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上帝向我們承諾了什麼?

    Bruce A. Little著

    當苦難來臨時,基督教徒在受苦伊始向上帝祈禱十分常見,表達他們對上帝的忠誠也很平常。痛苦可能包括,但並不局限於,各種困難、憤懣、憂慮、痛苦、重大損失或者不安。人們往往這樣表達自己的希望:"我知道上帝會為了他的榮耀而拯救我。"對於一些基督教徒來說,他們這種希望的合理根據是一些《聖經》故事,在這些故事中上帝曾經賜福給身處某種逆境之中教徒。另外一些教徒可能會引用《聖經》中的某個特定章節來作為根據,斷言上帝必將因為他們的苦難而賜予他們一些好處。以上兩種情況中的斷言指的都是一種信念,即當他們處於逆境中上帝會賜福給他們。要注意的是這種言辭並不真的指這些教徒都相信上帝的仁慈和力量,相反,他們相信上帝會因為他們遭受痛苦而給他們彌補某些特別的好處(儘管是一些未知的好處)。事實上他們甚至願意證明這些好處是上帝之所以從一開始就讓他們受苦的真正意圖。通常,那些真正相信上帝的教徒鼓勵這種言辭,相信這種言辭起碼表明他們對上帝強烈而可嘉的信仰。

    當然,信仰上帝的言辭總是受到同樣擁有這種信仰的人士的歡迎。然而,實際上,上述介紹的對上帝所表達的希望,很少是對於上帝本身的希望,更多的是對於上帝將會賜福給他們的希望。作為基督教徒,這種微妙的差異不該被我們放過。這種微妙的差異是指這些言辭的焦點是指向上帝,還是指向上帝賜福。當希望的結果沒有精確地按照這些教徒們所預期的實現時,希望上帝賜福通常會導致失望、沮喪的情緒,甚至是對上帝的嘲諷。而且,這種因失望導致的另一層精神痛苦如果一直得不到解決,時間越長,失望和嘲諷的情緒也就越容易升級。我從事牧師工作已經將近30個年頭了,我看到很多教徒來教堂的次數有所減少,或者他們忽視了參與信仰社團的重要性。在其他情況下,一些教徒徹底不來教堂了。另外一些教徒有意把對上帝的失望情緒在這些相信上帝的群體面前隱藏起來,這種情況下他們表面上並沒有什麼改變。在最後一種情況中,這些教徒繼續對上帝持懷疑態度,但通常也付出昂貴的代價。隨著時間的流逝,這種失望情緒將會大大削弱他們對上帝的信心,也正因如此,他們的基督教生活也大打折扣。從表面上來看,粗心的觀察者會覺得他們並沒有什麼異樣,但是他們內在的精神生活卻已經被他們這種對上帝的失望情緒弄得快要窒息了。理智上這些教徒知道上帝並沒有忘記他們,但是當事情的結果沒有達到他們對於上帝將賜福給他們的預期時,他們確實情緒上非常沮喪。他們在一定程度上感到絕望或茫然,總在考慮對於上帝的信賴應該怎樣才能改變這種痛苦。

    我們怎樣才能將這些發自內心熱愛上帝的教徒對上帝的失望情緒降至最低點呢?我們知道這種失望情緒不是由於我們受苦時上帝沒有對我們忠心耿耿。即使事實如此,為什麼有那麼多的基督教徒在面對痛苦結果時對上帝感到失望了呢?是不是因為我們期待了一些上帝從未向我們承諾過的事情呢?當然,並不是每個基督教徒都會經歷這種失望情緒或迷茫感受,而且有許多教徒從來都沒有向人傾吐過這種感受。他們會繼續肯定上帝無所不知,即使他們的內心正在飽受失望和迷茫的煎熬。

