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人類之子

    Darrell Bock

    根據福音書,這個頭銜稱謂是耶穌最喜歡的,而且也是《聖經新約》研究中討論最多的有關耶穌神職的話題。它在基督教《舊約全書》中的應用相當有限,因為這個慣用語的意思就是「人」,人類之子這個措辭類似于亞當之子,意思是亞當的兒子。因此人類之子意為人類的兒子。它經常用於稱呼Ezekiel(以2:1)。此預言家用了94次這個慣用語用。其它原文也舉例說明了這一含義。上帝不是人(民23:19),他也會撒謊。受苦的僕人受盡折磨以至於看起來都不像人了(以52:14)。詩篇第8章中也以此方式使用了這個慣用語。然而,最著名來自亞拉姆語,而不是希伯來語。此處「人類之子」來到遠古時代,接受權力(但7:13)。「人類之子」這個符號在此處並不是頭銜稱謂。它與《但以理書》第7章中各種異教民族先前描述的各種動物形式形成對比。上帝與人類的代表被做成上帝的形象並接受王國權力。

    現在另一個背景知識是此種表達在亞拉姆語中是一句習語。它可以表示「某人」或「某個人類」。對於它是否可以作為一種間接方式來指代某人自己尚且存在爭議。一世紀時並沒有清楚地證明這種用法。

    在猶太教中此種表達用作超然的拯救形象,正如經常出現在《以諾一書》中一樣。然而,此應用不能注明耶穌基督時代之前的確切日期。雖然如此,但是這種用法表明即使一些猶太人也在丹尼爾的形象成為一個頭銜稱謂的過程中起到了促進作用。

    此慣用語在聖經《聖經新約》中出現了82次。耶穌在福音書中也總是這樣講。「好像人子」 出現在啟1:13 和 14:14中。《使徒行傳》7:56中,斯蒂芬看見站立的人類之子。其它都是耶穌用的。

    學者已經以多種方式對此表達進行了分類。

    一種方式是討論使用此頭銜稱謂是否同時伴隨使用《但以理書》第7章,還是間接使用或者根本沒有使用,因為這是唯一與此頭銜稱謂相關的《舊約全書》語段,特別是在《聖經新約》中。使用此頭銜稱謂基本上都沒有表現出與《但以理書》第7章有明確的聯繫。實際上,兩個地方確實出現了明確使用的情況:(1)耶穌討論人類之子輪回的來世論述和(2)猶太領袖考查耶穌時稱,人類之子坐在上帝右邊,承載雲彩而來,將《但以理書》第7章和《詩篇》110:1二者結合起來。也就是說,在福音書中耶穌使用這個頭銜稱謂,但是並沒有提及與此相關的事作以解釋。這兩種明確用法都出現在耶穌神職後期。

    另一種討論的方式是看人類之子在此說法中正在做什麼。分為三類:(1)目前的神職用語。(2)受苦的人類之子用語。(3)未來輪回或啟示錄用語。對於每個相關福音書來說,此種用法可以細分為:《馬太福音》:共30次,其中7次神職用語,10次受苦用語,13次啟示錄用語;《馬可福音》:共14次,2次神職用語,9次受苦用語,3次啟示錄用語;《路加福音》:共25次,7次神職用語,8次受苦用語,10次啟示錄用語。《約翰福音》中的此種用法沒有分成這些類別,但共用了12次。這與《但以理書》第7章的聯繫表現在啟示錄用語中。

    使用此頭銜稱謂都是什麼意思呢?似乎是耶穌選擇了一個表面看起來意思不明確的表達或習語,並用它將其神職描述為一個人類代表。然而,當他走到神職盡頭時,他弄清楚了,正如早期所暗示的,此慣用語是指耶穌回來判決時是擁有拯救權力的特殊代表,正如《但以理書》第7章所暗示的。

    此種用法的一個例子是癱瘓病人康復的故事(馬太9:6;馬可2:10;路加5:24)。在此耶穌說到人類之子寬恕罪惡的權力,就像他用治癒癱瘓病人來指明自己的個人權力,猶太人認為這種權力只屬於上帝。耶穌說他治癒是為了讓他們所有人都知道人類之子有權寬恕罪惡。換句話說,耶穌使用人們可以看到的(治癒)來舉例說明這種權力。關於寬恕罪惡,上帝已經賦予某些特定人類一種別人無法清楚看見的東西。這一切以及耶穌對此表達的其中一種用法的一個有趣特點就是,在希臘語中,一直都寫為「此」人類之子,明確使用一個定冠詞,表現為特指。

    這種選擇的意義在於人類之子是《但以理書》第7章中人類與神特徵的獨特結合。在這段中「人類之子」指的是一個人,但是承載雲彩指的是《舊約全書》中據說只有上帝和神仙才能做到的事(出14:20;34:5;民10:34;詩104:3;以19:1)。因此,此表達將人性與神靈活動結合在一起,其中瞥見了賦予此人權力可使其興奮片刻。這樣的結合使其對耶穌來說成為一個至關重要的表達,正如它獨特地將各種元素結合在一起一樣,反映出了其臣民和神職兩種身份。耶穌在多種涵蓋其神職範圍的上下文中使用此表達,使他可以發展為人形。特別是信徒,他們也許已經聽說耶穌反復使用此種表達,也許已經開始欣賞其含義。他們似乎透過限定此種表達只能由耶穌一個人使用,以此來保護他獨有的使用權。

    因此,人類之子是耶穌用來指代自己和權力的頭銜稱謂。他自始至終顯示了此稱謂的完全含義。而此稱謂將耶穌視為同時也忙於神靈活動的人類代表。這是在說我是被賦予神聖權力的,同時也是人類代表的人。在這種情況下,是指耶穌的整個神職和工作,包括他因發生的罪惡而在十字架上受苦的情況。

     

    Darrell Bock是達拉斯神學學院聖經新約研究專業的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