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是保羅創辦了基督教麼?

    BenWitherington, III著

    人們經常會問"是保羅創辦了基督教麼?"。事實上,一些人非常確定保羅是基督教的發起人並把他稱為耶穌宗教的第一個最大的敗壞者。我們今天仍能聽到人們呼喊"回到耶穌"這樣的口號,這樣口號的反面就是"拋棄保羅"了。你所聽到的這種口號發自耶穌研討班(Jesus Seminar)各種各樣的成員。就像許多諷刺畫一樣,這種口號應該不值得被重視。

    在很大程度上,對"是保羅創辦了基督教麼?"的回答取決於一個人是怎樣去理解"創辦"和"基督教"。當然,Nicean或Chalcedonian基督教在公元一世紀還沒有完全存在,當然也還沒有天主教和新教。所有早期耶穌的追隨者都是猶太人。新約的所有書卷都是猶太人寫的,可能有一兩書卷例外。(例如:路加福音和使徒行傳)。當然,耶穌最早的追隨者不認為他們自己開創了一個新宗教。他們是猶太教耶穌宗派的追隨者。然而,經歷了涉及各種各樣因素的過程(發展、傳福音和許多異教徒的皈依、以基督為中心的而非以律法書為中心、被帝國各猶太會堂驅逐),耶穌運動事實上從早期的猶太教演變成了一個獨立的整體,事實上,這在保羅有生之年和事工時期就已經顯現出來了。人們可以說,是保羅促使了基督運動脫離猶太教並演變成自己的宗教組織。但保羅不是基督教的創始人。在某種意義上,他可以被稱為它的"助產士"、並吸引了許多非猶太人加入這個組織,不要求入會的會員要先是一個猶太教徒,(例如:必須符合猶太教潔淨教規、必須行割禮、必須守安息日),這因此在整個帝國就改變了這個運動勢力的平衡,除了聖地(巴勒斯坦)以外。

    然而,哥林多前書9:19-23 對其有更好的解釋。在這裡,保羅說為了想盡一切辦法為基督爭取人,他對猶太人就變成了猶太人和對非猶太人就變成了非猶太人。這對一個仍認為自己是猶太教的一部分的猶太人(事實上是一個法利賽人)來說是一種奇怪的說法。在保羅最早的信件—加拉太書(寫於公元49年),保羅在加拉太書1:13-14 裡說, "你們聽見我從前在猶太教中所行的事,我又在猶太教中,比我本國同歲的人更有長進。" 很明顯,猶太教對保羅來說已經是過去的事情,他已經不屬於猶太教或不再從中獲得長進。保羅相信他屬於另外一個東西,即"屬於基督"、更廣泛的說就是"屬於基督的身體"。

    在任何的宗教運動中,只要這個運動持續一時期,總會有一個比其他人更能看清前面方向的先驅者或者開拓者,保羅就是其中一位。很清楚,保羅堅持通過信仰耶穌藉著恩惠才能獲得拯救或新生,暗示了只有少數人在保羅時代能夠獲得拯救或新生。首先,在保羅的思想裡,這意味著猶太基督徒不再有義務遵從摩西公約及其律法。他們可以把遵從摩西公約及其律法作為一種神聖的選擇或是一種傳教士的策略(就如保羅),對於猶太基督徒來說這些都不是必須的,更不用說非猶太人了。保羅否定的回答了"耶穌的追隨者一定得是猶太教徒麼? "。 理論上,其他人,例如彼得和雅各,都同意拯救的基礎。但當他們問到"那麼基督徒是怎樣生活的呢? ", 就會有歧義。特別是這個問題變成"猶太基督徒是怎樣的生活? ", 歧義就更大。雅各和耶路撒冷社會的其他成員都認為,猶太基督徒事實上有義務遵守法律,如果只是為了當他們猶太人同伴的美好見証,從而,為基督贏得一些信奉者。

    然而,保羅理解通過信仰耶穌得到恩惠才能獲得拯救的基本含義。他認為,這個意思就是如果你需要猶太基督徒奉行割禮和律法,而不需要非猶太人的話,你實際上就在創造兩種不同的基督組織和兩種不同的跟隨耶穌的方式。信奉猶太教條的基督徒,也就是緊追保羅的人理解這個問題。這也是為什麼他們更加一致的認為,每個人包括非猶太人都必須遵從摩西的律法。

