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有關耶穌受難記的問題:

    對福音書中耶穌的審判及處死部分的歷史準確性提出的普遍反對意見作出回應

    作者:布朗伯

    丹佛神學院新約研究傑出教授

    聽起來也許很奇怪,人們對拿撒勒的耶穌的一生中最確信的一件事竟然是耶穌的死亡。羅馬歷史學家 Tacitus 在 2 世紀早期的作品中便注意到基督徒根據「泰比裏厄斯統治時期經猶太總督彼拉多判決的耶穌基督」(《編年史(Annals)》15.44)來命名。1 世紀的猶太歷史學家 Josephus 對此表示同意,並寫道「當彼拉多聽說自己受到人們的譴責時,他宣告將耶穌釘死在十字架上,但是早先熱愛耶穌的人們並未丟棄對耶穌的熱愛」((《猶太古卷 (Jewish Antiquities)》18.63-64)。幾百年後,《猶太法典 (Jewish Talmud)》(巴比倫王國)中含糊其辭地介紹了猶太領導人與耶穌之死之間的關係。書中提到在逾越節前夜耶穌被絞死,在處死耶穌前的四十天內一名使者走向前哭訴道,「我們要向耶穌仍石頭,因為他在猶太人身上施了巫術,並慫恿他們放棄宗教信仰(《巴比倫猶太法典 (b. Sanhedrin 43a)》)。

    但是,近些年來,懷疑論者就《新約全書 (New Testament)》中有關基督的被捕、審判以及被釘死在十字架上的內容(所謂的受難故事)提出了許多問題。其中一類問題討論了在對死刑犯進行審判和處死時是否明顯違反猶太人法。這包括在安息日晚上(一般認為在安息日當天)在被告方證人未出庭的情況下開庭審判,同時在權威較低的人員發言之前大祭師首先發言。當然,後兩種情況可能都會發生,而四福音書中恰好未對這一部分內容進行敍述,但是這一說法無法說明審判時間,該審判是一種最為嚴重的明顯違法行為。

    對此,我們至少可以依次給出五種答案。第一,記錄猶太立法中有關審判的最古老文件是出版於公元 200 年的《密什那 (Mishnah)》,其中收錄了教律的早期口頭陳述。雖然眾多《密什那 (Mishnah)》法律在耶穌年代便已經存在,但是人們無法得知有關審判的這些法律在這一時期是否已存在。第二,這些法律在 2 世紀和 3 世紀的猶太人法院 bethdin(貝特·丁)中直接被應用,而這些法院的行事方法與猶太教公會(公元70年前出現在耶路撒冷的「最高法院」)完全不同。第三,在多數情況下,《密什那 (Mishnah)》代表的是猶太教法利賽支派的遺產,這是一部從公元 70 年羅馬毀滅耶路撒冷的變故中唯一倖存的文獻,然而,在耶穌時代,一直宣揚不同法律的撒都該人在猶太教公會中占主導地位。第四,後來連猶太文獻(《托塞夫塔 (Tosefta) 》)有時也允許在節日期間對背有誘惑他人進行邪神崇拜或預言錯誤等罪名的人進行審判(《巴比倫猶太法典 (t. Sanhedrin )》10.11 和 11.7)。第五,竭盡全力剷除其視為重大威脅對象的領導人通常會違反他們平時也會遵守的現行法律。根據上述不同的情況,人們很難信服猶太教公會是否未做出福音書中聲稱的各種行為。1

