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耶穌的復活

    Gary R. Habermas

    當《聖經新約》定義並識別福音書數據時,至少有三項總會提到:神性、死亡和耶穌的復活。1耶穌復活的關鍵是他死後的表情。評論學者一致認為,如果耶穌的信徒沒有徹底信服他已經透過面對死亡而戰勝了死亡,那麼早期教會崇拜、著作和證據的整個計劃就從來不會產生。

    整篇論文,我不會去假定《聖經新約》著作的靈感或者可靠性,雖然我認為這些學說站得住腳。我幾乎不會提到這些已經透過充分論證、甚至給大多數非福音學者留下深刻印象的資料數據。給人深刻印象的資料數據確定了每個觀點,即使我能做的只有提供這些原因的綱要。

    我們必須開始就弄清楚,當代學者不僅不介意從《聖經新約》著作中提取觀點,而且他們也經常這樣做。原因就是已確定的資料數據可應用於任何地方。

    僅僅使用這些已經充分論證和驗證的資料數據,我會列出10個需要考慮的事項支持耶穌復活。每個角度都有一個共同點:它指出一個或許多人徹底相信他們在耶穌死後又再次看到了他。雖然我不能在此辯論其他論題,但是我和別人已經詳細爭論過,這項定罪不能說明什麼。或許令人驚訝的是,無神論者中很少有人贊成這些假設。2因此,最可能的結論是信徒和其他人確實看見了復活的耶穌。

    我的案例有個關鍵要點:這10個論點都指向有親身經歷的信徒和他人。與可行的自然選擇相比,我們會有一個強而有力的暗示,認為耶穌死後確實在很多人面前出現過。有出現在一個人面前的,也有出現在一群人面前的。換句話說,如果有多個證據證明親眼所見,而自然主義無法給出解釋予以反駁,那麼最可能的解釋就是耶穌死而復生。簡單來說,早期信徒的經歷加上自然主義理論的失敗就等於耶穌的復活。

    我們的前四個論點取自保羅的書信。剩下的六個取自其他《聖經新約》資料。

    (1) 由於一些原因,最近學者討論耶穌的復活時都從使徒保羅開始談起。很明顯保羅是早期基督訊息的強大對手(加拉太書1:13-14;腓立比書3:4-7;哥林多前書15:9)。保羅解釋說他放棄了猶太教的高位而改信基督教。很明顯,他改變信仰的原因是因為他看見了復活的耶穌(哥林多前書9:1;15:8;加拉太書1:16)。作為一個既研究猶太教又研究基督教的學者,耶穌出現在保羅面前的確使他有資格作為耶穌復活的有力證人。

    (2) 除了學術研究和目擊證人的證詞,保羅為耶穌復活案件貢獻的遠遠不只這些。現在的研究中有很少結論能像這個一樣被學者廣泛接受與支持。在哥林多前書15:3中,保羅記錄了一個非常古老的傳統,實際上比他的書時間還要早,大概是好幾十年前的。這個傳統太古老了,甚至比保羅改信基督教都早。保羅解釋他是從別人那裏聽說的,之後簡單記錄了早期基督教鼓吹的福音書:耶穌基督因為我們的罪惡而死。後來,他死而復生了,而且有很多目擊證人。

    保羅告訴讀者他正在宣傳他從別人那裏得來的教義(參見《哥林多前書》15:3)。由於學者尊重保羅的證詞,因此他在此有必要做清楚直率的陳述。進一步說,他的聲稱已經得到辯護,因為有很多文章並不是他寫的。例如,這個列表展示了一個排比句,似乎是一個古代問答集,目的是傳承下去。此外,由他的其他書信來判斷識別不屬於保羅的其他幾個特徵、希臘句子結構、遣詞造句和一些單詞。

    大多數強調這一主題的學者都認為保羅在公元35年左右收到的這個資料,就是他改變宗教信仰後的三年,那時他第一次去耶路撒冷旅行。保羅解釋說他是去看彼得和耶穌的兄弟詹姆士(參見《加拉太書》1:18-19)。在之前和之後緊接著的上下文中,保羅討論了福音書的本質(參見《加拉太書》1:11-2:10)。另外,保羅在第18句中的措詞表示他正在詢問兩個使徒以便獲得信息。我們這裏有一個耶穌之後的早期傳統,主要論述福音書的記載,並且清楚包含耶穌復活的場面。

    (3) 保羅為了證實福音消息是否真實,在第一次拜訪的14年後又回到了耶路撒冷(參見《加拉太書》2:1-10)。令人驚訝的是,他的目的是為了徹底肯定自己所鼓吹的都是真的(參見《加拉太書》2:2)!保羅又進行了一次考古研究。除了彼得和詹姆士,另一個主要的使徒約翰也到場了。保羅有可能請教這三位著名的基督徒領袖嗎?至關重要的是,這四個證人在早期教會中是最有影響力的。他們早期就一致證實了耶穌的復活。底下一行是保羅的福音書教義,其中其他三個使徒也同意復活的事實(參見《哥林多前書》15:1-5)。他們對此消息並沒有添油加醋(參見《哥林多前書》2:6、9)。保羅到耶路撒冷的兩次旅行為他提供了他想得到的數據和證據。

