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美國媒体發覺智能設計論戰---讓這一重大事件銷聲匿跡

    丹尼絲奧利瑞

     

    當美國主流媒体在2004年秋天真的發覺了智能設計論戰,各媒体的反應有助于解釋為什么他們的讀者人數和發售量多年來一直在下降。大多數媒体一般持有一致的、可預見的反對意見,但是少數媒体覺得需要知道更多的論戰的實質。

     

    論戰實況(簡要版)

     

    "論戰的真正內容包括:有些科學家聲稱由于超級計算机的存在,生命形態顯示出科學上可以發覺的智能設計的證据---即便最簡單的細胞也顯出形成的复雜性。這些科學家認為,這一細胞形成的复雜程度不可能產生于由自然法則所驅動的隨机變化的緩慢的達爾文進化過程。它需要注入高端的信息,而高端的信息總是產生于智能机构---因此就出現了“智能設計”這一術語。

     

    如果這些科學家---其中包括邁克‧比希, 比爾‧德姆斯基和喬納森‧威爾斯都是正确的,那么達爾文就是錯的。充滿變形虫的池塘,不會經過漫長、緩慢、隨机驅動且無人設計的過程變成法蘭西科學院。無論你讓池塘自己發酵多久,達爾文所尋求的那种變化都不會無緣無故的發生。

     

    智能設計不能證明進化沒有發生過,但是,它的确說明了進化并不能像達爾文所想象的那樣發生。沒有預先的設計,進化不可能發生。

     

    論戰是激烈的。如果存在設計,相信上帝就更合理。如果不存在設計,無神論就更可信。必須有證据來決定誰是正确的。或者無論如何,這個問題要引起你的思考。

     

    反對非宗教信仰的圖謀?

     

    再想想如此多的有影響力的人士把達爾文學說溶入到自己的世界觀中,以致于主流媒体產生如此巨大、憤怒且恐嚇的反應,就好像官方公認的非宗教信仰受到了攻擊。也許确實受到了攻擊。譬如,

     

    ---《華盛頓月刊》(2004年10月)上有一篇克利斯穆尼的長篇文章:“研究与毀滅”。該文宣稱智能設計是信仰權利的核心例子。那么,烙印在我們身体里每個細胞中的證据就顯得無關緊要了。

     

    ---有線選取了在一篇封面故事"聲討進化論" (2004年10月)中發出的吶喊。這篇文章以很大的篇幅來描述信仰權力共謀的主題,并且強調了很快就成為權威的觀點:持達爾文進化論觀點的生物學家不接受智能設計,因此達爾文進化論一定是錯誤的。

     

    如果你怀疑持達爾文進化論觀點的生物學家是否能夠堅定地捍衛自己的立場,你要警惕了,因為你在思考一個錯誤的思想。

     

    但是有線后來又作了一些在后來的媒体宣傳中再沒有听說過的事情。編輯允許帶寬的技術領袖喬治蓋爾德來支持智能設計。他可以說:

     

    智能設計至少提出了正确的問題。在仍然缺乏嚴密的有關人類意識的理論或者有關宇宙大爆炸的理論的科學世界中,智能設計理論起源于承認在自然界的任何地方,信息是分等級、成体系的,且在具体化之前就已經表現出來。認為精神世界,包括科學本身是由無生命的進化偶然形成的相反觀點激發了20世紀所有的宇宙收縮論者的言行:從馬克思的愚鈍的唯物主義,到環境气候恐慌論者,到持零和觀點且擔心人口過剩的馬爾薩斯論者。在生物課中,我們的學生不是在學習很大程度上越來越精确的21世紀的科學事實,他們正在吸納的是由信念驅動的19世紀唯物主義神話的寬慰人心的理論。

     

    所以第一次---到目前為止也是最后一次---心存謙卑的讀者們開始听到問題的真相:達爾文和他的同時代人認為細胞是非常簡單的,并能夠從原始的粘性物中偶然形成。其他一切都隨之自然發生,從粘性物到動物園到你。但是,如果細胞像超級計算机一樣复雜,那么,達爾文的學說---無神論的創造學說 ---將要被回去重寫。

     

    基督教的非宗教信仰觀點

     

    但是,從國家地理雜志你听不到任何相同的觀點。在它2004年11月刊的封面上問了這樣的問題“達爾文錯了嗎?”。這是個好問題,而且《國家地理雜志》給出響亮的回答是沒錯。該雜志接下去對無神論做出了极其拙劣的辯護,通過漂亮的圖片來分散人們的注意力。

     

    達爾文以及他的追隨者從未表明漫長且緩慢的非設計性的變化會把粘性物變成你。該雜志也沒有得出這樣的結論。公平地說,只有藝術攝影才能起到一些作用。一個真正引起人們注意的時刻是編輯比爾‧艾倫再次對全世界保證達爾文的進化論不會威脅到宗教信仰,信仰是超越科學能夠證明的可能性的。

     

