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關於那些從未聽過福音書的人

    Rudolph D. Gonzalez著

    從沒聽過福音書的人的命運問題長期存在。從聖靈降臨節那天起,所有人以及異教徒們就生存和死亡了,都沒有機會聽說耶穌奉獻的拯救。甚至二十一世紀破曉時,只有很少人把福音書交給他們。《聖經》怎樣記錄了關於那些不是由於自己的過錯而從沒聽過福音書的人的問題?

    基督教界在這個問題上決不會持一致態度,這應該沒什麼可奇怪的。梵蒂岡二覺醒時,羅馬天主教教會就保持沿著一個包容性的方向運轉,使人們可以接觸到由非基督教的虔誠行為挽救回的仁慈。然而,天主教教會堅持認為,當人們接觸到所有類別的仁慈時,就會覺得仁慈只不過是由於世界上存在神聖的天主教教會而作為一種世界宗教信仰的中心調停而已。再進一步說,一些自由主義新教徒群體雖然自身缺乏宗教信仰,但竟然信奉普遍主義信仰,認為最終所有人都會被拯救。另一方面,那些相信對於拯救有必要傾聽福音書的人已經創立了有獨創性的神學,其有著這樣的名字,如世界發送、中間學問和來世論的基督教化。他們以此來說,上帝在他的使者沒有到達的地方透過不可思議的手段或透過非基督教代理散佈了耶穌的消息。1有一種觀點認為,聖經學者建立了這樣一個理論,認為上帝以其無窮知識知道不要和堅定的發生混淆或選擇誰來最終接受和拒絕福音。因此,按照天意,他讓那些福音會接納的人可以傾聽並信奉福音。那些決不會簡單接受此信息的人將出生在一個福音在其有生之年不會抵達他們的時期和地方。

    以上提及的例子沒有表達出所有觀點,但是在那些從沒接觸過救世主挽救生命的消息的人的命運問題上確實說明了觀點的範圍。很顯然,人們經常保持與自己對上帝仁慈和公正的本性的信仰產生共鳴,而不是清除聖經的教義。因此,很多人想起《聖經》都會假想上帝想做什麼,不想做什麼,然後對此強加一些聖經的證據。

    這種對待方式的目的就是要對此問題提供一個具有證據性的觀點。該觀點只是聲稱,可以而且必須按字面意思翻譯《聖經》,除非上下文或文學風格本身要求一些不同。除了明顯使用象徵、暗喻、誇張和神與人同形同性論等手法外,該觀點表現出了基督教經文的原文價值並肯定了其普遍意義和邏輯內涵。

    調查聖經證據

    聖經證據支撐以下事實:

    • 喪失的人性一向扭曲了可以證明人們生活在上帝的憤怒中這個事實的自然啟示(參見羅1:18-23)。

    • 因此,人性在罪惡中也死去了並且疏離了上帝的拯救知識(參見羅3:9-19,23)。

    • 所有人都被宣告有罪而且生來就是憤怒的孩子(參見羅1:18-20;2:1;3:9-24:5:12-21;11:32;加3:22;以2:1-3,12;歌2:13-14;1彼後1:18;2 彼後1:4)。

    • 除了耶穌基督所有人都迷惑了而且沒有希望(參見詩篇16:1-2;以2:12)。

    然而:

    • 拯救是提議給大家表達對救世主的個人信念的一個很好的信念(參見約翰1:12;14:6;《使徒行傳》4:12)。

    • 沒能肯定地回應福音書的人徹底被宣告有罪(參見約翰3:18;5:23-24;1 帖撒前2:16)。

    如果有人將上述幾點當作關於人性及上帝用自己兒子奉獻拯救的情形的可信的聖經陳述,那麼就導致了一個有關從沒聽過福音的人的命運問題的意義深遠的悲觀主義。對於「那些從沒聽說過歷史上著名的救世主的人」,John Newport道:

    很明顯,不能期望這種人對自己沒聽說過的事情有所信念。然而,正如保羅在《羅馬書1》中所斷言的,甚至那些從沒聽說過福音的人也在他們的意識和本性中對宇宙救世主有個啟示。保羅悲哀地敍述說,他們還沒有接受大部分內容,甚至是這一小方面,更不要說追隨其後了。因此,他們也拒絕接受救世主。2

