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聖經》中有出現任何的錯誤嗎?

    諾曼.蓋斯拉(Norman L. Geisler)

    《聖經》不可能出錯,因為《聖經》是上帝的話語,上帝不可能出錯。但是,這並不表示其中沒有任何的疑難。不過,這些疑難並不是因為上帝完美的啟示所造成的,而是因為我們對它不完美的理解所造成的。從對《聖經》評論的歷史中,不難發現《聖經》中沒有任何錯誤,但是評論家確實是有錯誤。大多數的疑難都可以歸納為下列的錯誤。

    假設沒被解釋的是不可解釋的

    當科學家遇到自然界中某些憑著常理不能解釋的現象或事物時,他不會放棄深入的科學探究。相反地,沒有被解釋的現象或事物激發科學家們深入研究的求知心。科學家曾一度無法解釋流星,日蝕和月蝕現象,龍捲風,颶風,和地震。直到最近,他們還無法解釋大黃蜂的飛行原理。因為科學家耐心的不斷努力,所有這些神秘的事物和現象都已經向科學家展現了它們的秘密。科學家不能解釋為什麼生命能夠在深海的熱量出氣孔(thermo-vents)上生長。但是科學家沒有認輸,沒有放棄,沒有驚呼"自相矛盾!"同樣的,真正的矢志研究《聖經》的學者們都是以相同的態度和設想來研究《聖經》,他們認為《聖經》中的疑難一定有答案。評論家曾經提出摩西不可能是《聖經》首五卷的作者這一論點,因為在摩西的文化背景人類還不能讀寫。但是現在,我們知道書寫的文字在摩西所處文化背景的幾千年之前就已經存在了。還有,評論家曾一度相信《聖經》中提到的赫人(Hittites)完全是虛構的。這樣一個民族根本不存在。現在赫人的民族圖書館已經在土耳其被發現了。因此,我們有理由相信,對於其它《聖經》中未能解釋的現象將來一定能得到解釋。

    假設如果無法証明《聖經》沒有任何錯誤,就一定有出錯之嫌

    許多評論家都認為聖經有錯誤,直到有証據証明某個所謂的錯誤是對的。然而,就像一個美國居民被控犯法,我們讀聖經的時候至少應該同樣假設它是真實可信的,就像我們讀其它自稱為非小說的的作品一樣。這是我們人類任何溝通和對話的基本準則。如果我們不這樣做,生活就不可能順利進行。如果我們假設馬路上的路標和交通訊號不可信,在我們能証明它們可信之前,我們就已經死掉了。如果我們假設食物包裝上的標簽都貼錯了,我們想要買的話,那就得打開所有的罐頭和包裝看一看才能確定。同樣的,《聖經》和其他的書籍一樣,我們應該先假設它是向我們講述作者所說的話,所經歷的人或事,和所聽到的種種。但是,消極的評論家正好持相反的假定作開始。難怪他們的結論是《聖經》中滿佈錯誤。

    把我們易犯錯誤的解釋當成上帝沒有錯誤的啟示

    耶穌斷定"經上的話是不能廢的"(見約翰福音10:35)。作為一本毫無錯誤的著作,聖經也是不容廢去的。耶穌聲明, "我實在告訴你們,就是到天地都廢去了,律法的一點一畫也不能廢去,都要成全"(見馬太福音5:18;路加福音16:17, NASB)。聖經也有最終的權威,因為它是它所論述的最終評語。耶穌用聖經去抵禦魔鬼撒旦這誘惑者(見馬太福音4:4, 7, 10),去解決教義上的爭論(見馬太福音21:42),去維護他的權威(見馬可福音11:17)。有時聖經的教導關鍵在於一個細小的歷史細節(見希伯來書7:4-10),一個詞匯和詞組(見使徒行傳15:13-17),或者一個單數與復數之間的小小差別(見加拉太書3:16)才能成立。聖經總是對的,但是,人們對聖經的解釋不總是對的。即使上帝的話語是完美的(見詩篇19:7),但是只要有不完美的人類存在,就會有對於上帝話語的誤解,也會有錯誤的世界觀存在。基於這一點,我們不應該草率的認為,現在有權威的科學觀點就是最後的定論。昨天一些不可辯駁的定律在今天的科學家眼裡還被認為是錯誤的。因此,普遍被認同的科學觀點與廣泛被接受的聖經解釋之間可能會有一些矛盾的地方。但是,這還是缺乏証據來証明那些矛盾是真的。

