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耶穌是「神」

    Ben Witherington, III撰文

    對於耶穌是否自視為「神」的探討時常受到時代錯誤的困擾,本文將重新探討近來的一些觀點。可以毫無疑問的說,耶穌時代之前,沒有任何猶太人視「神」為三位一體或三人同一神性。《舊約全書》中所出現的術語「神」全都是指「耶和華」或某種異教偽神。同樣,在《新約全書》中,術語「theos」(「神」)幾乎通常僅指「父神」,雖然《新約全書》中約有七處地方將此希臘術語用於表示「耶穌」(請參閱羅馬書 9:5)。其中兩處位於《約翰福音》中(請參閱《約翰福音》第 1 章和第 20 章)。尤其重要的是,在約翰福音 20:28 經文中,非常明確地將此稱譽用於稱為耶穌的人,而在約翰福音第 1 章中沒有如此明確。

    如果我們試著設身處地地按照耶穌思考的方式思考,我們就會明白耶穌為何不在加利利地區到處炫耀說「嘿,我是神」。理由很明顯,大家會認為這句話表示「我是耶和華」或基督徒們會將其理解為「我是天父」,從而使「他」處於尷尬地位。當然,耶穌從未自稱為「父」,更不用說是「耶和華」了。即使是約翰福音書中的經文「我與父原為一」(約翰福音 10:31,NIV)也並不是表示「我與父等同」或「我與父為同一人」。為了減少誤解,耶穌選擇了不同的方式來展現其特殊神的身份,這些方式可在其猶太人文化和環境中發揮作用。

    其中一種方式在馬可福音 12:35-40 中非常明確。文中耶穌暗示彌賽亞將成為大衛的主。「他」自然選擇了間接方式,因此讀者必須理清思緒、積極思考、領悟「他」的旨意,然而暗示仍然存在。但事實上這種暗示透過頻繁(即使不是持續)出現而變得更為清晰,耶穌在但以理書 7:13-14 中使用了文字「人子」並影射他將受人崇拜並將永遠統治一切。最奇怪的是,最具神寓意之稱謂是「人子」而非「神子」。

    不過還存在耶穌暗示自我身份的其它間接方式。例如,耶穌別具一格地選擇在發表言論之前使用術語「阿們」,這是聖會在其他人發言後用以確認其言論真實性的慣用術語。而耶穌並非如此。「他」在發言之前即保證其言語的真實性!「他」不需要他人為之見證,從而證實其言語的真實性。也請注意,耶穌從不曾使用先知性的套語:「因此主說。」為什麼會這樣呢?因為當耶穌發表偉大的宣言時,「他」不僅僅是代表「神」發言;而且是作為擁有同等神權的人發言。這間接告訴我們許多有關耶穌自我認知的信息,同樣也告訴我們耶穌以自己的權威發表言語的事實,「你們聽見有吩咐古人的話,只是我告訴你們」(請參閱《馬太福音》5:21-22),這在所有人皆引用早期權威以驗證自己觀點的文化背景下凸顯分量。同時還有進一步的事實,耶穌無所顧忌地:

    1) 表示部分《摩西律法》法規已經過時,例如《摩西律法》中有關安息日作工的教義、有關潔淨和不潔淨的教義(馬可福音 7:15 )或有關離婚的教義(馬太福音 19);
    2) 加強律法要求(馬太福音 5 中關於姦淫的描述);或
    3) 提出新教義,新教義不僅超出了律法的範圍,甚至於與現行律法相違背或從一個完全不同的角度出發(例如,「他」的有關非報復的教義與「以眼還眼」同等回應相對立)。有人會問:什麼樣的人能夠用這種至高無上的自由和權威發表自己的言語和「神」的言語?

    現代關於耶穌應用「神」的功能性術語和本體論術語兩者之間差異的探討既具有時代錯誤又無所裨益,因為這並非早期猶太人思考此類問題的方式。如果確實有人充當「神」,那麼此人必須擁有這麼做的特質或本性。正如耶穌自己所言:「凡樹木看果子,就可以認出他來。」(路加福音 6:44,HCSB)。換句話說,人們相信一個人的所做所為及處事方式可暴露其性格。既然如此,如果有人像「神」降臨人間,他要麼是「神」,要麼最好消失,因為處罰一個招搖撞騙或癡心妄想的罪人,前者用石頭打死,後者逐出正常社會,這樣的處置是很清楚不過的事情。

    一些耶穌打的比喻正好表明了耶穌自認自己的獨特性。例如:在馬可福音 12:1-12 中,「他」被描述為「父神」派來人間的最後一個使者——「他」唯一的愛子。或是在馬太福音 25:31-46 中,「人子」被描述成將要降臨人間並按照只有「神」可以或應當的方式進行審判的人。有人會問:什麼樣的人認定他將從天堂返回來審判世界,馬可福音 14.62 還對此作了明確的暗示嗎?或者再問:什麼樣的人可隨意潔淨聖殿外部區域,或更準確地說,正如《馬可福音》第 11 章對「他」的行為所描述的那樣,提出聖殿未來審判的預言徵兆?

    十分肯定的是,「三位一體」教義的完整表述出現在《新約全書》時代之後,但有一點同樣非常明確,耶穌開始透過表述「他自己」的言語、行為及特性來重整基督一神論,之前只有耶和華如此做過。必須以亞姆拉詞語「marana tha」(意思是「主必要來」)向耶穌祈禱的想法並非保羅主觀臆造。(請參閱哥林多前書 16:22)。這已經成為耶穌在耶路撒冷地區的最早門徒的禱告,這些門徒說亞姆拉語並渴望耶穌回歸。早期猶太人知道祈禱一個已故猶太教士到來或從墳墓中歸來。唯有「神」才能接受祈禱。同樣,最早的基督徒高唱聖歌稱讚耶穌神聖,如同《約翰福音》第 1 章的聖子聖歌和《腓立比書》2:5-11 的基督聖徒聖歌中所展現的一樣。這些想法並非保羅或其它早期基督徒主觀臆造。他們重回「不朽之宣言」以及神性基督離開了他的門徒們的觀點。最重要的是,對這些觀點的再證實與早期教堂中的復活耶穌(耶穌蘇醒,承認(在最早的懺悔中)自己為「復活的主」)(請參閱《歌林多前書》12:3)相衝突。部分原因是耶穌在其聖職期間自泄身份,更多是因為酷刑之後暴露身份。

    正如 E. Schweizer 很久之前所言:「耶穌不是拘泥於一個方法、職位或分類的人。他選擇以特有方式自暴身份,不會設法遵循他人的預想。」他暴露了聖者身份,以適合早期猶太人環境的方式,而非很久以後(公元四世紀及其後)展開的基督教教會討論。如今,我們的問題是需要以早期猶太人的觀點來閱讀《新約全書》文字,而不是利用後來的基督教論戰和陳述的觀點。如此操作後,我們將得出一個結論:耶穌是選定暴露神性的同齡廄伴中獨一無二的。他在一個合適的時間懷有特有的方式使用獨特的言語,此外,他於復活節早晨復蘇,再次向受驚的有缺點的門徒們確認真相。有關此事的更多詳情,請參閱《耶穌是預言家》(亨德裏克森出版社,2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