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科普特語的多馬福音

    作者:克雷格•布倫姆伯格(Craig Blomberg)

    丹佛神學院新約研究特聘教授

     

    20世紀90年代,著名的“耶穌研究會”針對五部福音書(馬太福音、馬可福音、路加福音、約翰福音和多馬福音)中所有關於耶穌言行之描述的真確性進行了投票。在稱為基督教合一派的教會中,主日早上福音課的內容有時便取自多馬福音。而艾萊娜•帕吉爾斯(Elaine Pagels)在她新近出版的銷暢書《難以置信》(Beyond Belief)中,則拋棄了正統的基督教教義,轉而支持她認為自己在這個非正典的福音中發現的更有吸引力的教義。[1]那麼,所謂“多馬福音”究竟是什麼?近一段時期以來它又何以在某些圈子裡得到了如此廣泛的傳播?

    首先,我們必須區分一下科普特語的多馬福音和成書於三世紀的通常叫做“多馬耶穌孩童福音”的偽經著作:我們序言的三個例子中所介紹的就是前者,而後者包含了被認為發生在童年耶穌“神童”身上的種種充滿幻想色彩的奇跡。科普特語的多馬福音是拿戈瑪第經集(Nag Hammadi Library)的一個組成部分,所謂拿戈瑪第經集,是指二次大戰剛結束時在埃及奇諾波斯基翁(Chenoboskion)附近的拿戈瑪第發現的一批經書古卷。這批古卷主要包括(但不限於)一些用科普特語寫成的諾斯底主義經書——科普特語是一種通行於古埃及和埃塞俄比亞部分地區的語言。

    諾斯底主義(或曰靈知主義)是一種雜合的宗教或哲學,以柏拉圖的激進二元論為肇始,其教義將物質世界和精神世界加以嚴格區分,發現只有後者可以將人們從罪孽中拯救出來。其中摻雜了一些猶太教的觀念,很多基督教觀念,還有少量的希臘哲學思想。這導致了一種世界觀,體現為信仰各異的多個教派,其中心是一個信條,即這個宇宙的創造是一個地位遜於上帝的“神”的叛亂行為(從技術性而言,就是原本上帝之神性的“放射”)。得救需要識別潛藏(或可能潛藏)於自身的神性的火花,然後通過神秘的“靈知”(希臘語為gnôsis)使這火花燃燒成熊熊火焰。由於物質的本性是邪惡的,因此大多數諾斯底主義者會變成苦修者,但也有少數人會選擇享樂主義。他們幾乎都能輕易接受耶穌的神性(儘管他們是從自身的希臘神學觀念出發來理解耶穌的神性),但拒絕接受耶穌是人的觀念。他們不明白上帝怎麼可能變成真正的人,因為他們認為這會使神變得邪惡。因此,在他們看來,耶穌拯救世人,不是因他作為一個完全人代替世人赴死而得以成就,而只是變成人的外形,揭示人性和宇宙萬物的本質,從而使人類的精英接受真理而超越這個邪惡的世界。

    拿戈瑪第經中大部份被稱為福音的經卷,內容大多據稱是耶穌與其不同門徒之間的大量對話,主要發生於耶穌復活後,在一些神秘背景中,其語言和觀念與《新約》鮮有相同之處。這些文獻的成書時間大多數不早於公元3世紀。但多馬福音卻不一樣,多馬福音為語錄體,全書包括114句耶穌的箴言,連續成篇﹔超過一半的句子開頭除了“耶穌說……”並無其他介紹。儘管其他那些箴言中簡單指出了環境、話題或對話對象,但只是偶爾才有兩、三個連續的小段能清楚地看出彼此屬於一體。這一文獻的大多數內容類似其他猶太或者希臘羅馬文獻中的部分內容-----如由某位著名猶太拉比或哲學家的一位或多位弟子回憶編撰的其師教導的“精華”概要。

    現存的科普特語多馬福音源於四世紀或五世紀,但19世紀末考古學者在埃及的另外一個名叫俄克喜林庫斯(Oxyrhynchus)的地方發現了一份可追溯到公元二世紀的希臘語文獻的殘片,經証實,它是一個更古老版本的多馬福音的一部分。因此,除了一兩本其他文獻的極微小的殘片以外,多馬福音可以說是已知最古老的用古代語言傳留下來的非正典“福音”。

    多馬福音有別於其他非正典福音之處還在於,其中記錄的耶穌的話語,幾乎有一半可在馬太、馬可、路加、或者約翰福音中發現某些部分與之對應的地方。例如,多馬福音34中稱,“耶穌說:‘如果一個盲人引領另一個盲人,那他們就都會掉進坑裡’”(參看比較馬太福音15:14);[2] 話語44中寫道:“任何褻瀆天父的人都會得到饒恕,任何褻瀆耶穌的人也都會得到饒恕,但是任何褻瀆聖靈的人都不會得到饒恕,無論天上人間” (參看比較馬可福音3:28-29)。還有多馬福音48中說:“如果你們這房子裡的人和平相處,那麼要是你們對這大山說‘移走’,它就會移走”(參看比較馬可福音11:23)。

    多馬福音中的話語幾乎有三分之一相當清楚是出自靈知主義的。例如話語3b說道:“國度可在你們的裡面,也在你們外面,當你們認識了自己,你們也就為人所知,也就會知道到你們是永生天父諸子。但是如果你們沒能認識自己,你們就會處於貧困之中,你們也就是那貧困了。”還有多馬福音29說道:“如果肉體因為靈而存在,那是個奇跡,但是如果靈因為身體而存在,那是奇跡中的奇跡。確實,我驚異於這筆巨大的財富怎樣寄居於這貧困之中。”換言之,必朽之物能夠產生於不朽之物,這真是使人驚異,但如果不朽之物能夠產生於必朽之物,那就更加讓人驚異。