    對上下文不瞭解

    所有解釋聖經的人,包括一些評論學者,最常犯的錯誤就是斷章取義地去讀一段文句。正如格言所說,"不顧上下文的文句只是口實。" 如果這麼幹的話,一個人可以証實聖經中任何他想要証實的事。聖經記載了,"沒有上帝"(見詩篇14:1, NASB)。當然,上下文是說:"愚頑人心裡說'沒有上帝。'" 一個人可能會說耶穌勸誡我們不要反抗惡人(見馬太福音5:39),但是忽略那反對報復的上下文,耶穌說這句話是在這個背景裡說的。許多人讀耶穌說的這句話"給別人問你所要的東西," 就好像一個人有責任和義務給一個小孩子一把槍。不注意意義是由上下文決定的,是那些批評聖經的人所犯主要的過失。

    以清楚的來解釋疑難的

    有一些章節很難理解或者看起來與聖經其它部分相矛盾。比如雅各好像在說一個人能藉行為得救(見雅各書 2:14-26),而保羅教導說一個人藉上帝的恩典得救。保羅說基督教徒"得救是因著信﹔這不是出於自己,乃是上帝所賜的;也不是出於行為,免得有人自誇"(見以弗所書 2:8-9; 羅馬書 4:5)。但是從保羅說的上下文來看,他是說在上帝面前稱義(只單靠信),而雅各是說在別人面前稱義就需要行為了(因為別人只看到我們做了什麼)。所以,保羅和雅各都是說一個愛上帝的人總是滿有果子的。

    忘記了聖經的人性

    除了聖經中的小部分,例如十誡是”上帝用指頭寫的”(見出埃及記31:18),聖經並非由上帝口述由人執筆記載的。聖經的作者可不是聖靈的書記員,他們是人類的作者採用他們自己的文學風格和癖好來書寫這本書。這些人類的作家有時會吸取人類的資料來源作為他們的素材(見約書亞記10:13;使徒行傳17:28;哥林多前書15:33; 提多書1:12)。事實上,聖經的每一卷書都是一位人類作家的作品,這樣的作家大約總共有40人。這本聖經也展露了人類文學的不同風格。當他們寫到日出日落時,他們是從觀察者的角度去描寫(見約書亞記 1:15)。他們也展現了人類不同的思維模式包括記憶的錯漏(見哥林多前書1:14-16)和人類的情感(見加拉太書4:14)。聖經體現了人類特別的各種情趣,何西阿書有種田園情結,路加則對醫學情有獨鍾,雅各熱愛大自然。像耶穌一樣,聖經是完全人性化的,但還是沒有任何的錯誤。忘記聖經的人性化會導致人們錯誤地懷疑聖經的可信度,因為人們會期望聖經的表達水準高於人類文獻通常的表達水準。當我們討論評論家的下一個錯誤時,這一點會更為明顯。

    假設不完全的報導就是假的報導

    評論家常不加考慮就下結論,認為不完全的報導就是假的。然而,事實並非如此。如果是的話,聖經中的大部分內容都是錯的了,因為創作的時間和篇幅很少允許絕對完整的報導。例如,在福音書中,彼得確認耶穌是神的兒子的身份這有名的一段:

    馬太福音: "你是基督,是永生上帝的兒子"(見16:16)

    馬可福音: "你是基督"( 見8:29)

    路加福音: "是上帝所立的基督"( 9:20)

    即使是由”上帝的指頭寫成”的十誡,(見申命記9:10),在第二次被記錄的時候也是有變化的(見出埃及記 20:8-11 和 申命記5:12-15) 。在列王紀和歷代志中對於同一件事的描述有很多不同,但是它們描述的事也沒有包含任何矛盾。

    假設新約中若有引述舊約中的內容,就一定是逐字逐句的

    評論家常常拿新約中對舊約內容引述的變化來作為一個錯誤的証明。他們忘記了每一次的引述不需要是完全精確的引述。有時,我們採用間接引語,有時採用直接引語。無論是過去還是現在,描述精華而非逐字逐句復述是一種人們完全接受的文學風格。相同的意思可以不用相同的話來表達出來。

    新約中對於舊約中內容引述的變化可分為不同的種類。有時有變化是因為說話人轉換了。例如,撒迦利亞記錄了上帝說: "他們必仰望我,就是他們所扎的"(見12:10, NASB)。當這句話在新約中被引用時,是約翰而不是上帝說話。所以原來的話就變成了: "他們要仰望自己所扎的人"(見約翰福音19:37, NASB)。

