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耶穌優於所有其他宗教領袖嗎?

    TalDavis

    現年19歲的南方浸信會教友大衛是州立大學的新生。基本課程設置要求選擇幾門人文或宗教學科的選修課。他仔細瀏覽了課程表,發現了一門比較宗教學的課,這門課由學校最著名的宗教學教授講授,他對此特別感興趣。

    這位教授畢業于著名的常青藤聯盟神學學院,他以一段陳述開始了課程,這讓大衛頗感奇怪。他說:「我們將考查歷史和世界主要宗教運動的信念;但是首先我要指出的是,我們開始要假設每種宗教都是其信徒的文化、社會、心理和存在主義經驗的合理表述。雖然他們可能會在教條與慣例的客觀和正式陳述上有所分歧,但是他們對生活和宇宙中令人敬畏的神秘事物所表述的本質是相似的。此外,我們將假設宗教的每一個創始人都在以他們的各自方式表述著相似而普遍的道德和精神觀念。因此,我們會假設他們在自己的權力和啟示合理性上都是平等的。」

    大衛四處看了看自己的房間。班裏有沒有其他人像他一樣對這位老師的聲明目瞪口呆呢?顯然沒有。每一位同學都直直地看著前方,沒有表現出任何奇怪或憂慮。

    不幸的是,大衛的經歷對於大學生來說是普遍現象。通常生長在信奉基督教的家庭和保守教堂中的人,當自己的宗教信仰原則受到大學教授這樣權威人士的挑釁時,都會感到很困惑。

    出於感激,大衛沒有把老師的聲明當成無可爭議的事實。他決定調查各種信仰和主張的所有領袖是否都一樣。學了幾個月之後,他得出結論,認為所有宗教信仰都不平等,而且耶穌基督級別高於全世界其他主要宗教的創始人。他的結論基於五個事實。

    1. 耶穌基督是唯一一個在時間與空間上都沒有開始狀態的主要世界宗教創始人。

    《聖經》中說,耶穌基督不同於其他任何一個曾經生存過的人,他在時間和空間上都沒有開始狀態。也就是說,耶穌先前就一直存在著,如同上帝之子與上帝之父及其聖靈存在於上帝神界中一樣。基督教信徒堅信,雖然自己是單獨的個體,但卻是一個上帝(參見馬28:19-20;哥前8:6、12:4-6;哥後1:21-22、13:14;彼前1:2)。

    約翰福音中陳述,「太初有道,道與神同在,道就是神。這道太初與神同在。萬物是藉著他造的。凡被造的,沒有一樣不是藉著他造的。」(《約翰福音》1:1-3)。

    使徒保羅在《歌羅西書》1:15-17中陳述,「愛子是那不能看見之神的像,是首生的,在一切被造的以先。因為萬有都是靠他造的,無論是天上的,地上的……一概都是藉著他造的,又是為他造的。」

    當質問自己的出身時,耶穌大膽聲稱,「還沒有亞伯拉罕,就有了我!」(約翰福音8:58)

    《聖經》中說,耶穌永世長存,其出身無年代順序。其他宗教領袖沒人能夠做出這樣的聲明。釋迦牟尼佛(公元前560-480年)、穆罕默德(公元570-632年)、孔子(公元前551-479年)以及其他宗教創始人從出生之日起生命才開始。耶穌在俗世中出生前就已經是天堂中的神了。

    2. 耶穌基督是唯一一個進入世界行列的主要世界宗教創始人。

    雖然耶穌作為上帝先前就一直存在,但是《聖經》中指出,他以一種獨特的方式進入了這個世界。他作為處女之子降生到了這個世界上。

    根據馬太福音1:20-21,上帝的天使告訴約瑟夫不要怕與已經懷孕的瑪麗結婚,「因他所懷的孕,是從聖靈來的。他將要生一個兒子。你要給他起名叫耶穌。因他要將自己的百姓從罪惡裏救出來。」

    馬太福音(1:22)中解釋到,「這一切的事成就,是要應驗主藉先知所說的話:「必有童女,懷孕生子,人要稱他的名為以馬內利--以馬內利翻出來,就是神與我們同在。」」

    路加福音中記載,加百利天使告訴瑪麗說她會懷孕並生下一子(參見《路加福音》1:26-33)。她的反應很狐疑,「我沒有出嫁……怎嗎有這事呢。」(《路加福音》1:34)?

