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薩泰裡阿教:占卜、巫術和祭牲的宗教

    Donald T. Moore

    美國最高法院推翻禁止祭牲這一法令的結果是使它成為合法化。由此,薩泰裡阿教為其血腥的儀式贏得了勝利。

    何為薩泰裡阿教?它是一個結合泛靈論、泛神論、敬拜祖先和羅馬天主教的非洲式加勒比宗教。它是一個融合性的宗教,將其信仰結合在Orishas和天主教聖徒中—Orishas是西南尼日利亞起源的約魯巴人和班圖人的萬神殿的神。i

    薩泰裡阿教包含作為其習俗和儀式之基礎的神話、故事和傳說(或patakí)。雖然有400多個神,但是只有16個受到人們積極的敬拜。那些構成宗教基礎的神有Obatalá、Oshún、Yemaya(或 Yemalla)、Oyá和Changó(或Shango)。四個勇士是Elegguá、Oggún、Ochosi和Osun。信徒圍繞這些基本的戰鬥的Orishas神--或守護者頭領--慶祝入教儀式、占卜和巫術儀式。

    實際上,薩泰裡阿教為其信徒(稱為薩泰裡阿教徒)提供了方法來獲得預知世界的知識和得到力量的主要來源。據說,其實施行為限於白法術而不包括任何黑色巫術。那些遵從薩泰裡阿教的人敬拜Olofi --也被稱為Olodumare 和Olorún--他們萬能的神和至高者。薩泰裡阿教徒相信Orishas在大自然的力量中表明了Olofi的旨意。

    薩泰裡阿教徒的中心目標是敬拜聖徒(Orishas)、守節期、服從命令和舉行儀式典禮。作為對完全順服的報答,信徒們得到允諾,他們將獲得超自然的力量和他們免除邪惡的保護--包括健康、影響、職位、看到和改變未來的能力。

    薩泰裡阿教是怎樣興起的呢?在開拓古巴、巴西、海地和特立尼達島殖民地期間--上千名純種約魯巴人被送到了那裡去作奴隸。這些奴隸,即使他們被迫適應新世界的環境,仍然保留自己的信仰和非洲傳統。然而,由於在古巴的天主教迫害,他們不能公開進行自己的宗教活動。因此奴隸們吸收了在古巴唯一合法的宗教信仰的羅馬天主教會的標誌象徵進入他們的宗教。由於天主教聖徒和Orishas很相似,他們給自己的神取了天主教的名字。因此,慶祝自己的儀式典禮時,這些奴隸就看來是相信天主教。事實上,他們秘密地敬拜約魯巴的Orishas。

    幾個世紀以來,這種適應過程表示尼日利亞ii約魯巴人的宗教活動得到修改,使其與其他非洲部落習俗和宗教信仰相似。1959年共產主義革命之後,人民大規模退出古巴,信奉Orishas的信仰就因而傳到波多黎各、iii巴拿馬、委內瑞拉、墨西哥和多明尼加共和國。同時也引入到了美國不同的城市中心--包括邁阿密、紐約、芝加哥、洛杉磯和新澤西州。

    薩泰裡阿教之神

    薩泰裡阿教徒相信Orishas 是來自創造人類與聖徒的神Olofi的超自然個體。他們有兩個顯著特徵。第一,他們有能力控制多種人類力量、事物和興趣。第二,他們代表自然界中不同的成份和力量。

    以下是一些先前已經討論過的基本的以及勇士之神:

