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虎鉗策略:從進化論者擠出的真理

    作者:威廉戴姆斯基

     

    十年前,飛利浦約翰遜將其對進化論的批評歸結為三個詞語:科學、進化、及創造。根據約翰遜的觀點,進化論者通過對這些詞語適當的模棱兩可的論述,既迷惑了公眾,也迷惑了他們自己,使得他們對這個理論信以為真,即,事實的普通標準徹底荒謬地分裂了。

     

    從二十世紀九十年代初期約翰遜集中批評進化論開始,這場爭論有了相當大的發展。目前,智能設計為傳統的進化理論提供積極的備選方案。因此,我建議在約翰遜的三個詞語中再增加兩個:設計和自然。

     

    進化論者長久以來一直逃避批評性的詳細審查。為了詢問進化論者以公開討論進化論(例如:討論其優點,缺點及中學生物課程的代替方案),我建議讓進化論者分別回答這五個術語的含義:科學、自然、創造、設計及進化。因此,虎鉗策略包括將進化論者置身於特殊的場合中(比如在法律的書面證明中),使得他們別無選擇,只能分別回答這五個關鍵術語。因此,“虎鉗”是個比喻。讓進化論者分別回答問題的目的是,讓那些讀到或聽到進化論者答案的人清楚地意識到---進化論者對進化論的辯護和對智能設計的反對,是建立在基礎科學之上有偏見的、自相矛盾的,受意識形態驅動的,最重要的是它是不合理的。問題如下:

     

    你認為不將智能設計看作科學的一部分是否公平?你是否同意智能設計的擁護者將智能設計的特點視為“科學規範”或“科學理論”是錯誤的?

     

    你把智能設計描述成“偽科學”嗎?

     

    你認為是宗教冒充科學將智能設計變成為科學的說法是否公平?如果智能設計不是科學,那麼它到底是什麼?

     

    你是科學家嗎?

     

    你認為你有資格評定一件事物是或者可能不是科學的一部分嗎?在這一點上,你有什麼資格?[別着急,慢慢來。]

     

    你認為僅僅作為一名科學家就有資格評定一件事物是或者可能不是科學的一部分嗎?

     

    你讀過任何關於歷史和科學哲學的書籍嗎?

     

    [如果是]哪些書籍?[例如:赫伯特巴特費爾德、羅納爾多南博、湯姆斯坤]

     

    你是否同意這樣的觀點:在科學發展史上,最初是“偽科學”的思想最終會完全變成科學,例如,煉金術到化學的轉變?

     

    一些認識在過去並沒有被看作嚴格的科學,而現在其轉變成嚴格的科學,你認為智能設計屬於上述範疇嗎?[如果不屬於,過後回到這一點]

     

    有沒有精確的準則告知你什麼屬於科學?什麼不屬於科學?

     

    [如果沒有準則]那麼你憑什麼將智能設計排除在科學之外?如果那樣的話,你將智能設計排除在科學之外是不是純粹的主觀判斷?如果你沒有標準判斷什麼包含在科學之中,什麼在科學之外,那麼你如何將智能設計視為非科學?

     

    請列舉所有你認為能夠區分科學和非科學的標準。[慢慢來,別着急。] 你確定這是所有的標準嗎?如果你不確定這是所有的標準,你又如何確定你的標準是正確的?

     

    這些標準在任何場合都適用嗎?這些標準能在任何情況下都告訴你什麼是科學,什麼不是科學嗎?這兒沒有例外嗎?

     

    [如果是:]可以告訴我一些例外嗎?[幾個標準過後,] 有更多例外情況嗎?這是一切例外情況嗎?[慢慢來,別着急。]

     

    判斷什麼包含在科學之內,什麼在科學之外,讓我們考慮一下一個非常普通的公認標準,即可測試性。你認為可測試性能夠成為區分科學的標準嗎?換句話說,如果某個主張具有不可測試性,那麼這就是不科學的嗎?你同意這一點嗎?

