斯是古羅馬皇帝哈德良(公元117年-公元138年)的秘書長官,寫了一本記述了古羅馬歷代帝王的傳記,叫做《十二帝王傳》,在書中他寫道"因為在羅馬猶太人受了耶穌的煽動不斷地引起動亂,君王克勞迪亞斯.尼祿將猶太人都驅逐出境"(參見古羅馬暴君克勞迪亞斯.尼祿傳25.4)。因此,路加在使徒行傳中的描述的準確性就被確認和舉例印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