    • Obatalá:與天主教聖徒的憐憫的聖母馬利亞 (Our Lady of Mercy)相關聯—是Orishas及創造物之父。他也是和平與純潔的守護神。
    • Orúnla:也叫IfáOrúnmila --是主教的守護神(以babalawos為名)以及約魯巴人萬神殿的主要巫師。他等同於天主教聖徒阿西斯的法蘭西斯(Francis of Assisi)。
    • Yemaya:大海和母性的守護神--生養了14個最重要的Orishas,其中包括Changó。她被比作Regla的貞潔處女。
    • Oshún:Yemaya的妹妹以及愛、婚姻、黃金和河流的女王--是Changó最喜歡的妾,與仁慈的聖母馬利亞 (Our Lady of Charity) 相關聯,是古巴的守護神。
    • Oyá:死者的女王--是火、風和墓地的統治者。 Yemaya的這個女兒等同於聖徒Theresa 和Candelaria的貞潔處女。波多黎各被認為是Oyá的領域。
    • Changó:有男子氣的Orisha--是火、打鼓、跳舞、閃電和雷電的守護神。作為一個偉大的勇士,他賜人對敵人和一切困難的勝利。作為Yemaya的兒子,他被比作聖徒Barbara。

    組成勇士團的四個神。他們是Elegguá、Oggún、Ochosi和Osun。

    • Elegguá:也被認為是Elegba--是門衛,包括死亡之門。他是Olofi及其他Orishas對人類世界的信使。沒有他的允許,無法完成任何事。作為薩泰裡阿教徒的主要占卜之神,他與聖徒安東尼(St. Anthony) 和布拉格的聖嬰(Holy Infant of Prague)相關聯。
    • Oggún:Yemaya 的一個兒子--等同於聖彼得。他是金屬、科技和任何勞動人民的守護神。
    • Ochosi:也是Yemaya 的一個兒子--被比作聖諾伯特。他是獵人的守護神和Obatalá的翻譯。
    • Osun:或者Osain--是一直陪伴Elegguá的Orisha,與施洗約翰相關聯。出現危險時Osun 對薩泰裡阿教徒提出警示,被視為快樂的化身。

    除了天主教聖徒象徵這些神,聖石(fundamentos)和聖徒的秘密也代表Orishas。這些聖石是一個或多個石頭(otanes)組合在一起為一個人入教禮之用(asiento)。也包括16個瑪瑙貝殼(diloggun)和幾個atributos--小的人像和物體--代表神的力量和特徵。保存在深碗裡的聖石經過多彩的裝飾來代表Orisha,用意是為了使信徒得到恩惠和保護。他們充滿ashé--意思是他們由宇宙能量製成。這些聖石是Orisha最基本的代表並且被當作活物對待。他們甚至被用植物造成的聖液浸濕、洗淨、用油擦、被喂以神最喜歡的動物的血液。人皈依Orisha之後,聖石獲得了居於其中的神的個性和力量(ashé) 。瑪瑙貝殼是用於占卜上。新入教者將它們和其它宗教物品一起保存在家裡,而不是特殊的廟堂裡。大多數典禮儀式都在信徒的家裡舉行。

    珍珠項鏈(eleke)由每個Orisha的獨特色彩製成,而且也是另一個重要的象徵。Orishas的顏色可以散發出力量。當一個薩泰裡阿教徒穿了一件Orisha顏色的衣服時,他會得到保護,因為任何指向他的魔法都被擋開了。因此,人說Orishas可以用顏色保護他們的孩子。

    入教儀式

    薩泰裡阿教裡權力和聲望等級的增長有兩個過程。這些途徑都是儀式化的,有十一個步驟漸進過程指引一個人從非信徒到omókoloba(已經得到Olofi的人)的高層知識和保護iv。不同的典禮儀式可以幫助薩泰裡阿教徒獲得力量和知識。非信徒沒有該宗教允諾的力量,因此,面對邪惡時缺乏足夠的保護。這兩個途徑都需要人接受勇士的入教儀式,雖然其他步驟各有不同。v

    入教儀式通常被稱為asiento--表示契約與義務。Orisha同意保護他的孩子,同時,孩子也答應侍奉Orisha。製造聖徒是用來指稱入教儀式的另一個表達方式。

    入教儀式的過程長而複雜,花費也大vi。它包括幾個階段並且按照Orisha的不同而變化。首先,有必要確定那個神符合正在尋求幫助的人。這通過薩泰裡阿教徒或主教(bablawo)的占卜即可完成。vii入會儀式以接收項鏈開始,以asiento結束。入教儀式的準備工作包括一個特殊沐浴和穿著象徵新生的白色衣服。有時,用於淨化浴的水象徵著分娩時的羊水。典禮儀式期間,新入教者被正式分派一個保護和監管他的Orisha。儀式包括祭牲、預言新入教者的將來以及其遵守戒律一年。在此期間,新入教者必須遵守關於衣著、性關係、食物和日常生活的某些禁令。

