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宇宙論

    David Beck著

    "宇宙論"(簡稱CA)指建立在如果沒有造物者,我們周圍的事物都不存在的基礎上,認為上帝是存在的一切觀點及思維方式。因此CA認為上帝是一切事物存在的原因,是萬事萬物存在的根源,因為不能存在一系列無限的事物來創造萬物。

    CA最初是由亞里斯多德全面提出的,後經湯瑪斯·阿奎那的充分發展,現仍有很多護教論者認同此觀點。CA的產生是基於對世界的簡單觀察基礎之上的。我們所感知的世界是一個具有因果聯繫的網路。事物之間相互依賴而存在,形成極其複雜的體系,因此整個宇宙本身也顯然是一個相互聯繫的體系。

    《反異教大全》第15章中,阿奎那的觀點最簡潔、最概括的。與其前輩亞里斯多德的觀點類似。他說:"我們把世界上的事物分為兩種,一種是存在的,一種是不存在的。任何存在的事物都有一個因,但又不能有無數個因。因此應該安置一些必須存在的事物。"(反異教大全,15.124,摘錄)

    我認為這個觀點有三點意思:

    第1點:我們在宇宙中所觀察到和感受到的事物是有條件的。

    首先,這是一個關於現實世界事物的觀點,這些事物指存在于我們周圍可以真實感受到的事物,而不是宇宙中的一切事物,更不是所有有可能存在的事物。其次,這句話的重點是"有條件的"。這就是說事物的存在依賴於其他事物,它並不能單獨存在。它的存在依賴於一個因。

    因此,整個世界是由無數個因組成的,這些因相互聯繫而形成體系:即A的因是B,B的因是C,…… 我們所知的任何事物都具有這種條件:它在因果鏈中受其他事物影響而存在並發揮作用。沒有事物是自發產生的。再強調一下,這裏的事物仍指的是我們所知的事物。即使真有某種事物是自發產生的,也並不會影響到我們後面談到的CA。

    第2點:這種互為條件、互相依賴的因果體系並不是無限的。

    無論多麼複雜,怎樣的相互聯繫,這種互為條件、互相依賴的因果系列或體系並不是無止境的。阿奎那用手拿棍子移動一個球來舉例說明,而最近的討論中用的最多的是火車的例子。

    假設你第一次看到火車:你非常疑惑,想知道車廂是怎樣移動的。你意識到每節車廂都是由它前面的車廂拉著,沿著你面前的車道走的。

    這讓我們想到各種自然主義者的說法。這種試圖解釋世界萬物是怎樣存在的自然主義說法在我們的社會中很普遍。他們說:"宇宙是一個生命組成的大環。"但是,把車廂繞世界串起來直到最後一節車廂掛在第一節車廂上,但還是不能解釋是第一節車廂怎樣運動的。所以如果互為條件的事物互為因果組成一個環,並不能解釋是什麼產生的這種因果關係或這種因果關係是從哪開始的。自然主義者提出一種更可信的說法:"宇宙是一個經過複雜進化的生態系統,宇宙中的任何事物都與其他事物有因果聯繫。"所以車廂依靠一個無比複雜的鐵路系統運行著,在一定程度上說每節車廂都與第一節車廂相連,因此也都拉著第一節車廂。然而這仍不能解釋第一節車廂是怎樣運動的。同樣,也無法解釋現實事物在我們的世界中是怎樣存在的。

    當然,我們只要知道每節車廂都是由它前面的車廂拉著的就行了的想法是很誘惑人的。在一定意義上說,車廂A確實是車廂B拉著的,但B之所以能拉A是因為在這同時C在拉著B。C把拉的動作移交給B,因此也可以說C在拉著A。當然同樣的,車廂D、車廂E等也是一樣的。

    還有一種說法。假設有無限個車廂,或如自然主義者說的那樣:"宇宙的複雜消失在它的無限複雜中。"但是,無論怎樣複雜地連接著,無限個車廂仍無法解釋為什麼第一個車廂會移動或任何一個車廂為什麼會移動。無限的說法無法解釋一切。 

    第3點:互為條件,互相依賴的因果體系一定是有限的。

    這是第二個意思的明顯結論。如果這種體系或系列不是無限的,那它必然是有限的,不存在其他的可能。除非有人想爭論沒有什麼事物是真實存在的。有人認為,世界只是我的個人想像,這種想法很難算是理智的想法。

    結論:在互為條件的因果體系中必然有一個第一因。

    如果這種因果順序是有限的,不管在這一系列中存在多少因,其中必然有一個第一因。"第一因"有兩層意思。說它是第一因是因為它本身不需要也沒有其他因。第一因就是第一個!所以它從根本上與系列中的其他因不同:它是不需要條件的。它不依賴於任何其他事物,不受任何事物的限制,也不以任何事物的存在為前提。