    Newport的觀點是,所有由上帝賦予生命的人其實已經見到了展示在自然啟示領域中的救世主的樣子。他沒說這是否與福音有關,但是他的估計不會有錯:拒絕可以證明宇宙救世主的證據與拒絕那些已經接觸過福音的人的福音在本質上是等價的。同樣地,Carl F. H. Henry記錄道,

    世界哲學體系和非聖經宗教信仰的確是對綜合啟示的回應,但是人類在反叛中編造的回應勝於順從中的。位於這些計劃核心部位的曲解上帝的觀點有還原和扭曲的功效,涉及有關現實與人類的本質的每一個主張。3

    保羅在《羅馬書2》中有關譴責猶太教徒和類似異教徒的記述直接與此事件相關。對其論點的延伸是,所有人都會在上帝審判座位前遭受譴責參見羅23-10。保羅放棄了上帝堅定的公平原則並繼續不公正地陳述,

    因為上帝沒有偏愛。所有在沒有法律的情況下犯下罪惡的人都將在沒有法律的情況下死亡;因為在上帝之前表現出公正的不是其傾聽者,而是其執行者。當沒有讓法律本能地做法律的事情時,沒有法律,這其實就是一項法律。因為根據我的福音,在上帝要透過耶穌基督來判斷人類的秘密那天,他們展示了銘記心中的法律的所擔任的工作,帶有證詞的良心以及交替地自責又為自己辯護的思想211-16NASB

    這段話意義重大。除了通往福音的任何途徑,人們出生在這個世界上,深信上帝的至高道德標準,否則,就將其理解為銘記在心的法律。以此深信足以在判決那天譴責他們。4理解非常重要,因為正如法律中所禁止的,人們本能中可以意識到上帝要求正義,從沒聽過福音不能作為邪惡的藉口。據保羅所說,直觀認識法律就是在潛在地理解,對人類來說完成法律的每方面是多麼的不可能。有趣的曲解中提及了上帝的公平。這不是要指向他普遍的仁慈,而是提醒讀者上帝在譴責那些拒絕他的人時是完全公正的。這段話回答的問題是:判決那天有人會被銘記在心的法律的本能作用拯救嗎?正如耶穌的使徒早期記錄的,他非常悲觀,這種出身的任何證人都足以減輕上帝的憤怒並逃避譴責參見羅612-13,加38-14

    根據這個證據,我們一定會得出結論:從沒機會聽到福音的人會遭受譴責。同樣令人不快的是,我們必須讓基督教清楚有條理的經文在價值上超過任何由於同情錯位而歪曲事實的個人衝動。冷靜下來我們會發現《聖經》有被富有洞察力的人稱為「償還少量和從寬判處是一致模式」的內容5。在2《彼得前書》的39NASB)中,彼得宣稱,「上帝履行諾言的速度並不緩慢,只是對你有耐心,不希望任何人死去,而是希望所有人都來悔改」參見以18323311。這段話富有希望,同時也是悲劇的預兆,因為儘管上帝公然的關心,不是所有人都來悔改參見以55-62帖前16-102彼前29並且很多會死去參見馬可7131341-50

    因此,為了毀滅,我們必須讓喪失的人性的全部影響力控制教會的思想和精神。一世紀的教會一定會很合意,但是對此必須很好地理解。6基督教誕生在世界上,像我們今天的一樣有不同的虔誠篤信。然而,它與宗教中提升耶穌基督為唯一人性救世主的背景相背離。基督教就是猶太教的一個產物,在羅馬帝國幾乎都不著名,而且基督徒沒有任何妥協一向都提升耶穌基督為唯一的世界救世主。

    因此,隨後《聖經》強調了需要身體力行傾聽福音。說到所喪失的,保羅當然相信這些,當他用鋼筆寫下以下觀點的時候:「那麼他們會怎樣號召自己不信任的人?他們對自己沒聽說過的人會有多信任?沒有傳教士,他們怎樣聽」1014NASB

    請注意耶穌的使徒提供了具有修辭色彩的問題,建議三倍的所有不可能之事最後都應該以福音傳教士的有效性為基礎。實際上,保羅說,沒有福音傳教士:迷惑的人沒有聽過福音;因此,他們不能相信;因此,他們不能呼喚上帝。詩篇中富含很多暗示:人性喪失,但是不能在絕望中呼喚直喪失的靈魂透過上帝的傳教士宣佈可靠的福音移去悔改。也請參見使徒行傳830-397

