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達爾文物種起源的修辭結構

    約翰

    孟斐斯大學

    達爾文的傑作《物種起源》面臨着嚴峻的說服人的挑戰。正如其《筆記》 (1837-1839)所充分顯示的,自其理論的最早階段,達爾文就對說服性問題作了深思熟慮的思考。《物種起源》可以有效地分成五部分:一、序言,解釋達爾文是如何產生其理論並對其結構進行預設的;二、前四章,解釋其理論的元素:選擇、變異、競爭與相應產生的不同適應性;三、第五章,解釋遺傳;四、第六至十三章,構成全書的主體,同時對反對意見作出反駁並對達爾文案例作了確認;五、第十四章,總結其主張。除第五章有所迴旋之外,《物種起源》大致遵從了古典敘述法的五部分模式,即開頭部分作出有益於某種意見的判斷,敘述部分為論點提出必要的背景知識,論證或駁論部分分別支撐自己的論點或反駁對方的論點(這些元素的順序是可變的,可以根據情形的需要相互混雜),而結尾部分則總結論點、呼應起首。

    M.J.S.霍奇先生主張,儘管在達爾文《物種起源》的最初草稿,1842年的《綱要》和1844年的《正論》中這一模式較為明顯,但是,達爾文的傑作還是遵從了由牛頓創立、約翰_赫歇爾在其《初步談話》(1830年)中重申的真正原因邏輯。根據真正原因原理確立“真實原因”,這正是達爾文希望為自然選擇所做的,一個人必須展示以下三點,即:一、原因獨立存在於所研究的現象;二、原因有能力使結果發生;三、原因對結果負責。儘管這些因素並沒有得到淋漓盡致的描繪,人們可以在《物種起源》章節的劃分中看到真正原因模式。第一章“馴養狀況下的變異”建立了與自然分離的家養種畜的選擇性的存在。第二、三章確立了為積極在自然中生存而產生的變異和鬥爭。第四章和第五章中的遺傳材料論證那些是能夠產生被母體修改的子體的原因。這本書的剩餘部分論證接受自然選擇為物種變異、多樣和分歧的真正原因比接受一般認可的並不提供任何適當切實解釋的理論似乎要更合理。

    甚至這篇簡短的綱要簡要地說明達爾文的任務並不僅僅是使他的讀者相信我們所稱的“進化論”。達爾文所稱的“有變更的系譜”業已自古以來就為人所知,受到其祖父伊拉茲馬斯(《動物學》, 1794-96年)、法國科學家拉馬克(《動物學的哲學》, 1809年)的倡導,並通過查爾斯_萊爾在其《地質學原理》(1831-33年)一書第二卷的反駁為廣大民眾所知。維多利亞時代中期大多數識文斷字的人(包括佛羅倫薩__的了解並不是通過這些科學原始資料而是通過1844年蘇格蘭政評作家羅伯特_不僅僅是物種隨着時間的變化而變化,而是自然選擇和雌雄淘汰並其他因素,諸如獲得特性的遺傳,為其如何發生提供了科學解釋。

    考慮到我們原先對科學博覽的期望,《物種起源》,即使在其最具技術性的部分 (比如第四章的中部), 很明顯,在某種意義上,是為流行而非專業使用修辭。對入門者而言,這本書使用通俗的語言,僅僅偶爾抽象,經常使用比喻,幾乎沒什麼難懂的地方。就其標題通過自然選擇或為生存奮鬥幸運物種的保存的物種的起源。詞語“選擇”意味着個人意識是化身,“幸運物種”聽起來很與後現代的種族主義很相近;而“生存奮鬥”聽起來類似戰爭、競爭運動或囊括兩者。我們必須銘記于心的是,達爾文時代只有很少的“職業”科學家,按照當今的標準,達爾文本人只是個業餘愛好者。“科學家”一詞是1840年由達爾文的劍橋導師威廉姆‥赫威爾創造出來的。(《歸納科學的哲學觀》,第一卷,第113

    不能過份強調《物種起源》的背景是自然神學,也即相信宇宙展現的是那種從我們觀念期望秩序的而不是物質的自足中的秩序。《物種起源》首先在其底頁對威廉姆‥赫威爾的引論中援引了這一傳統 (《布里治沃特論文集》,1833年) ,其次引用了弗蘭西斯_《學術的進展》(1605年),敦促讀者對《聖經》和哲學要同樣精通。再次引用了巴特勒的《宗教類比錄》(1736年),在速度和發生規律性的基礎上將自然法則從奇跡中辨別出來。最後的引用是在《物種起源》第三版中在目錄表之後加入了阿薩‥蓋雷小冊子中的評論,其中達爾文以經濟擔保對自然神學和自然選擇進行了調和。通過縱觀全書的這些公之於眾的事例,達爾文竭力強調,由於通過“第二”原因解釋而引起的生物學上的不虔誠並不超過物理學、地質學和化學方面不虔誠。