    祭牲對新入教儀式來說很有必要,因為血液對出生分娩是必要的。據說在asiento過程中,一個人的新生命出生了,成為Orisha的孩子(omo)。

    對於很多薩泰裡阿教徒,該入教儀式是一系列供奉更多Orishas的儀式的第一步。成為聖徒時,兩條路會為薩泰裡阿教徒打開—對每個男人和女人打開的, 和對Orúnla(對將成為主教的男人打開的)。

    在儀式過程中,打鼓和跳舞可以幫助使大家進入迷糊著魔的神志。這被認為是聖徒降臨的時刻,因為Orisha降落在薩泰裡阿教徒的頭上並且控制這著魔之人的瘋狂動作。這些瘋狂舉動讓旁觀者識出那神靈。

    在其它場合,用作祭祀的動物的血液不是直接傾洒在聖石(otanes)上,就是新入教者將其喝掉--象徵是Orisha飲用的。

    占卜術

    由於轉世投胎的概念,薩泰裡阿教徒相信出生之前選擇自己的命運是有可能的。這暗示生命中有業已決定的方面--如一個人的性格特徵、工作、經濟地位、智能、財富和長壽。雖然不可能改變一個人的命運,但是違背Orisha的禁令、不服從神以及魔法詛咒都會使其更加糟糕。因此,占卜儀式--或Olofi的勸告--都非常重要。通過它們,一個人可以得到有價值的建議,關於怎樣使自己的命運少些嚴酷,怎樣減少會影響自己生命的問題以及怎樣增加對自己有用的好處。占卜可以幫助改善薩泰裡阿教徒的生活。薩泰裡阿教徒學會通過發現問題的起因和遵從得到的指示來消除負面的影響。信徒們不僅發現自己生命中的困難情形的屬靈原因,而且得到指示如何去克服它們。此外,神話中Orishas的經歷提供了行為實例,可供信徒們效仿。

    通常主持占卜儀式的人是babalawo(主教)和薩泰裡阿教徒。正常情況下,他們的占卜器材分別是opele和diloggun(就是瑪瑙貝殼)。依靠占卜的儀式包括接收項鏈﹔入教儀式﹔除邪沐浴﹔祭牲﹔供奉蔬菜、水果和甜品﹔以及在屬靈或天主教彌撒中提供蠟燭。obi 和diloggun會經常被問到關於神的旨意的問題﹔因此,這些儀式的特色是贖罪的、預防的和修復的。椰子(obi)是占卜制度中最基本的工具,但是限於回答簡單的是或否這樣的問題。任何信徒都可以求問椰子--甚至還沒有入教的人。薩泰裡阿教徒在其主要儀式中使用椰子來占卜未來並確定神是否喜歡某種供奉。

    opele是一條串滿八塊椰子的鏈條。babalawo拿住鏈條的中間並將其扔在地上,使opele的半塊彼此平行落在一起。viii每個半塊可以以16種方式掉落。這些位置確定所給的解釋。多次扔出opele來確定一個人福或禍的源頭。當發現了是那個Orisha在保護那人時,就可以問神要求的儀式是什麼。一般來說,任何opele所確定的,有效期都是兩三個月,嚴重的情況除外。

    瑪瑙貝殼(diloggun)也是占卜用具。16個貝殼用作回答問題的神的聲音。通常使用Elegguá貝殼,因為Elegguá解釋了Orishas所給的答案。雖然其他神的貝殼也用於占卜,但是在信徒有生之年很少用到它們。使用貝殼的程序類似opele。然而,祈願的連禱文是用於與神交流。向求問的守護天使請求同意後,為了得到一個重要的和兩個次要的字母而扔出貝殼三次,其它五個貝殼也這樣用,通過是或否的答案,一個人可以發現…是誰使它如此的,那個聖徒保護他以及他應該做些什麼來讓事情一帆風順。ix

