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耶穌有沒有預料到自己會死而復生呢?

     Craig A. Evans

    整個二十世紀,《聖經新約》福音書的評論家經常宣稱說,早期教堂已經闡明耶穌早就知道自己會悲慘死去而又復活。形式評論家Rudolf Bultmann說「預料到死亡與復活……長期以來就是公認的教堂二級建築」,正確地概括了學者對其時代的見解。

    Bultmann提到的預言可以在「對觀福音書」中找到(參見《馬可福音》8:31;9:31;10:33-34;以及相應的《馬太福音》和《路加福音》)。必須承認這些預言在耶穌遭遇的事件中已經提過。但是有理由相信實際上耶穌確實預料到了自己會悲慘死去,然後會透過復活獲得擁護。讓我們想一想耶穌預料到自己會悲慘死去的證據。

    預料到悲慘死去

    首先,浸信會教友約翰的命運肯定預示了耶穌自己的命運。他與約翰之間很可能有親密聯繫,因此有理由假設,耶穌繼續自己的懺悔宣言,上帝王國出現,他肯定認識到了自己的危險。的確,在回應Herod Antipas--那個判處約翰死刑的暴君--的威脅時,耶穌反駁道,「你們去告訴那個狐狸說,今天明天我趕鬼治病,第三天我的事就成全了。雖然這樣,今天明天後天我必須前行。因為先知在耶路撒冷之外喪命是不能的。」(《路加福音》13:32-33)。在猶太教地區中,耶穌引起了約翰的注意(參見《馬可福音》11:27-33),耶穌講述了一個關於邪惡的葡萄園主的寓言(參見《馬可福音》12:1-12),暗示了葡萄園主的「兒子」(即耶穌)將遭謀殺。

    或許耶穌事先知道自己會死的最有說服力的證據就是,被抓的前一天晚上,他在花園裏祈禱時對即將發生的事情表現出了一絲恐懼。耶穌低下頭說:「阿爸,父阿,在你凡事都能。求你將這杯撤去。然而不要從我的意思,只要從你的意思。」(《馬可福音》14:36)。

    這個簡短而精悍的祈禱的確可信。很難想像早期的基督教徒為什麼會說耶穌顯得非常害怕,並不願意去死。人們只要與第四本福音書中沉著冷靜的耶穌作一下對比就會明白,他懷著極大的威嚴,與天父一起回顧他們來世的榮耀(參見《約翰福音》17)。無法想像痛苦祈禱的另一面究竟是什麼樣子。的確,耶穌在面對死亡時甚至還保持了超現實主義的平靜與威嚴,他在十字架上宣佈,「成了!」(《約翰福音》19:30)。因此《約翰福音》的傳統證明了教會傾向以一個更有威嚴、更有領導風采的形象來描繪耶穌。對觀福音花園裏的祈禱沒有背離這種傾向。

    《聖經新約》福音書中還記述了,耶穌告訴他的信徒拿起十字架並追隨他(參見《馬可福音》8:34)。耶穌已經預料到自己會悲慘死去。有了這種悲慘命運,他的信徒還會追隨他嗎?有趣的是,耶穌自己在某種意義上都沒有做到他教導信徒要做的事。要拿起十字架時,他卻沒有這樣做;別人拿了他的十字架(參見《馬可福音》15:21)。這種說法和後來實際所發生的事情之間的緊張關係有力證實了這種說法的真實性,因為後期復活節小說讓耶穌說一些完全與死亡事件一致的話。

    正義的苦難中也有利於以色列人民的猶太典型。有人想到神秘的牧師Taxo和他的七個兒子,他們在上帝王國出現和撒旦讓位前發生殉難(參見《摩西的遺囑》9-10)。馬加比家族之死也為拯救以色列掃平了道路(參見2 Macc 7:32-33)。

    耶穌生活和掌管的宗教環境揭露了《聖經新約》福音書的證據,因此耶穌很有可能在某個時候談到自己的慘死並試圖說明其內在意義。

    預料到復活

    耶穌預料到自己會復活嗎?很可能他預料到了。只要談及自己的死,耶穌就可能會說自己透過復活獲得擁護。如果他沒有料到這些反倒奇怪,因為虔誠的猶太人非常相信死後可以複生。一定要考慮以下三個因素:
     