    最終,保羅的摩西律法的觀點和是否應該把摩西律法強加給基督徒,最清楚地揭示了保羅理解在基督裡有更多意義以及不同於”在猶太教裡”。這就是為什麼在加拉太書中有一段詳盡的論述。在論述中,保羅把摩西律法比喻成孩子的看守者或是一個保姆,有監管神的子民的義務,一直到他們長大成人。但既然有了耶穌,人們就不再受監管(參考加拉太書第四章)。保羅什至堅持認為耶穌生在律法之下一個主要原因是為了給那些律法之下的人贖罪,免受律法支配。(參見加拉太書 4:5) 這些在律法之下的人被認為是律法的奴隸,直到耶穌到來贖了他們。這種說法顯然是一種宗派的語言,是一個脫離於猶太教的團體的一種語言。保羅在加拉太書2:21中說,一個人通過遵從摩西律法可以得以糾正,或者保持與神正確的關係的話, "基督就是徒然死了。" 他甚至向他的皈依者說,"一個行割禮的人有義務遵從整個律法" (參見加拉太書5:3 NIV)。這就是為什麼,在哥林多後書3:7-18 中具有歷史意義的拯救說法中,他談及摩西律法,甚至是十誡,認為是輝煌的時代錯誤,在那個年代是輝煌的,但正在迅速被淘汰了。

    也就是這種極端的訊息,不僅僅是通過被釘在十字架上的耶穌獲得拯救、也是不再須要遵從摩西律法的宗教生活,使保羅被鞭打、被石頭打、被趕出一個又一個的猶太會堂之外。哥林多後書11:25-27 可能也指出保羅的一些猶太教同伴想要謀害他。理由非常清楚。一位猶太新約學者-Alan Segal 認為保羅是一個放棄信仰的猶太教徒。耶穌運動被劃定在真正的猶太教範圍之外。(參見Alan Segal所著的有關Paul the Convert書,Yale U. 出版社,1992年)因此這一切的結論非常清楚,在猶太教和基督教之間已經有分歧存在了,至少在保羅給哥林多人寫信時期發生在聖地(巴勒斯坦)以外。在加拉太書中,我們仍能稍為看到一個過渡時期。因此,把保羅看成是助產士也確實是合理的,他促成了一個以敬拜耶穌為中心的新的宗教形式的形成。

    這不是說保羅創造了耶穌是神聖的這一說法、或是三位一體、或是耶穌贖罪的死的說法。肯定的,他不能被控告是創造了童女懷胎的觀點,因為,畢竟在他的任何書信中,他從來就沒有提到過。保羅同其他真正的基督徒一樣,認為耶穌是復活的主、耶穌是神的兒子成為人。他和他的耶穌追隨者的基督論是一致的,無疑他仍舊在他的教會中用鮮活的方式向人們解釋、探索和應用這些真理。保羅和雅各的不同點在於,例如,保羅所認為的猶太基督徒是怎樣能夠或者應該生活,用以証明他們耶穌門徒的身份。他也比其他人更認同通過信仰藉著恩惠得拯救及過基督化生活的說法。他也認同,基督徒生活的指南就是"基督法則",這不僅僅是摩西律法的基督說法。這更是耶穌獨特的教義,還包括耶穌肯定和再引用的舊約中的一些部分(例如,十誡)、基督的道德規範、和產生於耶穌時期之後的一些早期的基督教義。(關於這些,請參考Witherington, Grace in Galatia, Eerdmans, 1995和Witherington and D. Hyatt The Letter to the Romans, Grand Rapids: Eerdmans, 2004年).

    最後,可以說保羅是引導人們朝著新方向通過不明的領域到達一個新應許之地的牧羊人。在那裡,猶太人和非猶太人可以在信仰基督的基礎上團結在一起,有著相同的門徒身份的標準。儘管保羅沒說這種結果就是基督教,但與其他耶穌最初的使徒相比,保羅更有促成了一種新形式宗教團體的產生,即早期的教會。儘管他沒有創造教義或者甚至倫理觀,他堅持應用真理直至與這些真理相對應的團體出現。(參見Witherington, The Paul Quest, InterVarsity Press, 1998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