    在別的時候,新約作者只引用舊約文句的一部分。耶穌在拿撒勒他的家鄉的猶太會堂,就有過這種引述(見路加福音4:18-19引用了以賽亞書 61:1-2)。事實上,他只引述了舊約中一句話的前半句。如果他繼續引述的話,文句中後面的半句話對他想要表達的論點沒有幫助,前半句是"今天這經應驗在你們耳中了"(見21節)。接下來後半句是"我們上帝報仇的日子, "(見以賽亞書61:1-2)是指耶穌的再來。

    有時新約會用別的話解釋或者概述舊約中的文句(見馬太福音2:6)。有些作者會把兩處文句寫成一句話(見馬太福音27:9-10)。有時,新約會提到舊約中一個通用的真理,沒有引用具體詳細的舊約原文。例如,馬太福音說耶穌搬到拿撒勒城, "這是要應驗先知所說,他將被稱為拿撒勒人的話了"(見馬太福音2:23, KJV)。注意,馬太並沒有指出那個先知,而只是籠統地說"先知"。一些文句提到耶穌的身份低微。在耶穌在世的以色列,來自拿撒勒,是拿撒勒人,都是一句俗語來說一個人的身份低微。

    假設不同的敘述就是假的

    對於同一件事的兩種或多種敘述有所差異,那不代表它們之間彼此排斥。馬太福音28:5說有一位天使在耶穌復活後出現在耶穌的墓地﹔而約翰告訴我們有兩位天使(見20:12)。但這不是矛盾的敘述。一個沒有錯誤的數學準則很容易就能解釋這個問題:有兩個,就總是有一個。馬太福音裡沒有寫只有一位天使。也很有可能是在這個耶穌復活,使人迷惑的早晨,在一個時間墓地中有一位天使,在另外一個時間有兩位天使。某個人必要在馬太福音中的這句話前加上"只有"兩字才能說他與約翰的說法相互矛盾。但是如果評論家拿著兩句文句來証明它們的錯誤,那麼,錯誤不在聖經裡,而在評論家一方。

    同樣的,馬太福音(見27:5)告訴我們猶大上吊自殺。但是路加說他"肚腹崩裂,腸子都流出來"(見使徒行傳1:18)。這些敘述還是不相排斥的。如果猶大是在這滿佈石頭地區的懸崖邊上或者山谷邊上的一棵樹上上吊,而他的身體摔在下面尖銳的岩石堆,那他的內臟都會流出來,就如路加栩栩如生的描述一樣。

    預先假設聖經贊同其中記載的所有的事

    假設聖經推崇其中記載的一切,是一個錯誤。從總體來說,聖經是真實的(見約翰福音17:17),但是其中記載一些謊言,例如,撒但的謊言(見創世紀3:4; 約翰福音 8:44)和喇合的謊言(見約書亞書2:4)。聖經都是上帝所默示的,因為它的記載都是準確真實的,就連罪人的謊言和錯誤也都包括在內。聖經的真理存在它的啟示中,而不是在它記載的每一件事。如果人不能分辨這一點,就會有錯誤結論,說聖經教人學壞因為它敘述了大衛的罪(見撒母耳記下11:4),聖經宣揚一夫多妻制因為它記載了所羅門多妻(見列王記上 11:3),或者聖經肯定無神論因為它引用了那個愚蠢的人說的話"沒有上帝"(見詩篇 14:1, NASB)。

    忘記聖經不是科學文獻

    一些事件並非一定要採用學術性詞匯,專業術語,或者說所謂的科技語言才是真實。聖經是寫給世世代代的普通人看的書籍,因此採用普通的日常用語。採用實際觀察的非科技性語言不是不科學的,只是在科學之前而已。經文是古代的作者根據古代的標準寫成的,如果用現代科技的標準來要求聖經,那真是攪錯時代了。然而,說太陽停留不動在空中,並沒有比起說日出日落更不科學(見約書亞記1:16)。可是氣象學家仍然口口聲聲說日出時間日落時間。

    假設整數是假的

    像平常講話一樣,聖經採用整數(見約書亞記3:4; 4:13)。它提及直徑大約是圓周周長的三分之一(見歷代志上19:18; 21:5)。從專業角度來說,直徑大約是圓周三分之一只是一個近似值(見凌特修爾, 165-66)﹔從一個科技社會的角度來看,把圓周率說成是3是不準確的。但是對於建一個古代的希伯來殿宇內的"圓的銅海"(見歷代志下 4:2)是綽綽有餘的,不過用在一個現代火箭裡的電腦的話就遠遠不夠了。我們不該期待演員在演莎士比亞戲劇時提及手錶,也不該苛求在還沒有發達科學的年代的人使用精確的數字。