     

    你能否給出一點原因說明具有不可測試性的智能測試就不是科學?[回到這一點。]

     

    讓我們在可測試性這一點停留一下。你已經認同如果事物不具可測性,那麼它就不完全屬於科學。是這樣嗎?

     

    你聽說過“方法論唯物主義”這個術語嗎?(有時候也叫做方法論自然主義)

     

    你將方法論唯物主義視作科學的調節法則嗎?換句話說,你是否認為科學只能為自然現象提供唯物論解釋。

     

    [由於被詢問的進化論者不喜歡和“唯物主義”相關的含義,如果你覺得回答最後一個問題有難度,試着回答:]

     

    這不是迷惑性的問題。提到唯物論解釋,我僅指那些與物質、能源相關的解釋,以及由物理和化學規律控制的物質和能源之間的相互關係。這樣以來,你認為方法論唯物主義可以被看作是科學的調節原則嗎?[在此,讓進化論者承認方法論唯物主義很重要_這一點通常不是問題所在;實際上,他們通常都會很樂意接受]

     

    你能解釋方法論唯物主義的科學的狀態嗎?例如:你承認可測試性是判斷真實科學的標準。這兒有任何科學實驗來測試方法論唯物主義嗎?你能描述這樣一個實驗嗎?

     

    要接受方法論唯物主義的科學理論依據是什麼?例如,通過熱力學第二定律可以得知,尋找永久運動的機器不可能成功。有沒有任何理論依據證明對方法論唯物主義的責難之外的科學研究是不可能成功的?你認為是什麼原因呢?

     

    堅持方法論唯物主義強有力的原因之一(如果能夠確實證明的話)是所有一切自然現象最終都由唯物主義解釋。這一點有任何證據嗎?

     

    [在此,假設藉助進化論理論的成功來驗證方法論唯物主義,即許多自然現象都成功的由唯物主義解釋,這些解釋包括拇指假設或運行假設的好的規則。這樣以來,我們不禁要問:]

     

    但是,你是否同意我們用唯物主義無法解釋許多自然現象?比如人類的起源。對生物學來說,人類的起源難道不是個極為開放的問題嗎?這個問題唯物主義就沒有給出任何解釋。

     

    [如果他們不同意這是個開放的問題,那麼繼續:]

     

    關於人類的起源,你認為唯物主義已經給出了合理的解釋嗎?如果這樣,請你說明“人類起源理論”和新達爾文生物進化論具有可比性。你能概括一下人類起源這一被廣泛接受的理論嗎?你如何解釋在缺少生物合成機器時(這一機器在所有現代的活細胞中運作)生物大分子的起源。此外,這些理論提供了這些生物大分子是如何最初聚合併組織在活細胞之中的唯物主義解釋了嗎?

     

    那麼,你是否同意這個觀點:方法論唯物主義不具有科學的可驗證性,即不可證實其科學性,因此,方法論唯物主義並不是一個科學的論斷?哦,你認為可以證實其科學性嗎?請確切解釋其科學性是如何證實的。對不起,這裡提及科學上唯物主義解釋的成功並不起任何作用,因為唯物主義解釋的成功並不是在某些具體事物之中,而是全部。有沒有一種方法證明唯物主義解釋能夠為所有一切自然現象提供準確的解釋?有沒有一種可能,即自然現象的最佳唯物主義解釋並非準確?如果不可能,請解釋原因。[請繼續苦心研究這些問題,直到你完全承認方法論辯證主義的不可驗證性,及不可能證實其科學性。]

     

    既然方法論唯物主義並不是一個科學的論斷,那麼它如何成為科學上的準則?為什麼科學家要採用它?[這裡通常的答案是“科學的成功。”]

     

    但是,如果方法論唯物主義作為科學的準則的權威源於其對科學研究的引導,那麼能否說方法論唯物主義僅僅是科學上的工作假設而已?作為一個工作假設,在發現它不再起作用時,科學家能否自由捨棄這一假設?