    根據這個評論的事實,基督教經文至少表示出了分享福音的四個動機:

    1.上帝的愛應該迫使我們宣佈福音參見路加福音10272哥林後514;加514

    2.我們對那些永恆命運懸而未決的罪惡之人的愛應該迫使我們宣佈福音參見路加福音1027

    3.服從全部委任應該迫使我們向世界傳福音參見《馬太福音》2818-20馬可福音》1615-16路加福音46-49《使徒行傳》18

    4.對於沒能傳送消息要負責的前景應該迫使我們宣佈福音參見以西結書331-9《使徒行傳》1042;羅1011-151哥林後916-17

    結論

    這篇簡短的研究性文章並未試圖回答全部關於從沒聽過福音的人的問題。例如,流產的和死產的很多孩子呢?那麼對於沒有活到大約義務的年齡的孩子有個問題,對於那些由於智能減弱而理解不了福音的人,不要提及有關他們痛苦的問題。這篇簡短的研究行文章決不試圖說到這樣寬泛的問題。

    然而,對於完全有智能去思考自己在世界上的境況的人,有個不可否認的現實,即被遺留的人性墮落的人喪失了本性和憑意志做選擇的能力。因此,相對地獄的背景,《聖經》提供了拯救的希望。8而我們知道上帝沒有表現出他的全部精神,它表現出的只是具體特定的部分:上帝已經選擇透過允許人們傾聽並回應拯救來拯救他們。9他沒有透過《聖經》明確使人們瞭解其他方式。然而,如果世界沒有意識到其本身令人擔憂的狀況,那麼上帝會使教會有責任向迷惑之人宣佈福音。


     

    1支持者堅持認為上帝透過基督拯救了人類,即使教堂從未宣佈過此事。John Sanders,「福音派回應教堂以外的拯救」Christian Scholar's Review, XXIV:I (19949): 45-58頁。
    2John Newport, Life's Ultimate Questions, (Grand Rapids: Baker, 1989), 312頁。
    3Carl F. H. Henry,Is It Fair?Through No Fault of Their Own? The Fate of Those Who Have Never Heard, William V. CrockettJames G. Sigountos修訂版, 252頁。
    4保羅陳述說,「沒有律法的外人,若順著本性行律法上的事,他們雖然沒有律法,自己就是自己的律法。這是顯出律法的功用刻在他們心,他們是非之心同作見證,並且他們的思念互相較量,或以為是,或以為非」214-15,應該認為這是當時直觀理解上對法律的運用。因此,保羅說,按照他們自己的現世標準來判斷,事實是異教徒做到和沒做到這項法律都表示了他們有人可以見證上帝的神聖標準。然而,最後,他們在根據自己的標準加工正義上徒勞了,這肯定會譴責他們,如果他們聽說過救世主福音並徹底拒絕它。
    5R. Douglas GeivettW.Gray Phillips,A Particularist View: An Evidentialist Approach,Four Views on Salvation in a Pluralistic World, D. L. OkholmT. R. Phillips,修訂版, (Grand Rapids: Zondervan, 1995), 238.本文詳細介紹了排外主義者(同上主義者)。
    6注意保羅對以色列參見羅9:3-4和非猶太人參見《哥林多後書》5:18-216:11-18的憂慮。
    7人們經常引用提摩太前書2:4來說明上帝拯救全球的目的。然而,必須注意保羅是在號召祈禱國內和平秩序時作出的這些聲明。在這種情況下參見提摩太前書2:1-7,章節實際上非常明白——一個和平的世界可以使信仰者滿足上帝的願望,透過宣傳福音拯救全人類。因此,本章節與羅馬書10:11-15相符。
    8該作者認識到那些認為地獄是真正聖經教義的人有兩大立場——傳統主義和條件主義。雖然大多數浸信會教友堅持懲罰是永恆的——傳統觀念——對於懲罰是否嚴格有許多不同觀點。參見Robert A. Preston,Hell: Annihilation or Eternal Torment?Christianity Today (20001023), 29-37頁。
    9宣傳福音的其他方式包括印刷品、廣播、電視、網絡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