    忽略了文學體裁

    人類語言不僅限於一種模式的表達方式。所以,假設聖經這樣一本關於神默示的書籍只採用一種文學體裁是沒有道理的。聖經包括了很多種文學體裁。許多書卷整本以詩寫成(例如約伯記, 詩篇, 箴言)。聖經的對觀福音書是以比喻為特徽的。在加拉太書4章,保羅採用了一個寓言。新約裡充滿了隱喻(見哥林多書後傳3:2-3;雅各書3:6),明喻(見馬太福音20:1; 雅各書 1:6),誇張法(見約翰福音21:25; 哥林多後書3:2; 歌羅西書1:23),甚至還有詩歌的比喻(見約伯記41:1)。耶穌採用了諷刺(見馬太福音19:24; 23:24)。比喻修辭手法在聖經中俯拾皆是。

    聖經的作者採用比喻的修辭手法沒有錯,如果讀者刻板地去理解這種比喻的修辭手法就錯了。顯然,當聖經說信徒投靠在上帝的"翅膀" (見詩篇36:7)的蔭下,不是說上帝是一隻羽翼豐滿的鳥。當聖經說上帝"醒了"(見詩篇44:23),不要理解成上帝先前在睡覺,而是說上帝被激動要有所行動了。

    忘記只有聖經原文才沒有錯誤

    聖經中真正的錯誤已經被發現了,是在聖經副本的文句當中,這些副本是在聖經原文完成後的數百年間傳抄而成的。上帝只賜下聖經原文,而不是聖經副本。因此,只有原文是沒有錯誤的。上帝的默示並不保証每一本副本都不出錯,尤其是副本的副本的副本的副本。例如,英王欽定(King James Version)版本的聖經,在列王紀下8:26提到了國王亞哈謝的年齡是22歲,而在歷代志下22:2中卻變成了42歲。後者肯定是不對的,要不然他的年紀就比他的父王年紀還要大了。這肯定是抄寫者的一個錯誤,但這並不改變聖經原文的無誤性。

    首先,這些是副本中的錯誤,不是原文中的。第二,他們只是很微小的錯誤(常常是名字和數字上的錯誤)這不會影響任何的教義。第三,這些抄寫者的錯誤相對較少。第四,通常通過上下文,或者其他的聖經經文,我們知道那一個地方有錯。例如亞哈謝一定是22歲。最後,雖然這些抄寫者會抄錯某些地方,但是整個的信息是通暢的。例如,如果你收到一封信,其中有這樣一句話,"#OU HAVE WON $20 MILLION.",第一個詞的第一個字母有錯,你會認為你會得到一筆意外之財嗎?

    "你已經贏得了兩億美元。"

    即使第一個單詞有一個字母不詳,但是整個的信息還是通暢的,你的財產已經比原來多出了兩億美元!如果你第二天又收到一封信,還是這句話"Y#U HAVE WON $20 MILLION. ",但第一個單詞的第二個字母有錯,與上一句話對照一下,你會更確定:

     "你已經贏得了兩億美元。"

    像這樣的錯誤越多(每次都在不同的地方出現),你就越能確定原文的信息。這就是為什麼在聖經傳抄本手稿中抄寫的錯誤不會影響聖經的基本信息。

    把針對一般情況而言的陳述錯當成是針對普遍情況而言的陳述

    像其它的文學作品一樣,聖經中所作的陳述常常是針對一般的情況而言的。箴言一卷就有很多這樣的陳述。諺語就其本質來說,只是為一般人提供引導,而不能保証對每個人都準確。諺語是生活的規則,是規則就容許有例外的情況發生。箴言16:7,HCSB肯定地說,"人所行的,若蒙耶和華喜悅,耶和華也使他的仇敵與他和好。"這顯然不是普遍的真理。保羅就蒙耶和華喜悅,但他的敵人還是拿石頭砸他(見使徒行傳14:19)。耶穌蒙耶和華喜悅,但還是被他的敵人釘在十字架上。雖然如此,這句諺語是一個一般性的真理,闡明了一個人如果能取悅上帝,就能最大限度的減少他的敵人對他的敵對態度。