    天使解釋到(《路加福音》1:35-37),「聖靈要臨到你身上,至高者的能力要蔭庇你。因此所要生的聖者,必稱為神的兒子……因為出於神的話,沒有一句不帶能力的。」

    因此,耶穌在所有宗教領袖中被認為是不可思議的,由處女所生。甚至偉大的希伯來預言家摩西也有一個俗世父親。

    伊斯蘭教創始人穆罕默德也是由一男一女所生,沒有聲稱自己是神。巴哈伊教信仰至高無上的預言家巴哈歐拉(1817年-1892年)也是以平凡的方式降生的。

    3. 耶穌基督是唯一一個過著完美無罪生活的主要世界宗教創始人。

    公平地說,基督徒同意多數世界宗教創始人講授道德與公正的至高標準。例如,佛教認為「八正道」是通往智慧與道德之路。巴哈歐拉宣講正義、世界和平和人權的至高法則。當然,摩西提供了十誡律和法律書。

    在這些宗教信仰和任何非基督信仰中,沒有一個能使信徒稱其創始人是完美無罪的。正如《聖經》中所說,只有基督徒聲稱,耶穌基督完全沒有任何罪惡瑕疵。希伯來書的作者記述,「因我們的大祭司,並非不能體恤我們的軟弱。他也曾凡事受過試探,與我們一樣。只是他沒有犯罪。」(希4:15)

    同樣,使徒保羅在關於救世主贖罪的評論中記述了,「神使那無罪的(無罪原文作不知罪),替我們成為罪。好叫我們在他裏面成為神的義」(哥後5:21)。甚至非法宣判耶穌死刑的古羅馬總督Pontius Pilate也承認說,「我查不出他有什麼罪來。」(《約翰福音》19:6)。

    耶穌基督在所有世界宗教創始人中是毫無罪惡並且生活完美的。因此,唯獨他有資格拯救人類。

    4. 耶穌基督是唯一一個為人類罪惡贖罪而犧牲的主要世界宗教創始人。

    穆罕默德認為想要得到罪惡的寬恕需要虔誠,如果阿拉真主(伊斯蘭教之神)願意(你永遠都不能肯定),他也許會予以寬恕。佛教認為只有透過教化克服這種生活欲望,才能「寬恕」罪惡。

    然而,《聖經》中認為,罪惡得到寬恕的唯一途徑就是贖罪。《舊約全書》中認為,用動物祭祀可以暫時彌補一些罪惡。而《聖經新約》中認為,耶穌基督在十字架上死去才能徹底贖罪。他為彌補世界的罪惡而死。

    正如約翰福音3:16中所記述的,「神愛世人,甚至將他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他的,不至滅亡,反得永生。」

    羅馬書8:3中記述,「律法既因肉體軟弱,有所不能行的,神就差遣自己的兒子,成為罪身的形狀,作了贖罪祭,在肉體中定了罪案。」

    只有耶穌有資格做我們的祭品,因為他毫無罪惡。另外,他本身也願意將我們從罪惡的生活和地獄中解救出來。耶穌說,「沒有人奪我的命去,是我自己舍的。」(《約翰福音》10:18a)。

    5. 耶穌基督是唯一一個透過死後復活來證明自己的力量與權力的主要世界宗教創始人。

    想知道整個世界歷史中哪件事是最重要的嗎?是車輪的發明、羅馬帝國的興起、二戰還是共產主義的失敗?

