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聖經中約翰的史真實性

    Craig L. Blomberg著

    在聖經中新約的四部福音書中,唯一與其他三部不太相同的是《約翰福音》。儘管那些對福音書最懷疑的學者認為所有的四部福音書都是不能相信的,但是大多數還是願意相信對觀福音書(《馬太福音》、《馬可福音》、《路加福音》)的真實性。不過他們仍然懷疑第四部福音書中很多細節的歷史真實性。畢竟,只有《約翰福音》中記載了耶穌化水為酒的奇蹟或拉撒路復活的神蹟;耶穌傳道事工的三年架構,其中包括耶穌數次在節日到耶路撒冷時屢次給猶太領袖的特殊挑戰;一系列對耶穌身份的聲明,實際上以耶穌與神相等,並作出更多不隱諱的自我透露,這些自我透露要比我們在其他三部正典福音書中能找到的記載要更加一致。此外,還出現了不計其數的差異:《約翰福音》並不包括對觀福音書所特有的比喻和趕鬼故事,但卻一再地記錄耶穌長篇的講道,比較早的三本福音書更多。總而言之,對於第四本福音書中總共的章節以及約翰在一些平行章節中選擇來記錄的特殊細節,《約翰福音》經常都是以不同的方式來敘述。而且在書中很多處敘述者約翰和說話者耶穌的話語看起來都是一樣的。根據這些不同之處,我們能否以任何方式來挽救《約翰福音》全面的可信性?以下十四個論據一起表明一個肯定的回答。

    (1)《約翰福音》之所以如此與眾不同的其中一個原因就是馬太、馬可和路加在文學層面上是相互關聯的。拋開它們的獨特性,他們所講述的事件都是大同小異的,因為《馬太福音》和《路加福音》都套用了《馬可福音》的提綱和段落,同時又再各自補充。《約翰福音》之所以不同是因為從文學上來講它是獨立的,是與對觀福音書無關的。如果是考究証據的份量而不是計算証據的數量的話,實際上應當是一比一而不是三比一。《約翰福音》21:25節的經文也許表述得比較誇張,但它卻提醒了我們如果這四部福音書全部都是獨立完成的話,那麼它們之間的差異就應該像《約翰福音》與《馬可福音》以及其他兩本福音書之間的分歧一樣。

    (2) 儘管約翰並沒有遵照其他的福音書那樣用足夠的相同字句來暗示文字上的抄襲,他還是知道對觀福音書大致的目錄,並且絕有可能決定要在他們對耶穌的寫照上補充一些他認為非常重要而任何福音書都不該漏掉的資料,而不僅僅是只在一些已經被記錄了兩三遍的情節上提供多一個描述。

    (3) 對覬福音書和《約翰福音》有一樣的神學價值和主體結構,所以當關於耶穌生平的兩個版本有分別時,我們不能自然而然地假定約翰的版本是不正確的。事實上,看起來馬可只打算講述一次耶穌在逾越節去耶路撒冷的高潮性的旅程,當中衪被釘死在十字架上。當馬太和路加在這一部分照著辦時,自然就沒有講述耶穌的教導和衪在某些時候突訪猶太首都時與當局發生的衝突以及他在來去耶路撒冷的途中發生的一些神蹟,其中包括拉撒路的復活。

    (4) 不同的教會或者基督教社會是每部福音書寫作的不同對象,就說明了這些作者的獨特採取記載。《約翰福音》看起來是由九十多歲年老的使徒所編寫,對象是在以弗所裡面及周圍的會眾,當時正是諾斯底教逐漸興起而信奉基督教的猶太人逐漸被當地的猶太會堂排斥的時期。基督既具有神性也具有人性這兩個強調,面對這兩組人對這些信念不同的挑戰,同時也有對猶太領導人強烈的攻擊。這個情況符合了收信人的背景。

    (5) 在一個還沒有發明引用號也不覺得需要引用號的時代,我們完全可以按照自己的方式解釋說話者的話語。說話者和敘述者之間並沒有特別十分明顯的區別。約翰見証自己是在聖靈的感動下寫成了這部福音書(約翰14:26和15:26的一個可能的含意),由於他相信神在指引著他,讓他說出正確的事情而不計較以何種方式,因此他感到有更多的自由來按照自己的方式記述,而不僅僅是照搬耶穌的原本措辭。與此同時,值得特別指出的是這部書的風格並不像某些人以為的那樣十分統一。在這部福音書中有145處耶穌用的字是在別的文獻中找不到的。

    (6)《約翰福音》中耶穌的一些較長的”講道”都與標準的猶太拉比的演說形式十分接近,這讓人更加相信猶太人耶穌可能真的是以這樣的方式演說的。我們無法想像耶穌來來去去只說一些簡短的、精練的箴言和比喻,如同對觀福音書記載的那樣﹔實際上,這些福音書也記載了一些較長的講道(最有名的是登山寶訓),這些演說看來都經過精心的編寫。

    (7)第四部福音書實際上更一致地按照年代順序記載耶穌的事工,儘管這並不是該書的主要目的,但這卻成為了作者記述耶穌在每個耶路撒冷節日時(日期都可以確定的)發生的事件的一個”附帶效果”。耶穌在每個節日裡對他自身的聲明都和節日的重要性緊密相關--在逾越節時講的生命之糧,在安息日講作工如同天父作工, 在住棚節時講世上的光和活水, 在獻殿節時講好牧人等等。與對觀福音書相比,《約翰福音》還包括了更多有關地理和地勢的細節。而且在每個可能考証的地方,都一致地証明他所描述的是真實的。