    (4) 在哥林多前書15:11中,保羅還添加了另一層的個人證詞。我們已經瞭解其他主要使徒領袖已經同意了保羅的福音消息。現在保羅聲稱他也知道別人所宣講的。他們多年前就證實了他的消息,保羅現在證明了他們也在教授同樣的事實,即耶穌的復活(哥林多前書15:11)。實際上,保羅正好記錄了耶穌出現在兩個人的面前:彼得(參見《哥林多前書》15:5)和詹姆士(《哥林多前書》15:7)。所有使徒和約翰一起鼓吹同一事實--他們是耶穌復活的目擊證人(參見《哥林多前書》15:12、15)。

    學者一律認為保羅是耶穌復活最早的、也是最好的證人。需要考慮的事項有這四人對保羅關於耶穌復活的證詞的價值提供了一些暗示。但是保羅的著述遠遠不只是證據。至少有六個以上的證據一道形成了一個更為嚴謹的體系。

    (5) 除了哥林多前書15:3,學者通常一致認為很多其他的《聖經新約》中也包含比自己所在的書籍年代還要久遠的早期傳統。有很多很好的例子都可以在使徒行傳中找到,而且其中還有早期講道的簡潔摘要。3這些早期論述的核心是死亡和耶穌基督的復活。

    (6) 實質上,沒有人--朋友或敵人、信奉者或批評者--會否認他們看見了復活的耶穌,而這使信徒徹底信仰基督教。他們願意為復活信仰而死。縱觀各個世紀,很多人都願意為政治或宗教原因獻出生命。但是最大的不同在於,雖然很多人已經為罪惡而死,但是耶穌的信徒想知道他們願意去死是真是假。

    (7) 耶穌擔任神職期間,他的兄弟詹姆士是個無神論者,這幾乎是一致公認的事實(參見《約翰福音》7:5)。在馬可福音3:21-35中,他可能是家中認為耶穌是神經病的一員。但是我們怎樣說明詹姆士後來意外地領導了猶太教會呢(加拉太書1:18-2:1-10;使徒行傳15:13-21)?根據哥林多前書15:7中的信條注釋,耶穌以詹姆士形象出現,而復活時是另一個形象。

    (8) 後來不久,埋葬耶穌的墓地就被發現是空的。關於復活的早期使徒講道是從耶路撒冷開始的,在那裏關閉的或佔據的墓地都損失慘重!此外,人們一致認為女人是空墓最早的目擊證人,這是另一個非常需要考慮的事項,因為對女性證詞的普遍偏見指出這個說法還沒有傳出來。雖然空墓不能證明復活就是事實,但是它也沒有加強使徒聲稱的力度,堅持認為看到了耶穌復活。

    (9) 耶穌的復活是早期基督教信仰的核心,這也指出了,由於這個原因,信仰者不斷證明其真實性,而異教徒不斷對此提出挑釁。例如,保羅拜訪詹姆士的信徒至少有兩三次,目的是確保他的福音消息可信。的確,沒有此事,就沒有基督教(參見《哥林多前書》15:14、17)。這是教會的核心佈告(參見《使徒行傳》4:33)。異教徒攻擊此信仰的核心,但是無法駁倒其創建的基石:耶穌的現身。

    (10) 最後,異教徒花了2000年的時間用自然術語解釋耶穌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但是失敗了。猶太教中的猶太領袖有權力、動機和地位來徹底調查復活的事實。他們知道耶穌死了而且葬了。雖然他們在觀念上處於揭露錯誤的立場上,但是他們不反駁證據。甚至今天很多無神論者對發生的事無法解釋。

    對於這10個原因,大多數當代學者都總結說,耶穌的信徒和其他人認為他們在耶穌受刑之後看見了他。這就是早期異教徒所聲稱的,而且從很多角度很多章節都令人驚訝地確定了這一教義。我們甚至會說信徒被這些證據本身所壓倒了,這使他們相信已經看到了復活的耶穌。給出這個自然主旨不能解釋這些事,耶穌的復活仍然是對歷史事實最好的解釋。早期信徒的經歷加上自然主義理論的失敗就等於耶穌的復活。

    尾註

    1例如,請參見《羅馬書》1:3-4;10:9;《使徒行傳》2:22-36;3:12-23。

    2請參見Gary R. Habermas 和 Michael R. Licona, The Case for the Resurrection of Jesus(Grand Rapids:Kregel, 2004年),尤其是79頁到150頁;Gary R. Habermas, The Risen Jesus and Future Hope (Lanham, MD: Rowman & Littlefield, 2003年), 特別是第一章。

    3一般列舉的例子包括1:21-22; 2:22-36; 3:13-16; 4:8-10; 5:29-32; 10:39-43; 13:28-31; 17:1-3; 17:3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