    此外,還有其它的占卜用具,如由兩株植物的16粒種子組成的ikines。然而,極少用到它們。

    祭牲

    祭祀是敬拜Orishas的基礎,而且有指定的傳統祭祀方法。

    動物的血液對最重要的儀式至關重要,而且每個Orisha都要求特別的祭品,可以為他提供維持生命所必需的宇宙能量(ashé)。有的Orisha可能喜歡山羊、牛犢、豬、魚、綿羊或烏龜﹔而有的可能想要母雞、小雞、公雞、基尼雞、公鵝、火雞或鴨子。也有不含血的供品,如蜜糖、水果、蔬菜、黑豆和大米。

    以石頭、瑪瑙貝殼和elekes(珍珠項鏈)成形的Orishas不吃祭牲的肉。相反,血液中含有的能量被傾洒在聖石上和新入教者的頭上。神聖約魯巴人的聖潔詞解放這能量而血液加強Orishas的能量。這可以使他們保持強有力、效率高和對敬拜者滿意。

    沒有祭祀,薩泰裡阿教中就沒有拯救、繁榮或安全。沒有獻祭的血液,神就不能發揮作用,因為血液可以增加他們的能量。那些參加祭祀的薩泰裡阿教徒,通過與Orishas親密相交而得到了恩惠並且通過祭奉的能量而變得強壯。

    祭牲的其它原因包括得到Orisha的饒恕、避開造物主的震怒和象徵新入教者的新生。通過祭祀也可以得到Orisha的幫助,使自己可以擺脫魔法的不祥之咒,清洗和淨化,或者避免死亡。x

    薩泰裡阿教徒說神與人類之間的每個盟約都由動物的血証明是真的,用以証明祭牲是正當的。需要祭物作為人類願意履行盟約的証據。血代表創造萬物的能量。向神供奉血等於給他可用於創造的純粹能量的禮物。為了補充能量,人也向Orishas供奉蠟燭和食物。然而,在這三種供品中,血是最重要、最不可缺少的,因為其能量來自活的生命。

    獻祭的動物的血屬於Orishas,因此,也屬於造物主Olofi神。這是由於他有神的權力。動物在儀式中很莊重嚴肅地被宰殺。只有遵從過適當入教儀式的受過訓練的薩泰裡阿教徒才被准許執行這一任務。xi

    薩泰裡阿教徒稱說《聖經》中有很多以色列人向他們的神獻祭的例子。亞伯拉罕甚至願意把自己唯一的兒子供奉出來以取悅萬能的神。在利未記中,耶和華指示摩西怎樣準備和獻燔祭(參見利未記1:5)。會幕完工時,代表以色列支派的十二個領袖帶來二十隻動物用以獻祭(參見民數記7:11-17)。約瑟和馬利亞遵守利未記第十二章在耶穌出生的第八天往聖殿帶來兩隻鴿子用以獻祭(參見路加福音2:22-24)。在最後的晚餐時甚至耶穌也強調血祭的重要性,他以葡萄酒代表新約的血。

    薩泰裡阿教徒也指出猶太教夫子已經得到依照摩西律法進行祭牲的允許。哈西德派的的猶太人在Yom Kippur(或贖罪日)的前夕為了補究耶路撒冷的聖殿之不存在而守的Kaparot淨化儀式以殺死上百隻鳥而結束。

    薩泰裡阿教徒及其家人吃掉多數他們獻祭的動物。他們相信對Orishas獻祭的肉裡的強大醫療力量可以使吃掉它的人保持健康。然而,當在淨化儀式中祭祀動物時,他們相信肉會吸收接受淨化的人的問題、危險和消極的震蕩。所以,他們從不吃這種肉,而會依照Orisha的指示除掉這些肉。他們以轉世投胎為基礎的論點,堅持認為出於屬靈原因而祭牲可以極大地加強屬靈的進化。