    第二類問題涉及到《新約全書 (New Testament)》的四福音書之間的明顯矛盾。最突出的矛盾是約翰記述中與眾不同的內容。最大的問題是約翰的年表中出現明顯的矛盾之處。《馬太福音 (Synoptic Gospels)》中詳細記述了耶穌於其生命的最後一晚同他的門徒慶祝逾越節(《馬太福音 (Matt.)》 26:17, 19;《馬可福音 (Mark)》 14:12, 14;《路加福音 (Luke)》22:7-8),但是約翰記述文字的表面意思又促使許多人認為四福音書中將最後的晚餐提前了一天。在書中,約翰陳述了最後的晚餐比逾越節要早(13:1),刻畫了門徒在思考猶大離開餐桌為即將到來的逾越節盛宴購買東西的場景 (13:29),並講述了猶太領導人不願意在參加逾越節盛宴之間便進入異教徒的宮殿,因為這樣會污辱他們自己 (18:28),同時還說明那一天為預備日,應該是為逾越節進行準備(19:14, 31)。此種解釋讓人們不禁要查閱 19:14 中的相關參考資料,按照約翰強調耶穌為上帝羔羊的方式,我們可以推斷出時間為午正(中午),這是因為用於晚上的逾越節盛宴中羔羊的屠宰時間恰好是這一時間。

    但是,透過進一步的調查我們發現這些結論中沒有一種最接近事實。實際上,《約翰福音 (John)》13:1 中敍述了在逾越節之前耶穌就已經知道了自己的死亡日期。然後《聖經詩 (Verses)》 1-2 介紹了仁慈的耶穌在逾越節盛宴之前已經召集了他的門徒。 當約翰在最後部分中詳細介紹耶穌在其最後的晚餐期間對門徒的教導及其行為時,人們很自然地猜想時間已經過渡到逾越節。之後,聖經詩 29 中又提到猶大為持續一周的節日購買物品的內容。設想如果離逾越節還有 24 小時,那麼猶大很容易就能在第二天上午的正常集市時間內購買物品。但是在逾越節的晚上,店鋪和貨攤都開得比較晚,人們認為在這一天施捨救濟品(錢或實物)給窮人可以增加功德。3

    實際上,《約翰福音 (John)》18:28 中將逾越節的第一餐發生在前一天晚上的假設更趨合理。因進入不潔房間而導致儀式的不純潔通常只會持續到當天結束時,而猶太人計算一天的方法為從一次日落至下一次日落。因此,如果猶太領導人擔心無法在當天的天黑後出席逾越節盛宴,則他們的擔心似乎沒有必要;新的一天會使他們變得純潔。但是如果他們為 hagigah逾越節開始後在正午提供的特殊午餐而擔憂,本文的說明就比較合理了。事實上,《密什那 (Mishnah)》全面論述了節日中的日子(MoedKatan)和節日祭品(Hagigah),其中包括在節日的第一天和最後一天提供的祭品(如Hag.1.3)。4

    在《約翰福音 (John)》19:14 和 31 中,「預備日」可能是指為逾越節做準備,但是更可能是為 Sabbath(安息日)做準備。《聖經詩 (Verse)》31 中明確指出第二天為安息日,因此兩篇聖經詩只是在說明這一點時才會使用該術語。即使到今天,希臘語中的 Paraskeuê 仍然是作為猶太人安息日的星期五(星期六前面的一天)這一天的標準名字。就「上帝的羔羊」一說而言,第四位福音書作者的確是唯一一位將該術語應用在耶穌身上的《新約全書》作者,但是大多數此類參考資料都來源於《啟示錄 (Revelation)》。在福音書中,約翰只在第 1 章中使用了該術語。如果約翰想要在 19:14 中引用上述參考資料以強調耶穌是真正的逾越節羔羊,則他必定會縮減引用資料的篇幅,並使其內容模棱兩可。借用這種可能的暗示來解釋《受難故事 (Passion Narrative)》年表餘下部分並非好方法。5