    我意識到我以上所說是相對一般情況而言,而我以下要說的,並非打算解釋以上描述的每一種失望情緒。我也不能斷定教徒每次受苦都會產生這種失望情緒,而且也不是每個教徒都會產生這種情緒。既然如此,我相信問題的癥結在於受苦的這些教徒如何看待上帝向他們所承諾的東西。"某個教徒受苦,是因為上帝已經承諾賜福,那也是為什麼上帝從一開始允許痛苦存在的原因。"聽到這樣的斷言是常事。因此,受苦的教徒試圖找到這種恩賜也是正常的,因為他們虔誠地相信上帝已經承諾給他們那些東西。然而這些虔誠的言辭,顯然表明了在受苦時,他們注意的焦點發生了錯誤。我們所聽到的這個斷言還是一種相信上帝將會賜福的言辭,而不是真正相信上帝本身的言辭,也就是說不論結果如何,對上帝信仰依舊。我相信正是這種方向錯誤的注意焦點導致了緊隨其後對上帝產生的沮喪情緒。現實中(也許很多人會對此持否定態度),這些受苦的教徒確實是從他們所期待的事情的結果--或上帝的恩賜來獲得安慰的,而不是從上帝本身獲得安慰。如果這是事實的話,那當我們面對生活中的困難和令人痛苦的經歷時,我們怎樣才能做到不把注意力集中在好事上,這樣做後仍能從上帝身上找到安慰呢?

    為了回答這個問題,比較一下兩種信仰上帝的言辭大有幫助。這兩種言辭分別是預言性的和反思性的。預言性言辭預見了(或籠統或具體)在某個特定的逆境中上帝將會賜福什麼。這種言辭以事情的結果為基礎,因此把焦點集中在上帝賜福,結果,以這種方式表達的教徒傾向于把注意力集中在痛苦的發展過程,以期善良的上帝將給他們帶來一些恩賜。當好運沒有降臨時,失望情緒就油然而生了。而反思性言辭會回顧一段特定時期的逆境,然後指出一些發生過的好事。在這種情況下,上帝就獲得了信任,他真的賜福了。創世紀50:20中記錄的約瑟的言辭就是一個反思性言辭的例子。在他苦難歷程的最後,他說是上帝成功壓制了兄弟們的邪惡意圖,上帝的恩賜顯而易見。這在他安撫他的兄弟不要畏懼他的時候,得到了總結。他的話是:"你們本意為惡,但神本意為善。"然而,這並非是約瑟在經歷苦難歷程後還一直相信上帝,沒有產生失望情緒的原因。真正的原因是他對上帝的畏懼(參見創42:18)。記住, 這些言辭是在這場漫長的苦難歷程結束時而不是在開始時說出的(那並不代表約瑟在埃及的每件事都是糟糕的,但他自從和家人分離後,也確實忍受了許多不公正的懲罰)。

    約瑟的言辭是反思性言辭,他在言辭中回顧了他經歷過的所有事情,也看到了上帝的恩賜。所以每個受過痛苦的人都可以說出很好的反思性言辭。只是每個人的言辭可能都不一樣。也可能有一些人的言辭和約瑟差不多。也有可能有一些人的言辭會和保羅經歷過身體上的痛苦後所表達的言辭相似。保羅經過這種痛苦後見證了一點,即上帝的恩寵是豐厚的,因為即使他身體上的痛苦沒被上帝去除,但就個人而言,他在精神上已經吸取了大量的教訓或經驗。但是我們不應該把上一次痛苦後總結的這種反思性言辭拿過來,作為下一次痛苦開始時的預見性言辭的根據。反思性言辭純屬個人的言辭,其價值在於這種言辭鼓勵他人看到上帝在某人特定的逆境中發揮了哪些作用。而這個人所總結的反思性言辭也使他自己重拾歡笑。但是我們不可以用一個人的反思性言辭去承諾其他人上帝在他們痛苦時會賜予他們什麼。因為如果我們這麼做,我們就是鼓勵這些受苦的教徒們把注意力集中在事情的結果上,他們就會再次把錯誤的注意焦點從上帝本身轉向事情的結果,這些事情的結果有可能使他們再次產生失望情緒。那麼,我們應該對這些受苦的教徒包括我們自己說些什麼呢?我們要引導他們和我們自己專注于上帝向我們承諾過的東西。這些東西將撫慰我們飽受痛苦的身體和困惑的心靈。上帝到底向我們承諾了什麼呢?