    最後,由於自然中的萬物都充滿力量和能量,當將其給Orishas時,敬拜者會收回一千倍的祝福。xii

    祖宗靈魂

    尊敬祖先是該宗教的重要的一面。其根源建立在一個信念上,即Orishas生存過,後來死了,現在作為超自然的力量存在。死者是xiii基礎性的,因為他們打開了通往Orishas的門。尊敬死者,補足他們欠缺的、召喚他們、向他們祈禱和給他們食物都是必要的。為了這個原因,薩泰裡阿教徒獻祭並用絲帶和鈴鐺裝飾柴棍。死者依靠活著的人使他們保持強壯和精力充沛。xiv

    每個儀式都以對死者表示尊重開始,通常也包括代數遙遠的祖先。薩泰裡阿教徒相信死者可以通過保護或煩擾人們而介入他們的生活中。因此,為了贏得他們的幫助就有必要讚揚和安撫他們。當死者受到照顧和關注時,他們是具有保護性的、善良的。薩泰裡阿教徒相信他們一定要提防悲傷哀悼的靈魂和有惡意的黑暗精靈,因為他們比活著的人力量強大。因此,祈求祖先以及通過為死者祈禱來尊敬他們是非常重要。

    至少在一次儀式中,一隻四腳動物,通常是一隻豬,會用來獻祭給死者。在祭祀過程中,敬拜者用約魯巴人語向死者唱歌和祈禱,從最重要的已故薩泰裡阿教徒開始。從豬身上切下豬頭,放到白色的盤子裡。然後把豬頭和豬血放在死者可以食用的祭壇下面。

    有時最好為已故祖先不住地念祈禱詞。這包括向他們點燃蠟燭,在某種情況下包括敬奉多杯水和咖啡作為愛和尊重他們的標誌。

    理性和現實的解釋

    我們的社會對超自然力量有三種普遍的解釋:理性的解釋、現實主義的解釋和《聖經》中的現實主義。理性的解釋有時以科學方法為基礎,堅持認為所有這種現象都是人類腦海的產物。外部超自然力量都不存在,而且人們的經歷都不被認為是可靠的証據。因此,薩泰裡阿教徒們確實沒有屬靈遭遇。相反地他們對超自然活動的感知都是自己想象出來的。

    科學方法以現實可以衡量,也可以通過五種感官來証實的假設為基礎。意思是對來世和超自然事件的信念不能確實,因為他們不能定量。這種信念和行為都經常被分類為迷信或自我想像,因為他們在信徒的信心之外沒有客觀現實。雖然科學方法與某種現象的研究緊密相關,但是對於存在性問題,如人類的道德和屬靈價值的分析過於有限。

    第二個解釋是現實主義的解釋,它確認了人類思想和意識無法感知的現實的存在。屬靈現實主義承認超自然世界和不朽生命的存在。人們有時有不是來自物質世界的經歷,而這似乎很神奇的,也許就是超自然行徑。實際上,很多薩泰裡阿教徒相信奇蹟是只存在於屬靈平面的Orishas 帶來的。

    Carl Gustav Jung是瑞士精神病醫生,也是分析心理學之父。他確認人們可以經歷五官以外的現實。他發起了一個關於人類集體無意識的假說,這是所有人生來就有的知識。這種無意識由原型組成--或組織原則—它們塑造人們經歷世界的方式。根據這一假設,每個Orisha都可以解釋為一個原型,幫助發展人類個性的單個方面。那麼每個Orisha就會以不同方式幫助薩泰裡阿教徒成長與進步,每個人就會很自然地被吸引與自己的興趣、力量和才藝最相像的Orisha接近。González-Wippler論道,Orishas的人身化幫助協調人類精神中的無意識的不同成份。