     

    有時有這樣的論斷:大多數科學家將方法論唯物主義作為工作假設加以採用。但是,是所有的科學家嗎?科學是被多數規則控制的嗎?

     

    [到目前為之,由於進化論者的詢問有希望被承認]如果方法論唯物主義不是一個科學的論斷,智能設計理論家不將其作為科學的工作假設,又怎能是不科學的呢?如果方法論唯物主義不是科學的調節性原則,還有什麼能夠阻止智能設計發展成為羽翼豐滿的科學呢?你先前主張智能設計的不可測試性,這是否正是你認為智能設計不可能發展成羽翼豐滿的科學的原因?

     

    但是,你怎能說智能設計是不可測試的呢?達爾文在《物種的起源》里再三對他的解釋生物數據的理論能力和解釋相同數據的設計假設的能力進行比較。此外,達爾文在《物種的起源》里強調:“只有通過對每一個問題的正反兩面的事實和爭論加以完全論述和平衡,才能說結果是公平的。”然而,當達爾文清楚地主張要同時驗證設計假設和他自己的理論時,你能說智能設計是不可測試的嗎?

     

    我們談論一下創造和神造論。你是否認為智能設計是神造論的一種形式?你怎麼認為?

    智能設計是在盡力調和科學論斷和聖經嗎?如果是這樣,請予以論述。

     

    能否說智能設計不是在將科學論斷與《創世記》中的創造記錄或者其他任何宗教信念匹配起來?如果不是,請予以論述。

     

    能否說智能設計不是早期地球神造論,也叫科學神造論,或者創造科學?[這些問題的重要性在於使進化論者同意智能設計在任何常規意義上都不是神造論。]

     

    有沒有這樣的可能:認可智能設計,但並非基督徒、猶太教徒、或者穆斯林教徒?佛教徒能認可智能設計嗎?印度教教徒能認可智能設計嗎?[所有問題的答案都是肯定的,許多不同信仰的令人尊敬的科學家都認可智能設計。]

     

    有沒有這樣的可能:從哲學角度(與傳統的上帝信念毫不相干)認可智能設計。換句話說,一個不相信上帝的人(更不用說上帝創造萬物了)能認可智能設計嗎?

     

    亞利士多德認為宇宙是永恆不滅的,大自然內部有其固有的目的性(也就是,這個目的性不是從外部強加的),他並不傳統地相信上帝,但今天我們能把他稱為智能設計的擁護者嗎?你知道安東尼弗洛最近接受了智能設計嗎?儘管他反對相信上帝(例如,他明確反對人是永生的)。

     

    你對智能設計的抱怨看來並不是它支持創造的宗教原則,而是它將具體的因果關係作為科學解釋的不完整範疇。這種批判是正確的嗎?你認為有沒有其它更加顯著的批判呢?如果這是正確的,你如何能主張智能設計是神創論呢?神創論給世界萬物的智能創造提供了某些積極的說明。但是對智能設計,你的問題看起來是反對某一範疇的因果關係能夠為大自然的一切提供解釋。

     

    你僅僅是方法論唯物主義者嗎?或者你還是超自然或哲學唯物主義者?換句話說,是否由於科學的原因,你偽稱具體的因果關係導致一切事物產生,但是之後在你生活的其他地方又同意這一假設(比如星期天去教堂)?或者你真的認為具體的因果關係導致一切事物的產生?如果是後者,你堅持超自然唯物主義的理由是什麼?這種情況能否科學的加以證實?怎樣證實?如果你是個方法論唯物主義者,你如何肯定具體的因果關係對於解釋科學是足夠的呢?[這又回到前面的問題。]

     

    大自然的本質是什麼?大自然的運轉僅靠具體的因果關係嗎?如果不是,我們如何認識它?