    現在,讓我們停在這里做一些思考。也許世界上真的有超越科學能夠證明的宗教信仰存在,但是基督教不包括在其中。例如,當保羅在哥林多斥責一些怀疑耶穌复活的基督徒時,他指出在耶穌复活后,有500多人同時看到了活着的耶穌。(哥林多前書15:3-8)。那些人有了相當于科學證明的确据來證明耶穌复活,并且---保羅想讓我們明白---如果我們那時也在哥林多的話,我們也會有同樣的證据。因此,國家地理所承諾的不受威脅的宗教信仰不可能是基督教信仰。我們基督徒非常注重證据以至于我們不能讓我們的信仰超越科學可證明或可反駁之外。

    他們都加入

     

    2005年早期,媒体大魚吃小魚的現象加劇,《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波士頓全球報》,《今日美國報》以及較小的報刊公司也加入到其中,紛紛通過uniquack(舊時主流媒体的集体審議語言)指責智能設計。

     

    一位生物學家,厭煩了這些提供物,他建議設立一欄按鍵精靈,通過uniquack向對智能設計一無所知但要搞垮智能設計的主筆作家做出指導:

     

    平滑器

     

    更精密复雜的

     

    充分資助的

     

    偽科學的

     

    令科學家擔憂的

     

    所有的生物學家都接受

     

    相對的宗教等級

     

    沒有科學家怀疑

     

    信息不靈通的美國人

     

    人為的爭論

     

    有關民事自由意志主義者

     

    科學處理自然

     

    通常主流媒体在早期會顯現出一個特性,并且此特性已經慢慢形成一种定義性的特征:媒体從業人員不認為他們在對智能設計作出個人判斷之前需要獲得更多的相關信息。

     

    舉例來說,《今日美國報》讓它的一位投稿委員會的成員,猶太教拉比杰拉爾德扎利澤反對生命設計的證据,這一證据的根据是宗教信仰及科學作為兩個單獨的領域能夠和諧地共處。(但是證据是什麼?)關于智能設計,扎利澤向公眾解釋說:“科學家是智能設計最著名的代言人,比如利哈伊大學的邁克‧比希指出了達爾文從原始形態入手的連續進化鏈理論的主要缺陷。比如,許多連接遠古形態及當代祖先的必然的過渡期化石都不存在。因此,只有設計(或上帝)以及非進化才能創造出复雜多樣的生命体,他說。

     

    唯一的問題在于扎利澤完全誤解了邁克‧比希的論點。比希是一位生物化學家,因創立術語“不可還原的复雜性”而出名,該術語說明了不能由連續且緩慢的方法產生器官,因為只有完整的器官才具有功能性。比希最鍾愛的事例是細菌鞭毛(微小的外側運動神經)。他接受生命形態的普通世系,沒有過關于過渡期化石的描寫。扎利澤對此顯然一無所知,他選擇這個例子來向公眾确保我們可以安然的忽略生命設計的證据對我們理解為什么今天的公眾日益向往傳統主流媒体以外的信息很有幫助。今日美國對他們認識智能設計方法的正确性极其肯定以至于認為事實及證据都是無關緊要的。

     

    為什么所有的主流媒体對此問題都持同樣的觀點呢?

     

    許多媒体在似乎每個人都“知道”是真實的大故事的框架中起作用。理解美國主流媒体所相信的是什麼可以幫助我們明白為什么他們認為即便把智能設計的事實理解錯誤了也無關緊要。簡言之,有一個重大的科學故事支配着主流媒体考慮所有科學問題的方法。

     

    例如,卡爾薩根和理查德 道金斯在過去和現在都清楚地表達了這一觀點。宇宙以及地球上的生命的存在都是出于偶然,人性只有在屬于我們自己的小行星上才有它本身的意義,也許我們的小行星只是在無法想象的銀河星系中數以千計有人居住的行星中的一個。這個觀點不需要辯論,期盼着它可以得到詳細的科學證明。媒体只需要填補這個空白,遮掩裂縫和摒除其它不同的觀點。

     

    但是,多年以來這些觀點中的每一個都与科學證据相抵触。大爆炸學說表明我們的宇宙開始于虛無 [http://liftoff.msfc.nasa.gov/academy/universe/b_bang.html](或者起因者),細膩的宇宙微調暗示着一位設計者,象地球一樣的行星獨一無二的,可敬畏的生命形態复雜性贊成在宇宙背后存在智能。

     

    哲學家安東尼弗盧非常清楚這些發現背后的含義。作為世界上最卓越的無神論哲學家之一,他曾經在20世紀50年与C S 魯易士辯論,在2004年他得出結論,根据智能設計,肯定是有一個上帝存在。

     

    注意到哲學家比記者更早地發現這一重大新聞,你自然就明白主流媒体是如何正在錯過這些新聞。

     

    丹尼絲奧利瑞,多倫多新聞記者,是智能設計論戰綜述《設計還是偶然》(奧格斯堡堡壘出版社,2004年)的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