    當Orisha佔有一個人時,他的精神能量會暫時控制這個人。這樣,這個人會展現出自己非凡的力量和對未來特殊的知識,這些在Orisha的自然屬性中可以找到。xv在Jung看來,每個神和天使的力量都在人類無意識狀態中變成接觸點,而且通過祈禱、想象、咒語和典禮都可以接觸到。他們是經過進化過程發展出來的人類中最集中的能量。

    Jung認為強大的消極力量或影子是一切受抑制的事物的集合--憤怒、挫折、怨恨、厭惡和消極傾向。據他所說,人們應該把影子結合到其他個性原型中--他認為這種技術是個人化的進程。然後,Orishas幫助薩泰裡阿教徒合拼影子並達到個人化。xvi

    第三個解釋是《聖經》中的現實主義,它確認兩個世界的存在:屬靈的和物質的。它肯定神的物質創造和屬靈國度的存在及其重要性。

    《聖經》中的現實主義講授說屬靈世界分為兩個國度。第一個是神統治、天使信差居住的領域。另一個是撒旦及其惡魔控制的邪惡領域。這兩個國度都可以穿透人類的層面。對於基督徒,薩泰裡阿教徒的Orishas和已故祖先做出了真正的顯示,因為它們來自黑暗的撒旦國度。實際上,象徵神的偶象和聖徒是邪惡的靈魂和惡魔(參見哥林多前書8:4-6﹔10:19-20)。

    把世界上所有現象都歸因於屬靈領域是不妥當的,因為人類的思想尚未完全被理解。有些現象可以歸因於巧合,而且與超自然世界沒有直接關係。為什麼薩泰裡阿教徒在二十一世紀如此受歡迎?也許最重要的原因就是薩泰裡阿教徒相信他獲得了有關自己的知識和自然的力量。在某種意義上,他感到自己的靈魂與自然界結合在了一起。其他人尋找在世俗化、理性主義社會中找不到的古代神秘事物和特殊力量。

    一個基督教評估

    從《聖經》角度來看,可以指出關於薩泰裡阿教徒很多的消極方面。最重要的就是薩泰裡阿教徒忽視耶穌基督及其教義和拯救。雖然薩泰裡教徒堅持認為非洲文明的古老與偉大為薩泰裡阿教帶來可信度,但是真理的標準既不是年代也不是文化成就。通過與神的關係和他的旨意即可知道屬靈真理。由於這原因,神對每個人最確定的啟示是通過神唯一的兒子耶穌基督傳達的(參見約翰福音1:18﹔希伯來書1:1-14)。因此,基督教以基督為中心。

    第二,薩泰裡阿教的基礎是敬拜靈魂,而在基督教裡,只有神值得敬拜,雖然確實有惡魔存在(參見以弗所書2:1-2﹔6:12)。根據耶穌和使徒的經歷,這些靈魂是邪惡的,而且可以佔有人(參見馬太福音12:43-45),甚至用人的聲帶講話(馬可福音5:1-13)以及預言未來(使徒行傳第16章)。這些神靈宣揚宗教行為--如占卜和巫術—那是黑暗國度的顯示。雖然Orishas的形象、神話和名字隱藏了其背後的邪惡者--撒旦的欺騙無疑存在。那些假裝是仁愛光明者的黑暗的邪靈實際上正在引領人們走向滅亡(參見提摩太前書4:1)。

    所規定向邪靈的念咒導致了惡魔佔有薩泰裡教徒。雖然他們也許被稱作Orishas和祖先的靈魂,但是他們屬於謊言的國度。神創造人讓他們有能力選擇通過靈與理性來敬拜他(參見羅馬書12:1-2)。當一個人著魔時,他自願放棄選擇的能力並允許邪惡的靈魂為自己做決定。

    第三,基督比所有的靈魂和Orishas都強大。福音同意基督有權掌管每種靈魂--甚至當他們有上千個聯合在一個人裡面時(參見馬可福音5:1-20)。耶穌以在十字架上的死和復活戰勝了黑暗國度(參見歌羅西書2:13-15)。保羅稱惡魔(參見以弗所書1:21﹔3:10﹔歌羅西書1:16)為受基督統治的執政的和掌權的。雖然十字架象徵著基督死在十字架上--但是那個空的十字架真正象徵他戰勝了死亡。