    第一,耶穌和那個時代的很多猶太人一樣,相信死後可以複生(參見但12:1-3;1 《伊諾克一書》22-27;92-105;Jub 23:11-31;馬加比四書7:3;以斯拉四書7:26-42;2 Bar 21:23;30:2-5;約瑟夫斯:《猶太古事記》2.8.11 §154;2.8.14 §165-166;Ant 18.1.3-5 §14、§16、§18)。耶穌在回復撒都該教派時為復活辯護(參見《馬可福音》12:18-27)。他在一次宴會上告訴主人,「你擺設筵席,倒要請那貧窮的,殘廢的,瘸腿的,瞎眼的,你就有福了。因為他們沒有什麼可報答你。到義人復活的時候,你要得著報答。」(《路加福音》14:13-14)。此外,由於耶穌相信來世即將到來並且人們即將感受到上帝的統治,很可能他也相信復活本身不是非常遙遠。Dead Sea Scrolls(《死海古卷》)裏證明了相同的觀點,彌賽亞與復活之間存在聯繫(參見4Q521)。我們應該從這方面解釋耶穌預言自己將獲得擁護。

    第二,正如亞拉姆語所解釋的,根據何6:2,耶穌預料到自己「三天后」或「在第三天」就會復活。這並不是復活節過後閱讀希臘經文的基督教團體的成果,而是用亞拉姆語解釋經文的耶穌。而希伯來人這樣讀,「兩天之後他會讓我們蘇醒;第三天讓我們復活,在他面前活過來」(希臘人的讀法類似),講亞拉姆語的人這樣讀:「撫慰的日子裏他會給我們生命;死而復生的那天他會讓我們復活。」耶穌從後來的亞拉姆語解釋中預示到了這種說明傾向。他在表達信心時,間接提到了這段話,即他「三天后」(或「在第三天」)會復活,也就是說,「死而復生的那天」會使他靠近上帝的王國,而且這一刻一定會到來。《何西阿書》中的這段話實際上在《聖經新約》福音書中無處不在引用或解釋,這在告訴大家不要將其看作基督證據。的確,這裏沒有指出信徒完全明白耶穌的暗示以及古怪的注釋或因他的預言而打消了任何疑慮。儘管他斷言保證,他的活動還是失去了動力。

    第三,對於期望透過悲慘死亡後的復活得到擁護的虔誠猶太烈士有一個強大的傳統慣例。特別是在兩個馬加比家族遭受痛苦折磨及拒絕違反Mosaic法律的七個兄弟被處以死刑的可怕故事中可以看出。其中一個兄弟氣憤地應答安太阿卡斯,「你這可恨的傢伙,你使我們離開了目前的生活,但是宇宙之王會讓我們復活並給予我們永恆的新生命,因為我們是為其法律而死」(第9句)。還有一個兄弟警告暴君,「一個人無奈只有選擇死在人類手中,並懷著上帝會讓他復活的希望。但是你不會復活重生」(第14句)!如果這些年輕人都預料到了復活,那麼耶穌怎麼會預料不到呢? 

    這個證據整體來看支撐此結論,即耶穌確實預料到了自己會復活,也許只是整個復活的一部分,他死後不久就會復活。讓他的信徒感到驚訝的是,他確實復活了,而且是「在第三天」。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 R. Bultmann, The History of the Synoptic Tradition (牛津: Basil Blackwell, 1972年 [德文原版, 1921年]), 152頁.

    我在此調用「困窘的標準」,因為大家認為早期教堂不可能創造一些會讓自己困窘的材料。

    3 參見我的研究「Did Jesus Predict His Death and Resurrection?」出自S. E. Porter、M. A. Hayes和D. Tombs (eds.), Resurrection (JSNTSup 186; RILP 5; 謝菲爾德: Sheffield Academic Press, 1999年) 82-97頁; cf. N. T. Wright, The Resurrection of the Son of God (明尼阿波利斯: Fortress, 2003年) 409-411頁.

    4 參見J. W. van Henten, The Maccabean Martyrs as Saviours of the Jewish People: A Study of 2 and 4 Maccabees (JSJSup 57; 萊頓: Brill, 1997年). 又見J. W. van Henten和F. Avemarie, Martyrdom和Noble Death: Selected Texts from Graeco-Roman, Jewish and Christian Antiquity (英國和紐約: Routledge, 2002年).

    5  J. D. G. Dunn, Jesus Remembered (Christianity in the Making 1; Grand Rapids: Eerdmans, 2003年) 818-824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