    但是,達爾文如何成功聲明自然法則可以產生與智能代理相關的“發明物”?聖奧古斯丁本人並不是什麼修辭學家,評論道沒有人認為能相信某一事物之前相信某物。《物種起源》前四章提供了一個極好的例子:一、“家養狀況下的變異”;二、“自然狀況下的變異”;三、“生存鬥爭”;四、“自然選擇”。這幾章連在一起,提供了一個感官階梯,使讀者從熟到生、從無可非議到有所爭議。達爾文這一說服性努力的心理關鍵在於能使讀者在閱讀其主張的真正技術部分之前,在一系列熟悉而又相對無可爭議的前提的基礎之上,定位接受他的觀點的可能性。雖然,達爾文能用許多異國動植物闡述其第一章,實際上他把讀者帶到了英國農場。用詳細的例子混淆了動物種畜和飼養工人技藝的愛國慶典後,達爾文說明家養動植物常被排除出自然界抑或自然界缺乏詳盡的對應物。他強調差異歸結於種畜的技藝,這種技藝是他們代代系統實踐的。他觀察到自己的同胞和其它歐洲人當作高等技藝的東西正由不假思索地喜愛其最好的動物和植物的“蠻人”從遠古時代起就不自覺地實踐者。達爾文竭力解釋無意識的進程是如何產生看似精心設計的後果的。

    第二章主張即使是家養種畜也要仰賴自然發生變異,自然中的變異同樣是無處不在的。達爾文提到,自然中的變異經久不衰,縱使是傑出的分類學家也常常無法就變異在何處終止、物種有何處產生達成一致。引用產業作類比,達爾文強調自從最大的類成為最大的物種以來,一個大類就可以看作是物種的“製造廠”(第56頁)。通過把“物種”重新定義為一個“或多或少的永恆的變化”和把“變化”新定義為一個“初始物種”,達爾文對“物種”和“變化”的意思作了改動。(第 51-54頁)

    第三章“生存鬥爭”提出了達爾文對馬爾薩斯的解釋,是書中極暢銷的部分。達爾文成功地把論文定位在讀者經驗的全部技能,仰賴於讀者做出轉變,從把生物體看作專心留意的產物到不受控制的物質進程的結果。在列舉了一系列自然和家養引人入勝的事例後,達爾文以要求讀者想象何種變異將使植物延伸到其所知範圍之外來結束該章。復述了諸多本章的見解之後,達爾文總結到這一思想試驗的結果應該使我們認識到我們對變異和遺傳所知是何等得甚少。達爾文對無知的坦誠也同樣被理解成其論文的一個總結。就達爾文所舉事例的數量而言,毋庸說其博覽的吸引力,連在這章開始十對生物學新穎性一無所知的讀者到這章最後也會對之知之甚多。

    第四章“自然選擇,” 達爾文稱之為“我的拱門的基石”,闡明瞭不論什麼人能做的自然都會做得更好的座右銘。這一關鍵章節,也是《物種起源》中最為有趣、最為著名的部分,是達爾文最著名的化身“自然選擇在世界上每日每時都在仔細檢查着最微細的變異,把壞的排斥掉,把好的保存下來加以積累”(第 84頁)。在這一描述中,自然選擇可以理解為以下兩種。其一,把達爾文的這一化身理解成單純的比喻,就會看到達爾文正在描述一個部分基於自然發生變異、環境條件的改變、馬爾薩斯人口定律、遺傳和時間不可思議的延伸之上的不受指導的進程。其二,正如一些讀者錯誤推斷的,達爾文的比喻表明,一種力量(神聖的手?)通過比人類更大的指揮引導着這個進程。然而,人們理解到,這一複雜的比喻將讀者所知的家養狀態下種畜的運作和自然自身的運作的東西一起帶了來。在不同篇章中,達爾文努力轉變傳統的科學的聯合成為做有利於他的自然神學。在第五章中,達爾文把特殊創造說刻化為“上帝的勞作僅僅令人發笑、充滿詭詐。”(第167頁)。在最後一章,他斷言“這是壯觀的,考慮到生命及其幾大強力起初被注入某些形式或某種形式”(第490頁) 。在第三版他加道“造物主所賦予靈氣。” 儘管達爾文在這一最後章節業已承認討好經語言敁諂媚,除柴郡貓似的齜牙咧嘴盤旋在偶然的段落之外,設計觀念業已從達爾文的世界中消失了。

    儘管空間不允許作更為詳盡的敘述,但是,達爾文說服性吸引力的主要因素業已在《物種起源》的第四章章節的末尾佔據了一席之地。達爾文用其永無止境的努力將著作包含了他所能想到的一切反對意見,當著作的主體變得困難時,達爾文滿富特色地舉出了種畜的例子使讀者相信他所要求的自然選擇的運作是可信、可能、可行的。考慮到家養種畜的巨大成就,在僅僅幾百年內所取得成就,考慮了自然無所不能的空間及其支配的龐大時間,達爾文反複向讀者強調要考慮為什麼自然本身不可能獲得什麼啊?但是,在《物種起源》末尾之前,如果不是每個讀者,至少少數人發揚了達爾文的遺產:問題不再是修辭.

    簡介

    約翰__項目主任。他是美國修辭科學技術學會前主席和現任第二任副主席,學術分支學科修辭學創始人之一。與斯蒂芬稢_厄一起,編輯/寫作了《達爾文、設計和美國公眾教育》一書,由密歇根州立大學出版社出版。他寫有多篇關於達爾文《物種起源》策略結構的論文和著作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