    箴言是智慧(一般的引導性準則),不是法律(有約束力的人人須遵守的法律條文)。當聖經說"你們要聖潔,因為我是聖潔的"(見利未記11:45, NASB),那就沒有例外了。聖潔,良善,恩慈,真理,和公義的根本是建立於上帝永恆不變的品性上。但是,智慧文學是把上帝絕對的真理應用於生活時刻變化的情況之下,結果就不會總是一樣的了。雖然如此,智慧文學還是很有幫助的指南。

    忘記最近的啟示要取代過去的啟示

    有時評論家不認識上帝逐步漸進的啟示。上帝不會一下啟示所有的事物,他也不會在歷史的不同階段制定相同的準則。他過去的一些聲明會被後來的啟示所取代。聖經評論者有時會把這種啟示上的改變視為一種錯誤。但是試想一下,一個家長允許一個年紀還小的孩子用手吃飯,但是當孩子長大以後就必須用刀叉用餐,這不是矛盾。這就是上帝逐步漸進的啟示,隨著情況的改變上帝會發出適應這種情況的命令。

    有一段時間,上帝為了考驗人類,禁止他們吃伊甸園某一棵樹上的果子(見創世紀2:16-17)。這個命令現在已經沒有效力了,但是上帝後來的啟示不與先前的相矛盾。還有一段時間(在摩西律法權柄下),那時上帝命令人類為了他們所犯的罪行獻上動物作為祭品贖罪。然而,自從耶穌獻上了完美的祭以後(見希伯來書10:11-14),這一舊約時代的命令就被取消了。這前後兩個命令並不矛盾。

    當然上帝不能改變他永恆不變的本質(見瑪拉基書 3:6; 希伯來書 6:18)。例如,因為上帝是愛(見約翰一書 4:16),他不會命令我們憎恨他。上帝也不會命令我們去做邏輯上不可能發生的事,例如,讓人類為罪獻祭但同時又同樣地不獻祭。雖然有這些道德上和邏輯上的限制,上帝可以並且已經賜下沒有矛盾的漸進的啟示,這些啟示如果被斷章取義和前後調動的話,看起來似乎是自相矛盾的。這就好像說一位家長允許一個16歲的孩子晚上熬夜,而不讓6歲的孩子這樣做,是自相矛盾一樣,都是錯誤的結論。

    總之,聖經不可能出錯,可能出錯的是評論家,而且已經証實了。上帝的啟示沒錯,但是我們對它的理解會出現錯誤。因此,當我們著手研究聖經中的疑難時,最好採用聖.奧古斯丁的智慧: "如果我們被聖經中任何乍看自相矛盾的疑難迷惑了,我們不許說聖經的作者錯了﹔而要說,要麼是[1]傳抄的手稿有錯誤,要麼[2]是翻譯有誤,或者[3]是你們沒弄懂。"(見奧古斯丁,上帝之城11.5)

    研究書目

    小阿徹(G.L. Archer, Jr.),聖經疑難百科全書(An Encyclopedia of Biblical Difficulties)

    阿爾恩特(W. Arndt),聖經疑難解析(Bible Difficulties)

    ---. 聖經自相矛盾嗎?(Does the Bible Contradict Itself?)

    奧古斯丁(Augustine),上帝之城(City of God)

    奧古斯丁(Augustine), 對摩尼教徒浮士德斯的回覆(Reply to Faustus the Manichaean), 編者史察夫(P. Schaff, ed.), 尼西亞與尼西亞之前教父選集(A Select Library of the Nicene and Ante-Nicene Fathers of the Christian Church)

    蓋斯拉(N. L. Geisler), “在無誤辯論中的真理概念”("The Concept of Truth in the Inerrancy Debate"), 1980年十月-十二月

    --- 和候威(T.Howe),當聖經評論家發問時(When Critics Ask)

    ---和尼斯(W.E. Nix), 聖經入門(General Introduction to the Bible)

    黑利(J.W. Haley), 嫌疑的聖經種種矛盾(Alleged Discrepancies of the Bible)

    凌特修爾(H.Lindsell), 爭取聖經之役(The Battle for the Bible)

    奧爾(J. Orr), 以最近的對於聖經的批評來思考舊約種種疑難(The Problems of the Old Testament Considered with Reference to Recent Criticism)

    賴斯(J.R.Rice),我們上帝默示的書籍-聖經(Our God-Breathed Book-The Bible)

    帖爾(E.Thiele), 以色列國王人數之謎(The Mysterious Numbers of the Kings of Israel)

    編者塔克(R. Tuck, ed.), 聖經疑難手冊(A Handbook of Biblical Difficulties)

    威爾遜(R.D. Wilson),關於聖經舊約的科學調(A Scientific Investigation of the Old Testa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