     

    考慮一下這個謎語(羅伯特派諾科提出)::“如果你把尾巴稱作腿,狗有多少條腿?”難道你不同意答案是四條嗎?把尾巴稱作腿並沒有將其變成一條腿。因此,把自然定義成一個封閉的物質實體系統,其中的一切都是具體的因果關係導致的,難道這種觀點不是偏見嗎?難道你不同意自然就是自然嗎?在實際調查研究自然之前,科學家沒有責任去描述什麼是自然。

     

    讓我們回到科學的可測驗性問題。你同意一個命題如果是科學的,那麼它必須具有可測驗性嗎?很好。

     

    此外,你是否同意可測試性並不是完全需要是一個是或非的問題?換句話說,你是否同意可測試性與證實和不可證實有關,這些在不同程度上體現出來,因此談論一個命題在某種程度上的可測試性就是可以理解的了?例如,測試硬幣真假時,如果一個硬幣落到地面連續反彈20次,另一個硬幣連續反彈10次,後者比前者更能證明硬幣的真實性嗎?[繼續研究這個問題,直至認同測試可以在不同程度上體現出來。這裡還可以介紹科學史上的幾個例子:]

     

    因此,我們同意科學是關於可測試命題及這些命題的可測試性在不同程度上體現出來。現在,我想問你這個問題:這種可測試性是否是對稱的?換句話說,如果命題是可測試的,它的否命題也是可測試的嗎?例如,考慮一下這個命題“外面在下雨。”這個命題的否定就是“外面正在下雨不是個事實。”(典型縮寫為“外面沒在下雨”----邏輯學家的否定命題是這樣形成的:在命題前面加“不是事實”)。假設命題“外面正在下雨。”是可測試性的,那麼它的否定命題也是可測試性的嗎?

     

    作為一個普通規則,如果命題是可測試性的,它的否定命題也是可測試性的嗎?[如果你不能得到肯定的回答,繼續下面的問題:]能否幫我理解這個問題:在什麼情況下一個命題成為可測試性命題,但它的否定命題有不可測試性的?如果說命題是可測試性的,也就是說這個命題可以被置於實證損害的方式----即命題可能是錯誤的,這種錯誤可以通過實證數據加以證明,你難道不同意嗎?可測試性意味着命題能夠經得起檢驗,如果經不起檢驗,那麼它就失去了其可靠性,其否定命題就增加了可靠性,難道你不同意嗎?[繼續研究直到你完全同意。]

     

    因此,結論難道不是:如果一個命題在任何時候都是可測試性的,那麼它的否定命題也是可測試性的。對其中一個的測試,也是對另一個的測試。

     

    因此我問你,下面命題是科學的嗎?可測驗性的嗎?(1)人類和其他靈長類擁有共同的祖先。(2)地球上所有的生物體擁有共同的祖先。(3)地球上的生命都是具體因果關係作用的結果。這些命題的否定命題也是科學而具有可測試性的嗎?如果不是,為什麼?

     

    我們着重看一下第三個命題,即地球上的生命都是具體因果關係作用的結果。這個命題是如何檢驗的?其否定命題是如何檢驗的?如果否定命題是不可測試的,原命題又怎能是可測試性的?這難道不像算術題----僅僅是必要的事實,而非與實證數據相關的事物?

     

    現在我們回到進化論。早在1989年,理查德道金評論說那些反對進化論的人是“無知的、愚蠢的或者精神錯亂的(或者邪惡的,但是我寧願不去想它)”道金是正確的嗎?