    (8)第四部福音書的中心主題是"見証"和"真理"。這部福音書最終版本的編寫者不斷重覆指出他是耶穌最為喜愛的門徒(傳統上認為就是約翰)並且在文獻的末尾認可了這一點,堅持這福音書是由這位門徒寫的,所述內容都是真實的(《約翰福音》21:24)。我們很難將這些重覆強調的觀點與那些聲稱《約翰福音》很大一部份或什至全部都是虛構的觀點融會起來。

    (9)我們必須避免過份高估了《約翰福音》對觀福音書之間的差異。在這兩個版本中都有很多共同之處:耶穌與施浸約翰事工的重疊、醫治百夫長的僕人、餵飽五千人的神蹟、在水上行走的神蹟、光榮地進聖城以及耶穌的被捕、受難、釘死在十架上和復活。《約翰福音》中一些省略的部分是因他考慮到其聽眾大部分是外邦人的基督徒。比喻幾乎是猶太專有的教導主要形式,趕鬼則接近希臘羅馬社會中的”幻術”。至於約翰對耶穌是神的道這崇高聲稱,我們一定要記得是馬太和路加記述了童女的懷孕,一個同樣驚人的開始的指標。這四部福音書都記載了耶穌自稱是神所差派的,暗示自己生前已存在。在對觀福音書中都有記載,當耶穌在水上行走時"不要害怕,是我",和約翰8:58的”還沒有亞伯拉罕就有了我”。相反的,約翰8:25,10:25和16:29都指出即使是耶穌最親密的跟從者也覺得他在第四部福音書中的話有一個隱密的,比喻的層次,並不明確地表現出"高度的基督論"直至耶穌生命的最後一晚。

    (10)在大量的事例中,只能在《約翰福音》書中找到的那些資料解釋了在對觀福音書中隱藏的部分,同樣對觀福音書中的那些資料解釋了在《約翰福音》中隱藏的部分,這樣在兩個版本之間產生了一種連鎖反應。《馬太福音》23:27記載說耶穌經常為耶路撒冷的事感到悲傷,認為這個城市的人民不願意跟隨他﹔但只有《約翰福音》記載說耶穌曾不止一次到過耶路撒冷。《馬可福音》14:58-59兩節記載了一些不準確的控訴,說耶穌曾威脅說要毀掉聖殿,在正典的記載中只有《約翰福音》2:19的描述是與之相符的。另一方面,《約翰福音》中所簡略地提及到施浸約翰被關押(《約翰福音》3:24)實在需要更詳細的描述,這些只能夠在對觀福音書中找到(例如《馬可福音》6:14-29)。所以,在《約翰福音》18:24和28中對耶穌受該亞法審問的簡略記載、假設了讀者已經知道一些只在馬太、馬可和路加福音中記載的事情。(例如《馬可福音》14:53-65)

    (11)《約翰福音》中的一些章節清楚地將那些在耶穌復活後門徒才懂得的東西和那些他們即時對耶穌各種教導的反應區分開來。這說明約翰立意只要記錄人在耶穌在世時的種種認識,而沒有將後期的瞭解與先前的歷史混和。詳見《約翰福音》2:22、7:39、12:16和16:12-13。

    (12)儘管《約翰福音》的整體文學類型大致上較像其他三部多於像別的上古文學類型,在敘述歷史事件時它仍然有很多希臘羅馬戲劇的特點。該類型的特點是作者在情節構造、角色描述、和歷史年代的風格等方面都有很大的藝術自由性。

    (13)幾乎《約翰福音》中的每個獨立的章節都與對觀福音書中的一些記載有著驚人的相似之處。這些相似之處包括了中心內容(例如治愈癱瘓病人或者盲人),一些符合比喻的神跡(例如酒變水就符合酒袋的比喻)﹔主題(例如以撒馬利亞人和婦女之類被社會唾棄者為對像的事工)或者是《約翰福音》中大段的講道與對觀福音書中的個別說話互相吻合(例如:《約翰福音》3章中耶穌和尼哥底母之間有關"你必須重生"的大段對話,和《馬太福音》18:3中"除非你變成一個小孩"的說法)。

    (14)有些時候,在《約翰福音》中獨立的材料會在猶太拉比傳統故事中找引逼真的事物。世代都以尼哥底母為領袖的名之便格里安(ben Gurion)家族非常的富有和有勢力。該亞法因為破壞和更改了他的子民一向尊崇的傳統而得惡者之名,包括把獻祭的牲口和金錢的兌換引進聖殿中。其他一些特殊的細節也很符合我們從猶太或者羅馬的歷史家獲得的—剝削了猶太公會執行死刑的權力,或者大祭師亞拿有終生的職權,所以即使在羅馬已經正式廢除他後仍然受到尊敬向他資詢。

    因此,在過去的近半個世紀中有眾多的學者提出的所謂”對《約翰福音》的新觀點”是一點也不令人奇怪的。與20世紀前五十年的學者相比,他們認可《約翰福音》中對耶穌的言行更高的歷史真實性以及猶太背景。如果接下來的學者能夠像現在一樣持續研究其他仍存有疑問的細節,那麼人將會相應地更加相信《約翰福音》的真實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