    在《聖經》中,我在一些直接討論痛苦的章節中見到上帝給我們的一些承諾(不是信賴上帝的言辭)並沒有指向事情的結果。在我們的痛苦中上帝承諾賜予我們安慰、仁慈和恩寵(參見歌1:3-4;12:9)。上帝向我們承諾他不會放棄我們(參見希13:5),上帝向我們承諾他的精神與我們同在所以我們可以享有他給我們的平安(參見約16:33)。上帝承諾他愛我們,眷顧我們,所以我們也會把滿腔的愛慕獻給上帝(參見彼5:7)。事實上,上帝已經賜給我們一種美妙的承諾,那就是祈禱,憑藉祈禱,我們能說出自己的請求,讓上帝知道(參見腓4:6)。這些承諾似乎是上帝特別為我們設定的,當我們痛苦時,這些就是慰藉。這些承諾主要把焦點對準一點,即上帝如何在我們遇到困難時輔助我們,而不是承諾賜予我們什麼好事。而上帝選擇如何在事情結束時顯示他的仁慈和恩寵取決於他高深的智慧和仁慈的愛。考慮到上帝就是光,在他毫無黑暗(參見約翰一書1:5),還因為好樹不會結壞的果子(參見馬7:18),我們可以確信苦難並非來自上帝。然而,當我們的行為違背了上帝的旨意時,上帝可能會利用我們生活中的苦難懲戒我們。即使如此,如果我們能恰當處理我們生活中的苦難,痛苦的事也能結出善果來(參見希12:11)。在這種情況下,能否結出善果主要取決於某個受苦的教徒如何應對這種懲罰。如果他憎恨這種痛苦,忘記上帝的恩寵,隨後,他的心中就會充溢了對上帝的嘲諷(參見希12:15)。

    我們必須幫助這些身心疲憊且困惑不安的教徒,提醒他們天父渴望安慰我們,給我們恩寵,支持我們闖過困難和令人痛苦的時期。這是上帝對痛苦的旨意,注重當我們受苦時上帝牧師的本質,以及我們經歷痛苦時他可能會給我們的恩賜。這一旨意並不是說上帝從不賜福給受苦的我們,因為他確實賜福了。而是說我們受苦時應專注什麼。不去強求痛苦中的好處,轉而指望上帝,接受他給我們的安慰、仁慈和恩寵,專注於痛苦本身的價值,而不是痛苦中某個特定的結果。如果這是我們在乎的,那某個受苦的教徒就絕不會對上帝失望,即使他或她可能更想要一個不同的結果。有了這種心理準備,在受苦伊始,我們可以說我們在指望上帝給我們安慰、仁慈和恩寵,這使我們堅強,指引我們闖過難關。在苦難歷程的終點(如果苦難有終點的話),某個受苦的教徒會懷著希望,表達反思性言辭,這種反思性言辭指出了痛苦中的一些好事。例如在約瑟的例子中,這個受苦的教徒表達的言辭可能圍繞的是上帝賜給我們的身外之物。或者,像約伯(參見約42:1-6)或使徒保羅(參見歌12:9-10)表達的言辭一樣,在上帝以一種獨特的方式安慰之後,精神上得以成熟。這兩種情況都讚美了上帝的榮耀,也鼓勵了其他教友。但是這種言辭不能用來鼓勵其他信徒專注于痛苦的結果。因為這將開啟將來失望情緒的大門。

    總而言之,我們絕不允許將反思性言辭當成預言性言辭的根據,因為預言性言辭將重新誤導受苦的這些教徒專注于痛苦的結果。當我們專注于天父渴望用仁慈和恩寵來幫助受苦的我們時,上帝給我們戰勝痛苦的鼓勵就會源源不絕。我們應該像老約伯一樣,他沒把注意力集中在事情的結果上,而是集中在上帝本身,正像他呼喚的那樣"上帝必殺我,但是我還是會相信你"(參見約13:15,NKJV)。那麼,我們在痛苦中得到的安慰和理解將不是來自我們期待事情的結果,而是來自上帝,上帝對於他孩子的仁慈無處不在。如果我們在乎的是這點,那麼失望情緒就不能奈何我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