    很明顯,整個時代中最重要的,經古代歷史檢驗證明為最好的事件就是耶穌基督的死而復生。《聖經》中指出,耶穌受難後的第三天就死而復生了,40天后,很多人都看到他復活了。

    耶穌的使徒保羅在其死後向科林斯人報告說,「而且埋葬了。又照聖經所說,第三天復活了。並且顯給磯法看。然後顯給十二使徒看。後來一時顯給五百多弟兄看,其中一大半到如今還在,卻也有已經睡了的。以後顯給雅各看。再顯給眾使徒看。末了也顯給我看。我如同未到產期而生的人一般。」(哥前15:4-8)

    耶穌復活的事實徹底說服了保羅以及四大福音書的作者和《聖經新約》的作者。保羅甚至還說如果這不是真的,那麼基督教信仰就是假的,「若基督沒有復活,我們所傳的便是枉然,你們所信的也是枉然。並且明顯我們是為神妄作見證的。因我們見證神是叫基督復活了。若死人真不復活,神也沒有叫基督復活了」(哥前15:14-15)。

    基督教確實對於耶穌復活的事實持肯定或否定態度。這是一個歷史事件,證實了耶穌對自己的訴說以及基督徒所聲明的消息。宗教領袖中沒有其他人以這種不可否定的方式證實了他講述的事實。偉大預言家摩西死了。穆罕默德死了。佛死了。孔子死了。巴哈歐拉也死了。所有世界宗教創始人都死了。只有耶穌基督用戰勝死亡這一最後奇跡,確定了一個事實,即自己的神聖與權威。

    然而,耶穌用自己的出生、生命、死亡和復活證明了自己的至高無上。因此,沒有一個曾經生存過的人可以像耶穌一樣獲得我們的效忠。他自己為我們提供了拯救途徑並保證我們不會死亡。正如很久以前使徒彼得大膽地說,「除他以外,別無拯救。因為在天下人間,沒有賜下別的名,我們可以靠著得救」(《使徒行傳》4:12)。耶穌自己說,「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著我。沒有人能到父那裏去。」(》約翰福音》14:6)。

    當與信奉其他宗教信仰的人以及不可知論者或無神論者一起分享耶穌基督時,我們必須注意一下自己為什麼堅信基督教至高無上--然而,我們必須謹慎,不能輕視或貶低其他宗教信仰及其領袖。那樣的話通常只會將已經存在的障礙進一步擴大。我們可以考查其他宗教信仰的普遍法則,但是要清楚表明耶穌基督在世界上怎麼會是上帝啟示的完整表達,並且是拯救的唯一途徑。

    基督教對其道德法則或高深神秘經驗不持肯定或否定態度。如果那是真的,那麼世界上就沒有比基督教更好的宗教了,耶穌基督就會是一個最好的且最偉大的宗教或道德講師。不,基督教對人及其工作完全持肯定或否定態度:耶穌基督。要麼就是他所聲稱的他,是宇宙的主宰,作為人類來到世上,過罪惡的生活,為贖罪釘死在十字架上,然後又死而復生,要麼整個基督教信仰就是一個巨大的謊言。

    關於耶穌基督獨一性的附加資料來源:

    Colson, Chuck. Answers to Your Kids' Questions. (Wheaton, Ill: Tyndale House Pub., 2000年).
    Geisler, Norman and Brooks, Ronald. When Skeptics Ask. (Wheaton, Ill: Victor Books, 1990年).
    Habermas, Gary R.和Licona, Michael R. The Case for the Resurrection of Jesus. (Grand
     Rapids: Kregel Publications, 2004年).
    Lewis, C.S. Mere Christianity. (紐約: Macmillan, 1957年).
    McDowell, Josh. The New Evidence That Demands a Verdict. (納什維爾: Thomas Nelson
      Publishers, 1999年).
    McDowell, Josh. More Than a Carpenter. (Wheaton, Ill: Tyndale House Publishers, 1977年).
    Strobel, Lee. The Case for Christ. (Grand Rapids: Zondervan Pub. House, 1998年).
    Strobel, Lee. The Case for Faith. (Grand Rapids: Zondervan Pub. House, 20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