    另一個爭議點是薩泰裡阿教徒聲稱自己是一神教信徒--只信任一個造物神Olof。然而,他們的儀式活動表現出他們是多神教徒。他們的傳說描述了一個造物主非常遙遠和超越以致於他對任何人類都毫無直接興趣。創造Orishas的目的是作為人類與Olofi之間的調停者。薩泰裡阿教對於造物神的概念在某些方面與《聖經》中的啟示類似,但是不足以接受。一些明顯的差異是Olofi贊成占卜、在某些自然界成份授權給Orishas以及有一個名叫Oddua的兄弟。這些對原本的啟示的扭曲都是由於人類的墮落和扭曲了造物主神異象的罪惡的影響。

    薩泰裡阿教的另一個負面觀點是神有與人類同樣的弱點。他們有物質慾望、色情關係、產生衝突以及嫉妒。他們暴戾、好鬥、有偏見、酗酒、通奸以及近親亂倫。幾乎所有Orishas都是女巫,進行占卜和施魔法。他們滿有弱點、容易激動、復仇心重。將Orishas的這些品質與神的神聖和耶穌基督生命所作出的榜樣相對比,很容易看出他們之間幾乎沒有共同點(參見彼得前書2:18-25)。

    薩泰裡阿教實質上是異教。它依靠占卜興旺﹔招魂術(與死者交換意見)﹔用其特殊的粉末、洗澡和焚香施性魔法。它利用護身符﹔物神崇拜(Osain)﹔聖水(Omiero),據稱用Orishas集中的力量來淨化,恢復並且治療。xvii根據《聖經》,所有這些行為都完全違反神的旨意(參見出埃及記22:18﹔利未記20:6﹔申命記18:10-12﹔列王紀下23:24﹔使徒行傳19:19﹔約翰一書5:21﹔啟示錄22:15)。

    薩泰裡阿教唯一關注的事情是在解決個人問題。它不為社會之善或共同福利而服務。實際上,薩泰裡阿教裡的道德規範目的是為了使典禮儀式更加有效,而不是為了禮貌謙恭或人們的福利。xviii那是一個典禮儀式使人成為聖徒的。甚至轉世投胎這一信念與《聖經》中的教義也不可兼容。xix相反,基督徒不是通過典禮儀式或對神的操縱而得到聖徒身份(參見帖撒羅尼迦前書4:3﹔希伯來書12:14﹔彼得前書1:16)。神是公平、正直、純潔的﹔因此,他要求那些敬拜他的人也要像他一樣神聖和完美(參見馬太福音5:44-48)。

    對Orishas祭牲的目的與《舊約全書》的那些目的很不相同。《舊約全書》祭祀的目的各不相同。有些是作為給神的喜樂的禮物(參見出埃及記23:15﹔申命記16:16),而其他的是為了在人類與神之間建立聯盟(參見出埃及記24:8-11)。有時為了贖罪供奉(參見利未記16:11),通常是為了教導人們神的神聖和人類的罪惡。它們不停地提醒罪惡的嚴重性以及血對其寬恕如何一直都必要(參見希伯來書9:22)。贖罪懺悔的年祭指出供奉沒法徹底消除罪惡(參見希伯來書10:11-14)。然而,基督死在十字架上這一完美祭品卻永遠消除了要流更多血的需要。

    希伯來書清楚地講授說《舊約全書》祭祀的血永遠也不能為人類的罪惡贖罪(參見希伯來書10:4)。然而,第九、十章見証了基督一次過使所有罪惡得到了寬恕。雖然那些牲畜被迫作為祭物,基督作為祭品是他自己自願的(參見希伯來書10:5- 10)。因此,他在十字架上的犧牲是至高無上的犧牲,因為他遮蓋了人們的所有罪惡(參見希伯來書9:16-28)。因此,今天絕對沒有祭牲的需要。