    其他幾種假定的矛盾更容易得到解決。只有約翰提及了逮捕耶穌的羅馬士兵(字面上為「軍隊」)和猶太神殿的衛兵,對於此,評論家認為不可能。但是有關逾越節的易變政治環境、與羅馬統治者的意願「保持同步」的需要以及猶太領導人將耶穌送到羅馬處死的需要讓人們覺得士兵的出現似乎是可信的。從學術來講,亞那是大祭司而不是大祭師,該亞法才是大祭師(對比 18:13),但是由於猶太人法中規定神職採用終身制,因此即使在亞那的女婿任職之前便免除亞那及其幾個兒子的職位,人們仍然會給與亞那傳統的尊敬。有關在彼拉多面前審判耶穌的其他信息僅起到補充說明作用,不會與《馬太福音 (Synoptics)》產生矛盾。事實上,約翰提供的特有補充信息 — 對正式控告 (18:29, 38; 19:4) 和判罪 (19:19-21) 的強調、有關彼拉多作為「凱撒的朋友」(19:12) 的參考信息以及法庭座席的用途 (19:13) — 所有信息都符合常見的羅馬慣例。6

    最後,有關耶穌開始被釘在十字架上的時間也存在令人費解的「矛盾」。到底是六點(《馬可福音 (Mark)》15:25)還是十二點(《約翰福音 (John)》19:14)(即上午 9 點或中午 12 點)呢?也有可能位於兩個時間之間。在日晷儀作為測量時間的最精確裝置的古代,許多人只提及白天(或黑夜)的四等分。六點僅指上午的中間時段,而十二點所指的時間跨度則更廣,該跨度為太陽剛好處於最高點之前和之後的時間段。另外,文藝作品中只是籠統地說明事件的開端;定於上午 10 點召開的會議可能在下午才召開(一些地方仍然出現這種情況)!7 因此必須認識到福音書作者只是使用某個術語來籠統地表示時間,而這種習慣則與他們的時間標準相符合。

    同時我們還可以列舉更多的一些小問題,並提供更多合理的解釋。但是這些問題和解釋必須能夠充分說明某些懷疑論者提出的「耶穌受難記的問題」不會增加他們獲勝的砝碼。公正的調尋查人員應該接受所有合理的解釋。

     

    注釋

    1 布林茲洛(Josef Blinzler) 編著了一本為在審判中存在疑點的多種因素的歷史性進行最詳盡辯解的作品《基督受審 (The Trial of Jesus)》(威斯敏斯特,英格蘭:Newman 出版社;科克,愛爾蘭:Mercier 出版社,1959 年)。

    2 《約翰福音:神學批註 (The Gospel according to John: A Theological Commentary)》,作者:赫爾曼·裏德伯斯 (Herman N. Ridderbos),(大瀑布城:Eerdmans 出版社,1997 年),452、455。

    3D. A. 卡森 (D. A. Carson) ,《約翰福音 (The Gospel according to John) 》,(大瀑布城:Eerdmans 出版社;萊斯特:InterVarsity 出版社,1991 年),475。

    4重點參見 巴裏·D. 史密斯 (Barry D. Smith) 的「最後的晚餐的年表 (The Chronology of the Last Supper)」,《威斯敏斯特神學雜誌 53 (Westminster Theological Journal 53) 》 (1991 年) :29-45.

    5參見《卡倫 I. K 故事 (Cullen I. K. Story) 》的其它部分,「《舊約全書》中有關於《約翰福音書》年表中耶穌的最後一個逾越節的術語意義」(The Bearing of Old Testament Terminology on the Johannine Chronology of the Final Passover of Jesus) ,《新約 (Novum Testamentum) 》31 (1989 年) :316-24。

    6布魯斯 (F. F. Bruce) ,「四福音書中的基督受審 (The Trial of Jesus in the Fourth Gospel,)」,《解析福音書 (Gospel Perspectives) 》,第 1 卷,R. T 弗朗斯 (R. T. France) 和大衛·文翰 (David Wenham) (謝菲爾德:JSOT 出版社;尤金,俄勒岡州:Wipf & Stock 出版社,再版,2003 年) ,7-20。

    7 傑拉爾德·伯徹特 (Gerald L. Borchert) ,《約翰福音 (John)》12-21新美國評論 (New American Commentary)(納什維爾:Broadman & Holman 出版社,2002 年),2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