    另一方面,得出第一因的結論是為了定義它與系列中其他事物的關係,即第一因是所有事物的因。這是因為是它始創了所有的因果聯繫,而同時並不否定事實上每個因自身都是序列中下個因的因,以及前個因的果。這就是萬能的全部意義--字面上講即所有能量的唯一根源。

    對移動的車廂的唯一解釋是:一定存在一個有足夠能量的火車頭來拉整列火車,而它本身並不需要東西拉。這樣一說,第一因的意思就比剛才更形象了。它是整個因的體系中所有事物的創始因,它的存在不需要任何因,它無論如何也沒有任何依賴性。它是完全沒有因的。必須注意它不是自為因果,好像它自己有什麼不足或需要能夠自給自足。它是完全沒有因的,是不受限制的,也是無限的。

    這種觀點有三種典型的反對觀點。首先,對CA最經常的譴責是:沒有理由認為上面得出的結論"第一因"就是基督教的上帝--《聖經》的上帝。這種典型的反對觀點認為雖然以上觀點很有道理,但它只能得出第一因的結論。宇宙"大爆炸"論者認為第一因也可能是某種時間/空間、原始粒子、能量狀態,或只是一種初始的真空,並不能得出第一因就是愛我們、渴望聯繫與敬仰的萬能創造者。

    嚴格地講,上面討論的觀點並不能讓我們在結論中得出上帝的概念,我們應該同意這種反對觀點。但是,我們確實得出這樣的結論:每個因果體系中的聯繫必須是有限的,因此存在不需要因的第一因。這就足以否定無神論的自然主義觀點。他們認為宇宙是一個封閉的因果體系,宇宙的存在沒有任何外界根源,它的存在是獨立的,完全偶然的。

    然而,我們最好的回應是CA只證明它證明的。當然,我們期待更多不同種類的關於上帝的觀點,尤其是啟示。持以上反對觀點的人通常認為我們不瞭解任何事情,除非我們瞭解上帝的一切。這很明顯是錯誤的。毋庸置疑,我瞭解很多事物,雖然我並不瞭解這些事物的各個方面。我瞭解很多生活的真理,但並不會去假裝知道任何事情。

    第二種反對觀點認為無止境的系列是可能的。既然CA是建立在對無止境因果系列的否定的基礎上,它的前提就是錯誤的。我們在小學學過的基本數字是無限的。我們可以給任何因果序列中的各個組成部分分一個數字,這樣就有一個無限的因果序列了。

    這種反對觀點以各種形式出現,但它們都忽略了CA因果體系的特性。CA因果體系共有四個特點,每個特點都消除了無限的可能性。(1)它是一個體系:一個相互聯繫的因果網路。(2)每個因自身都是有條件的,每個因反過來都需要一個因。(3)亞里斯多德/阿奎那的CA依賴性是指同時存在的依賴性,而沒有時間差別。它指的是一個因果體系中同時存在的依賴關係。(4)一般的CA所指的特定關係正是存在本身的因。CA的關鍵是:不可能存在具備以上四個特點的無限因果序列,而不是說也不存在其他種類的無限序列,也不包括一些非常相似的種類,比如時間的因果序列,如父母子女關係。

    應該注意我們這裏的觀點與宇宙本身是否是無限的觀點毫無關係。同亞里斯多德一樣,阿奎那認為宇宙的存在至少在時間上是無限的。他認為我們只從《聖經》裏得知上帝在時間之初創造了宇宙。我們這裏的觀點只認為同時存在的相互依賴的無限因果序列是不存在的。

    第三種典型的反對觀點認為我們不瞭解宇宙,所以不能以宇宙作為陳述我們觀點的開始。我們不知道是否一切事物的存在都是有前提的。對此最好的回答就是承認我們不瞭解整個宇宙,但我們並沒有而且儘量避免提到一切事物或整個宇宙。這種結論毫無關係。此外,這種觀點認為如果存在其他無條件的事物,那這種事物當然是無因的,因此不可能是"大爆炸"、粒子或任何其他有條件的事物。

    在最壞的情況下,這將意味著有很多上帝。的確,CA並不排除這一可能性。 但是,阿奎那從亞里斯多德那裏認識到,只可能有一個無因或無限的事物,事實上Parmenides更早闡述過這個觀點。任何第二個無限的事物必須在一定程度上與第一個不同。但是一個無限的事物不可能與任何事物不同。我們很早就學過無限再怎樣加減都還是無限。所以只可能存在一個無限的上帝。

    顯然,阿奎那希望這些觀點在人們對事物的理解中起關鍵作用,不僅是對上帝與宗教的理解,而是像亞里斯多德論述的一樣,是對一切事物的理解。這種觀點認為如果沒有上帝我們根本不能弄懂現實的意義。宇宙論的上帝最好地闡述了我們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