    最後,一個人死後,他的靈魂會去那裡呢?它會無限期地游蕩嗎?《聖經》講授說所有靈魂都會去一個地方,在那裡等待最後審判。死者永遠不能復生,也不能對活著的人作惡。因此,顯靈與死者沒有任何關係。那麼有欺騙別人以及把自己當作死者的靈魂的個體存著。xx基督徒稱其為邪惡的靈魂、墮落的天使和惡魔。那些聲稱耶穌是救主和主的人永遠和基督在一起(參見哥林多後書5:1- 10)。這是基督徒永遠的希望和保障。


    i在古巴,薩泰裡阿教也被稱為Lucumí、La Regla de Ocha和La Regla de Santo。在巴西,它被稱為Candomble Jege-Nago。其非洲名字為Ocha。從字面上來看,薩泰裡阿教的名字的意思是聖徒的崇拜。由於倚靠口頭傳統並缺乏有文字記載的經文,所以就有幾個美國黑人的傳統存在。

    ii一些考古學研究指出埃及與尼日利亞文化接觸的可能性。他們說在六世紀時,一些來自已遭毀滅的Meroita的移民也許會去尼日利亞的約魯巴人之地。他們會沿尼羅河走過蘇丹去尼日河。Meroe的文明處於埃及南部,受到埃及極大的影響,在約魯巴人的宗教信仰中存留著某種埃及宗教信仰的某些部份(Sánchez,Julio。La Religión de los Orichas [Hato Rey:Julio A. Sánchez Cárdenas,1978年],第8頁。

    iii第一個薩泰裡阿教徒於1945年至1950年間在波多黎各定居。古巴共產主義革命之後(1959年),薩泰裡阿教徒開始離開這個國家,而且直到1965年薩泰裡阿教才在該島上真正開始成長。到1970年,古巴薩泰裡阿教徒Roberto Boluffer Fernández被按立為波多黎各的第一任babalawo (主教),而在1975年,有更多的牧師被按立。现在,波多黎各有40多個主教。聖胡安的約魯巴聖堂(Omo Orisha)是該島的幾個中心之一。波多黎各的新入教者估計在15000到15萬人之間。

    ivJulio Sánchez Cárdenas。La Religión de los Orichas (Hato Rey:Julio Sánchez Cárdenas,1978年),第33頁。

    v參見第34頁的Sánchez's 圖表。

    vi新入教者的教父母需要付入教費用,金额為3500美元或更多。如果他們没錢,就不能入教。有些人貸款來支付這儀式的費用。

    vii主教(babalawo)和薩泰裡阿教徒發揮不同的職能,因為主教沒有權力使人入教或捐贈項鏈。主教只能在守護者Orúnla的按立教禮中擔任主持,當這人成為babalawo或他接待Elegguá和勇士。主教的主要任務是審判,因為他在宗教中作最重要的決定。

    viii Sánchez,48。

    ix同上,62頁。

    x同上, 第36頁。

    xiMigene González-Wippler, The Santería Experience, rev. ed. (聖保羅: Llewellyn Publications, 1992), 第306-307頁。

    xii同上,173-185頁。

    Xiii有些薩泰裡阿教徒遵從palomontepalomayombe的入教儀式。Paleros 遵從來自剛果的非洲傳統,專門處理死者。他們也有關於植物的專門知識。有些paleros使用黑色魔法,其他人用自己的知識來醫治。為了做他的工作,paleros必須去墓地,挖出一個屍體,把屍骨放在一個平底鍋裡,與死者做個協定。Palero就可以為死者獲取一些東西,死者也會幫助palero。

    xiv González-Wippler,第160-172頁。

    xv同上, 第112-114頁。

    xiv同上,130-131頁。

    xvii Cabrera, Lydia, Yemayá y Ochún (馬德里:Colección del Chicherukú en el exilio, 1974年),第290-341頁。

    xviii同上,141-142頁。

    xix "轉世投胎的証據"《合理的教條》 (III:1) (1991年2月至6月)。

    xx "唯心論和基督教" 《合理的教條》 (I:2) (1989年5月至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