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自然主義:一種世界觀

    L. Russ Bush III著

    "自然"這個詞一般指的是處於正常狀態中的物質世界。如果某物是"自然的",那就是說它未經人類(智慧)活動的改造。我們中的許多人都喜歡"自然",未受污染的野外,充滿森林、河流、山丘和草地的世界。

    但是,加上"主義"之後,我們就得到了一個相關而又不同的含義。"自然主義"就是相信自然歸根到底就是存在著的整個世界,"自然"本質上沒有被自身以外的任何事物所改造。換句話說,自然本身就是最終的實在。

    大自然是動態的、有生氣的,但按照"自然主義"世界觀的說法,自然界之外沒有任何東西對自然有因果影響或效應。要麼世上沒有上帝,要麼上帝對自然不產生任何效應或影響。一些人可能會提出自然本身就可以看作具有創造性。自然主義主張地球上的生命是出於自然原因經過自然挑選從自然物質中來的。沒有哪一個實在可以恰當地稱為超自然。按照自然主義的說法,精神實在抑或是一種幻象,抑或僅僅是複雜或與眾不同的自然實在。

    自18世紀以來,一種唯物主義哲學開始對西方世界產生影響。之前,西方的大多數人都相信世界是神創造的,但是自然主義的思想逐漸對這種觀點提出異議並試圖取而代之,一開始採用自然主義的方法,而後採用一種更為全面的自然主義哲學。

    在自然主義這種卓越的世界觀崛起之前,西方大多數人都相信上帝創造了這個世界,並對其形成和最終存在負責。人們相信上帝用他的力量維護著一切,因為一開始上帝就創造了這一切。既然上帝是活生生的,那麼期待世上也有生命就是合乎邏輯的了,因為生命從另一生命中來。二十世紀自然主義以如下觀點為基礎:宇宙(及宇宙中的一切,包括生命自身)是由於自然界的原子波動而產生的,並經由自然過程從其原來的自然狀態發展到現在的自然狀態。生命從非生命中來。

    自然主義堅稱沒有上帝,除了客觀的、非生命的、偶然的、物理化學的神。自然的變化過程本質上是隨機的並且/或者是無目的的,但是事實上自然過程在某種意義上似乎是採取優勝劣汰的方式選擇一些過程和活動的。自然主義者認為,這種無意識的、無目的的"選擇"過程以及隨機的基因變化(即物種突變)可以解釋我們所認識的這個世界的本源。

    因此,自然主義"世界觀"就是相信自然就是存在著的整個世界。自然並非上帝所設計出來的。智慧是這個世界發展的結果而不是原因。自然是嚴格按照自然過程而形成的。這種主張有幾點含意。

    世上似乎有許多不同的有意識的個性。自然主義解釋道,個性是從只有物質和能量的非個人中產生(進化)的。本質上來說,自然的宇宙中沒有任何東西是個人的。

    不僅個性必須來自於非個人,而且估計它也是自發產生的,沒有受到任何來源於個人的指引或指導。這似乎違反了因果關係的自然法則。能量消失。複雜變得簡單。沒有哪一種系統會自發地變複雜,除非是從系統外加入了另外的能量和規則。一個"原因"要麼必須包含"結果",要麼至少要足夠複雜以便能產生稍微簡單的"結果"。但是,個性比我們在自然中觀察到的物體的化學物理組成要複雜得多。這是怎麼發生的呢?自然主義者通常把這種問題當作廢話。個體存在著(你、我、他都存在著),因此自然主義者接受這樣的事實而忽略極不可能發生的,即複雜、智慧、自知的個性自然產生于非智慧、非自知、非個人的物質實在。

    生命也是同樣的道理!自然主義者承認生命的存在(通常它們是活生生的)。但為了堅持自然主義的主張,他們辯稱自然是在無外部誘因和指引的條件下,自發地從非生命中繁殖出生命。缺乏相關證據,並且這種情況極其不可能,並沒有阻止這些人的想法,因為(他們說)這只需發生一次。事實上,所有生命形式的基因相似性使自然主義者猜想所有生命都從一個簡單的單細胞或者是一系列類似細胞活動的化學反應中來。這個簡單細胞必定是年復一年地隨機(並且沒有經過指示或設計)而有序地啟用能量、進行複製。化學反應和物理變化引起更為複雜的排列,進而出現變異,並開始以新的方式使用能量和複製。隨著時間的流逝,人們估計一切生物都來源於那些簡單而隨機組合的自然化學物,其中不經人工設計、隨機發生的過程永遠都是那麼複雜。 

    這同時也意味著在發展的某個後期階段,理性的精神狀態產生于完全非理性的雛形中。對於自然主義者來說,理性的思想在過去和現在都僅僅是自然化學相互作用的一種複雜形式。理性從來就不以自然的非智力過程為意圖,因為意圖本來就是一種理性的特徵。所以在理性出現之前,意圖或目的是不存在的,但是自然主義否認理性一開始就存在。理性只在過程的最後才發展出來。理性出現之前只可能存在以非理性為特徵的物質。

    這最終使我們真正領悟至關重要的一點。在自然主義世界觀裏,理性本身只不過是一小塊隨機變化著的物質隨機自然產生的結果。理性並不是一個可以自我批評的獨立評估過程,而只是化學元素通過自我排列和自我組織而產生的,邏輯、理性和合乎文法的語言也不過是一個偶然過程的偶然結果,這個過程和真理與意義並無必然聯繫。所有的真理可能僅僅是一套功利的合格觀念。本質上的真理是不存在的,然而自然主義者聲稱自然主義就是正確的。但是這樣的主張如何逃避必然會遭到質疑的結論呢?任何事物都不能肯定地說在客觀上是正確的,因為不存在相關的標準,除了當時碰巧採用的化學模式。為什麼必須信賴理性呢?怎麼能相信自然主義是真的呢?答案是:不能。

    因此自然主義無法支撐自己關於真理的主張。事實上,所有知識都變成大腦中暫時性的化學行為,只是無意義的隨機化學過程的產物。你我都只是暫時處於目前狀態的兩套化學過程。沒有事物能在傳統意義上認為是正確的,因為根本就沒有客觀標準存在。人類的頭腦只是一套特定的化學過程的一個暫時性結果,因此並不是實際與現實的正確觀察者。

    自然主義自稱是獲得真理最好、最科學的方法,但它只是循環論證的一個極端例子,已經忘記了自己的目的,這個目的紮根於對以上帝啟示為基礎的世界的認識("起初上帝創造了天與地")。只有在有神論中,我們才能找到一個個人的、現存的、明智的起因。只有有神論才足以解釋這個世界上的生命。上帝是必須存在的,而這正是自然主義所否定的。因此理性不見了。真理不見了。知識不見了。意義不見了。

    自然主義因其自身的成就而衰亡。   

    推薦閱讀

    L. Russ Bush,The Advancement: Keeping the Faith in an Evolutionary Age(《進步:在進化的年代堅持信仰》)。納什維爾:Broadman & Holman,2003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