    多馬福音中的其他教導既不屬於明顯的正統教義,也未必屬於諾斯底主義。大都是模棱兩可的,可以用多種方式來理解。例如,其中最短的一條話語(話語42)說道:“做過客。” 這是否在說,人應當像個匆匆過客一樣看待這個墮落的世界?《新約》中的耶穌很可能有這樣的教誨。 或者,這句話的意思是不是說,人們應當渴望從物質世界中得到解脫?如果這樣理解,這句話又成了諾斯底主義的陳述了。再看話語56:“認識這個世界的人,會發現一具臭皮囊,而發現這一具臭皮囊的人,便已超乎這個世界之上。”這句話的意思是不是,人們如果崇拜這個墮落的世界體系,他們就會死,而那些認識到他們會死(並且拒絕侍奉財神瑪門)的人就會脫離罪惡?耶穌也可能有這樣的教誨。另一方面,與基督徒的想法相反,這句話的意思會不會是說,任何眷念肉身的人,他所握住的只是必死之物,然而既便如此也要強過試圖把握整個物質世界的人?或者指的是某種完全不同的意思?

    這第三個種類的話語令學者們特別感興趣。那些聽起來比較具正統教義意味的教導當中,會不會有一些反映了別處未予記載保存的耶穌基督的真實話語?多馬福音中的一些條目和歷史上的耶穌口氣頗為相似,包括話語98—— 一則比喻:“天父的國度,就像一個人想殺死某個強有力的人,他在家裡抽劍刺進牆壁,看自己的手臂是不是足夠有力。然後他就殺了這個強有力的人。”這讓人特別想到了路加福音14:28-32中所說的蓋樓的人和出去打仗的國王的比喻。或者,再考慮一下話語82:“靠近我的人,就靠近了火,而遠離我的人,就遠離了天國。”不過,即便是耶穌研究會也沒有在多馬福音中那些沒有相應的話語上放太多的信心。

    他們印象特別深刻的只有那些與正典存在對應的文句,尤其是那些多馬福音中篇幅更短、寓意更淺簡的比喻。如果用長度和細節作為評判宗教傳統發展程度的指標,那麼聖經中的對觀福音書的完成時間一定比多馬福音更後期,這樣,多馬福音的成書時間就可能追溯到一世紀中葉了。但是事實上,對耶穌教誨口口相傳的宗教傳統,發展到後來卻不是增加這些成分,而是更經常地縮略和減少寓言性的成分,所以,這樣的評判指標充其量被証明是不能作結論的。此外,尼古拉斯•珀林(Nicholas Perrin)已經提出了“多馬福音源出敘利亞”,依據人所公認的最早的四福音合參書“他提安的底阿特洒倫本(Tatian's Diatessaron,成書於公元180年前後)”而成書這一不容忽視的論點。通過把現存的科普特語的多馬福音翻譯成古代敘利亞語,珀林証明了多馬福音中話語排列順序看似雜亂無章的原因是,各句話語常常只由一個或多個“提示詞”與下一句相連——在科普特語和希臘語版本的多馬福音中,只有半數可見到這種形式。[3]

    多馬福音,或者更通常的叫做諾斯底主義,若從現代(或後現代的)角度出發,最初看起來似乎比《新約》中的某些部分更“啟蒙”。但是一個人若想接受諾斯底主義世界觀,他就必須要全盤接受這種思想。然而,這部謎一般的福音中的最後一條中寫道,彼得對耶穌和其他門徒說,“讓馬利亞離開我們,因為女人不配這生命”。耶穌回答說:“我會帶領她為了使她成為男人,因此她也會變成有生命的靈,像你們這些男人一樣。凡是把自己變成男人的女人,就會進天國。”現代人引用多馬福音的理念時,卻很少收編這一點!確實,只有當我們帶有高度選擇性地對其教義加以利用時,多馬福音才有可能顯得較四部正典福音書略高一籌。無論有些人怎樣說,但多馬福音並未給我們開啟一扇通向一世紀基督教歷史和起源的重要窗口,只向我們顯示了它後來的敗壞。[4]

    注釋



    [1] 艾萊娜•帕吉爾斯(Elaine Pagels),《難以置信:神秘的多馬福音》(紐約:Vintage出版社,2003)。

    [2] 所有引文均引自詹姆斯•羅賓森(James M. Robinson)編輯之英文版《拿戈瑪第經集》(Nag Hammadi,舊金山:HarperSanFrancisco出版社, 1997修訂本)。[部分中文引文來自何建志譯本(摘自http://www.chinese-thought.org/zwsx/006529.htm)——譯注]

    [3] 尼古拉斯·珀林(Nicholas Perrin),《多馬與他提安》(Thomas and Tatian,亞特蘭大:SBL出版社,2002)。

    [4]尤見麥克•費戈爾(Michael Fieger)的《論多馬福音》(Das Thomasevangelium,Münster: Aschendorff出版社, 1991)。參看比較克裡斯托弗•塔蓋特(Christopher Tuckett)著《多馬福音和對觀福音書》,《新約》Novum Testamentum 30 (1988): 132-57,和達萊爾·L·博克(Darrell L. Bock)著《那些遺失的福音書:揭開非正統基督教背後的秘密》(納什維爾: 納爾遜出版社,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