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達爾文的戰艦:關于這艘船漏洞的現狀報告

    腓利浦 詹森

     

    在第二版的《審判達爾文》(1993)的結束語中,我寫道:

     

    達爾文的進化論及其盲目的鍾表匠論文使我想起了在現實的海洋上的一艘巨大的戰艦。其兩翼沉重的配置着對批判的哲學壁壘,它的甲板上裝滿了准備威脅想要成為攻擊者的有影響力的重要人物。從外表看來,它就像几年前的蘇聯那樣似乎不可戰胜,但是,這艘戰艦已經漏洞了。這所船上的較有見解的船長們開始意識到倘若漏洞不予修補,船上所有的火力也不能救它。當然,會有勇敢的力量來拯救這所戰斗艦,一些似是而非的救助者將邀請船長們在裝有諸如自動催化裝置和自組織系統的計算机模型之類的高科技傳動裝置的電子救生船上避難。海市蜃樓确實令人神往,戰斗也會持續很長一段時間,但是,最后,事實將會取得胜利。

     

    作出如此之預言總是存在危險。十二年后的今天,可能值得回顧過去、查看事情是怎樣進展的。以下有七中趨勢將讓我們看到事情是怎樣進行的。

     

    明顯發生的一件事就是產生于《審判達爾文》一書的出版的智能設計運動已經成為攻擊達爾文主義的一大關鍵槍手。在2004和2005年,很少有哪一天沒有關于智能設計方面的主要新聞報導。正如我所預測,“有影響力的重要人物”已被發揮到极致。科學組織常常錯誤地把智能設計稱為“廉价晚禮服中的宇宙創造論。”他們設計陰謀試圖制造虛假的指控,試圖确保所有對智能設計怀有善意的人都不得在同僚評論的文獻中發表他們的論文,然后利用此類論文的缺乏來證明智能設計不是科學。他們試圖阻止所有對智能設計怀有善意的科學家獲得研究或教學職位,進入當地學校地區決策過程确保達爾文主義不受任何方式的質疑,向美國公民自由協會引入是否可嘗試不偏不倚的方式教授進化論。

     

    很明顯,大學校長們明顯的感覺到來自學生質疑他們的生物老師的威脅,以至于他們提出公開譴責智能設計“不是科學”的強烈聲明。然而,有些時候往往事与愿違,學生們怀疑是否保護進化論不受任何挑戰僅僅是當權派的需要。觀念俱樂部(IDEA clubs)遍布整個大學界,為學生提供論壇來思考進化方面的科學問題。而這一局勢通過家庭教育現象的增長業已獲得改變。接受家庭教育的人在此課題上獲得越來越多的教育,因此,當他們進入大學時業已具備了抵制說教并對教條式論斷作出适當評估的能力。

     

    那么我在1993年所确認的漏洞是什么呢?是否業已得到新型科學論据的修复了呢?這個“漏洞”在我看來,正是達爾文進化机制論無法解釋复雜的生物世界如何產生的這一大難題。每年有好多次,聲稱新的發現將證明達爾文正确無誤的新大字標頭出現在報刊上,而往往正是這些新的發現對早期進化方面的假設提出質疑。有時也有指向智慧設計者新發現的一些報道,但是這一趨向從未得到認可。一個典型的例子是,一家工厂發現被修复的有害基因的變化,受到“模板”的引導,但并未在工厂自身或其母厂出現

     

    在最近一期的《哈佛雜志》上,哈佛大學進化科學的系主任埃德華維爾遜描述了自然選擇是如何行之有效的,但并未使用具体的實例研究,而僅僅是用一個純粹假想的例子來證明。因此,他寫道,鳥類的眼有着不同的顏色,一种顏色是怎樣在种群中成為主流,進而逐漸產生進化的改變。然而,在這個例子中找不到任何信息足以證明達爾文的或其他實質性机制能夠解釋生命何以從化學元素產生抑或滿載信息的复雜軀体規划和器官何以完善。威爾遜提供的僅僅是關于進化的“美麗”和“解釋力量”的一般性陳述。

     

    近來,哈佛開立了一項新型的重大研究項目,尤其是對生命起源的研究。這可能是對批判智能設計運動做出的反應。近來其他的文章指出,生物學研究机构的科學家們正在進行一些具体的研究,以便對由能設計帶來的一些挑戰作出回應。如果當真如此,它對每個人來說都應該是好事情。我們在智能設計運動中是好科學的支持者,如果我們的批評和疑問能夠產生更好的研究,我們就不怕結果。同時,我們當前所關注的是讓進化論科學家保持對當前證据狀況的忠誠,允許年輕一代理解為什么進化論課題會存在論戰。

     

    簡介:腓利浦E.詹森現任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法學院杰斐遜佩塞爾榮譽退休教授。詹森教授是關于達爾文主義哲學意義方面舉世聞名的演說家和著作家。他在有關這一主題方面的著作包括《審判達爾文》、《天平上的推理》、《以開放心態打倒達爾文主義》、《楔子真理》和《探尋權利問題》(皆由校際出版社出版)。他在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教授法律達30年之久,參与進化論辯論是因為發現几本維護達爾文教義的書缺乏說服力。此外,詹森教授還是發現研究所科學与文化中心的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