    進化論者區別了共同血統(也叫共同祖先)和進化機制。共同血統是個歷史論斷。這個論斷認為所有生物體的血統都可以最終追溯到共同的祖先(有時候縮寫成LUCA)。你同意共同血統的說法嗎?為什麼?請儘量詳盡的論述你持有這種觀點的科學依據。

     

    毫無疑問,你已經聽說過寒武紀爆發。這難道不是個案例嗎:化石證據表明大多數現存的動物群最早出現於五百萬年到一千萬年間寒武紀的岩石中,沒有其他明顯的先驅了。

     

    考慮下章魚、海星、昆蟲和魚。這些動物屬於哪一類?有沒有具體的化石證據證明這些動物屬於共同的祖先?如果這樣的話,請提供細節。[觀察下雪;沒有非常說服力的證據存在。]

     

    你認為寒武紀爆發是對共同血統的挑戰嗎?如果不是,為什麼不是?

     

    再看一下進化機制。進化的機制是什麼?[從進化論者那裡得到儘可能多的答案。自然選擇和基因突變應該排在最前面,接下來是遺傳漂變,然後是轉基因,另外發展因素也應該受到主意。] 這是所有的機制嗎?[別着急,慢慢來,直至進化論者承認這些是他們全部能想得到的。]

     

    因此,你不確定這些是不是所有促進生物進化過程的機制。智能也是機制之一嗎?如果你不確定你得到了所有相關的進化機制,你如何能將智能排除在生物進化因素之外呢?

    好,你承認新達爾文主義的自然選擇和基因突變是生物進化最重要的因素。為什麼?什麼是它在進化理論中的重要位置地根據呢?

     

    你了解所有細胞內部的分子機器嗎?沒有分子機器,就不可能有生命的存在(細菌鞭毛是討論較多分子機器,它是微型的,雙向機動驅動的推進物,能夠使得細菌在潮濕的環境活動。)

     

    你了解杰姆斯沙皮羅(芝加哥大學教授)和福蘭克林哈羅德(科羅拉多州立大學退休教授)嗎?沙皮羅是分子生物學家,哈羅德是細胞生物學家。他們認為進化論沒有為分子機器(如鞭毛)的進化提供詳細的解釋。你同意他們的觀點嗎?有沒有其它進化機制能夠為這樣的分子機器起源提供詳細的,可測驗性的說明?

     

    西奧多多不詹斯基是新進化論的創始人之一。他在晚年認為除了進化論,生物學其他東西都是沒有意義的。你接受這一觀點嗎?

     

    但像細菌鞭毛系統這樣的例子,進化生物學不是也沒有線索說明其產生嗎?[如果進化論者不同意這一點,進一步對他們施加壓力,直至獲得這種複雜分子機器的詳細進化說明。] 因此,多不詹斯基的觀點是錯誤的嗎?

     

    之前,你對承認智能設計是可測試性的有所保留,是嗎?對於進化理論的可測試性你也持有同樣的保留嗎?不?你能解釋一下進化理論是如何檢測的嗎?什麼樣的證據對進化理論不利?

     

    進化論者霍德因在一次評論中說,如果能讓他相信進化論是錯誤的,就必須在前寒武紀的岩石中找到兔子化石。這樣一個發現能讓你相信進化論是錯誤的嗎?哪些方面錯了?這個例子會證明共同血統也是錯誤的嗎?如果在前寒武紀的岩石里能照到這樣一塊化石,為什麼不簡單地解釋成這是進化集中呢?

     

    為了討論起見,假設我們接受共同血統。那樣以來,我們為什麼應該相信自然選擇和基因突變是促使生物進化的主要機制呢?那種論斷是可測試性的嗎?

     

    除了自然選擇和基因突變,你認為生物進化里還有其他機制嗎?如果有,生物學家如何能知道這些機制解釋了所有生物複雜性和多樣性呢?這種認為這些機制解釋了所有生物複雜性和多樣性的論斷是具有可測試性的嗎?你測試過嗎?如何測試?如何能夠測試呢?如果這個命題能被測試及證明其不成立(正如測試命題總要發生的那樣),那麼什麼是能夠相對確認的可選擇的假設呢?難道它不得不成為設計假設嗎?如果不是,為什麼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