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耶穌的空墓

    Gary R. Habermas
     
    最近神學研究比較感興趣的發展是大多數當代評論學者至少在一定程度上似乎都支持這樣一個觀點,即埋葬耶穌的墓地後來發現是空的。下面我將從 20 多個支持空墓的論點中選列幾個。

    空墓的主要論點

    (1) 也許支持空墓觀點最有力的論證與其位置和周圍發生的事情有關。福音書中一致認為耶穌被葬在了位於耶路撒冷的一個墓地中。很少有評論家對此表示質疑,都認為耶穌已經死後被葬在城市裏。多數人也一致認為早期基督教就在這裏講道,從而促進了教會的誕生。既然耶穌被葬在附近的墳墓中,那麼我們就有一個非常嚴肅的問題,即墓地是否是空的。除非耶穌的墓地是空的,早期基督教講道才會當場遭到反駁。如果面對的是腐爛的軀體,那麼怎樣去鼓吹耶穌死而復生呢?軀體一旦暴露就會磨滅這個訊息,基督教還未盛行就早已因這一簡單證據而駁倒了。因此,耶路撒冷是早期基督教為能夠立足而講道的最後地方,除非耶穌的墳墓是空的。週末做禮拜時走到墓地也許可以解決一些問題。

    一個有創造性的回應可能就是斷言軀體也許確實在墓裏,但是後來由於軀體腐爛,因此無法辨認了。或者也許墓地仍然是徹底關閉的,並沒有打開檢查。1但是這些問題都完全遺漏了基督徒的講道,即墓地是空的這一觀點。因此,如果耶穌墓裏有任何軀體,不管是耶穌的還是別人的,或者如果墓地還是緊閉的,那麼這就與講道中所說墓地是空的相矛盾了。在耶路撒冷,這種錯誤會立刻顯露出來。

    (2) 提到最多的支持福音書觀點的論點是人們一直認為女人是空墓的第一目擊證人。而嚴格來講,女人不允許出庭作證也有失真實。很明顯,對於在重要事情上使用女性證詞存在極大偏見。2

    雖然現實如此,但是福音書仍然堅持他們的宣言,認為女人是空墓的目擊證人。但是如果女人確實不是第一個發現這個事實的人,那麼為什麼這些作者突出顯示女性證詞呢?在多數聽眾的眼中這樣做會極大削弱案件。在巴勒斯坦一世紀既定的形勢下,我們只能總結出福音書作者很明顯相信是女人發現了空墓。比起避免批評,他們對報導事實更感興趣。此論點已被普遍公認,幾乎沒有學者對此發出質疑,這證明了其強而有力的說服性。

    (3) 而福音書中的空墓說法比保羅的著作時間晚,很多人目睹了空墓,這一點非常重要。換句話說,無論人們對福音書起源持哪個主要觀點,空墓的來源都不只一個。實際上,學者認為福音書中應該有三個或四個不受約束的傳統,這就會大大增強報告歷史悠久的可能性。連同耶路撒冷的位置和女人的證詞一起,我認為這是支持空墓說法的最好論據。

    (4) 雖然保羅沒有明確提到空墓,但最近學者似乎對此表示同意,認為這個使徒在哥林多前書 15:3-4 中傳報給他人的早期傳統暗示了空墓。福音書內容列表記錄了耶穌的死亡、埋葬、死而復生及現身。這一順序有力地暗示了耶穌已死的軀體與被埋葬的和後來死而復生的是同一個人,雖然有可能發生了轉化。因此,地裏放了什麼,就會出現什麼。簡而言之,埋了什麼就會挖出什麼。這樣的過程就會導致埋葬了一個空墓。

    保羅沒有特別提及空墓使它沒有像應該的那樣有說服力。儘管如此,還是要清楚地說明耶穌已死的軀體已埋葬了、復活了、現身了,這會是個很奇怪的過程,除非在此過程中墓地被騰空了。

    (5) 很多學者也勉強承認使徒行傳第 13 章可能包含另一個早期傳統,即包含在晚期著作中的早期說教。這個報道在使徒行傳 13:29-31、36-37 中可以找到,這歸因於保羅,清楚地講授了耶穌的軀體已經放到了墓中。然後他復活並出現在信徒面前,沒有經歷軀體腐爛。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們這裏有一篇文章,保羅在其中強烈承認了空墓的存在,因為耶穌出現了而且軀體並沒有任何腐爛。

    (6) 據馬太福音 28:11-15 記載,猶太領袖 Justin Martyr3和 Tertullian4大約用了兩個多世紀時間試圖解釋空墓的原因是耶穌的信徒偷走了他的軀體。意思是說猶太階級承認了耶穌軀體已不在那兒的這個事實。

    然而,即便是無神論者也覺得猶太領袖提供的解釋站不住腳。例如,如果信徒偷走了耶穌的軀體,那麼我們怎麼解釋他們難以置信的轉變,如失去家庭、工作、健康、甚至和平、被趕到羅馬帝國周圍,就只是這樣他們可以講道他們知道的是假的嗎?再進一步說,我們怎麼解釋他們明知耶穌復活是假的還要自願送死呢?另外,這個解釋怎麼能夠讓我們說明原來反駁耶穌訊息的兄弟詹姆士結果改變了宗教信仰呢?對於保羅的宗教信仰從猶太教變成基督教,我們也缺乏一些有說服力的理由。因此,為了提供一個明顯不足以令人信服的理由,猶太領袖甚至承認了空墓!

    (7) 應該說一下 N.T. Wright5和其他人的學術論文。在古代--不管是異教徒、猶太人還是基督徒--直到公元二世紀的著作都一致認為復活的定義很明顯就是一個肉體概念。實際上,對此古代觀點幾乎沒有異議,即如果耶穌死而復生確實發生了,那也只是發生在肉體上。因此基督教《舊約全書》和福音書中的意思是相同的,還有保羅的著作以及《聖經新約》關於耶穌的講道。這會指出以肉體方式來設想耶穌的復活,使空墓成為必然。6

    結論

    這是多數當代學者承認空墓事實的一些原因。當然還可以提供其他論據。這就是為什麼歷史學家 Michael Grant 這樣總結的原因「歷史學家……不能公正地否認空墓」,因為如果我們用其他歷史標準,那麼「證據有力證明墓地確實是空的這個結論」7

    根據我們在此提出的論據,此結論似乎很難避免。在各種數據中應用歷史規則,結果表明,耶穌死後不久,人們確實發現墓地是空的。

    尾註

    1關於耶穌從未葬在墓地的暗示,請參見Gary R. Habermas, The Historical Jesus: Ancient Evidence for the Life of Christ (Joplin, MO: College Press, 1996年), 127-129頁.

    2Carolyn Osiek的「The Women at the Tomb: What are they Doing There?」對這些問題作以精彩討論。Ex Auditu, 第9卷 (1993年), 97-107頁.

    3Dialogue with Trypho 108.

    4On Spectacles 30.

    5The Resurrection of the Son of God (明尼阿波利斯: Fortress Press, 2003年).

    6Wright, pp. 32-479, 特別是pp. xix, 31, 71, 82-83, 201-206, 273, 314, 710.

    7Michael Grant, Jesus: An Historian's Review of the Gospels (紐約: Macmillan Publishing Co., 1992年), 176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