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猶太教

    猶太人數:(2006)全世界:1310萬﹔以色列: 530萬﹔美國: 530萬(估計)﹔加拿大:37.3萬1

    北美主要猶太教派: 正統派: 17%﹔保守派: 33%﹔改革派: 22%﹔其他: 28%

    誰是猶太人?

    根據《聖經》(參見創12:1-2﹔17:20-21﹔21:12﹔28:3-4,10-17﹔徒7:8),他們是亞伯拉罕、以撒、雅各以及那些通過改變宗教信仰加入猶太教的人的後裔。因此,不能從種族、政治或宗教的角度來給猶太人下定義。他們構成了一個倫理群體或用聖經上的話來說——以色列之家。儘管《聖經》中譜系沿襲了父系,但是期間的好多個世紀中,譜系卻主要是基於母親的。大多數未得救的猶太人,將那些接受耶穌為彌賽亞的猶太人更進一步排除於他們的定義之外。彌賽亞猶太人(猶太基督徒)當然不會贊同。他們認為對耶穌(希伯來語Yeshua)作為以色列的希望和猶太人的王的信仰,不僅不會消除他們的猶太性,反會加強他們的猶太性。有人附言道,既然猶太會堂並不能賦予他們猶太性,那麼它就不能消除他們的猶太性。

    北美的猶太人並沒有在組織機構、理論抑或政治黨派之中統一。與猶太會堂有隸屬關係的72%之中,經常去猶太會堂的不到10%。雖然,家庭中的宗教禮儀真的要比團體的禮拜更為重要,但很多猶太人也確實是世俗派、新時代宗教的信奉者,甚至還有一些人是佛教徒。大多數猶太人與自由派社會和政治目標認同。但是,日益增長的保守派運動強調家庭價值、資本主義和保守原則。

    類別和教派

    猶太教通常分為三大派別:正統派、保守派和改革派。然而,猶太教正統派又分為兩大類別:現代正統派和哈西德派。通常,現代正統派較富學究氣味,而哈西德派則較為神秘。哈西德派的一個較為〝引人注目〞的集團是盧巴維希派(也稱哈巴德派)。 哈西德派通常穿黑色或深灰色的衣服,戴圓頂小帽(希伯來語kippah﹔意第緒語yarmulke)。 正統派猶太人堅持傳統的猶太教,幾乎沒有什麼為適應現代性而作的變動。

    另一方面,猶太教改革派(並非〝改革後〞的猶太教),對現代性、自由主義和人道主義敞開胸懷,竭力加強相關性之感。儘管猶太教改革派內部信仰林林總總,其對女性主義、同性戀和不可知論通常採取一種較為包容的態度。

    猶太教保守派〝填補了〞正統派和改革派之間的空缺,是美國猶太人中最大的派系,很重要的一點需要指出的是,〝保守派〞一詞只適用於他們對宗教的態度而非政治的標籤。他們渴望在容納現代文化的同時,盡可能地〝保留〞傳統的猶太教。此外,保守派內部觀點林林總總。有些保守派猶太會堂很接近正統派,而另一些則更接近改革派。猶太教內部還有其他一些較小的團體,但這幾個是主流。

    基於如此之多的差異性,對猶太人信仰進行概括幾乎不大可能。因此,理解某一個猶太人信仰的唯一途徑是直接與他或她交談。還應當注意的是,猶太教強調行為而非信條。

    不過,在承認每個觀點都有例外的情況下,以下概括對於理解北美猶太人主流信仰還是有所幫助的。

    《聖經》的性質和充份性

    正統派猶太教極看重神在《希伯來聖經》上的默示。大多數猶太人常常使用“塔納赫”這個首字母縮略詞來指稱大多數基督徒所稱的《舊約》。希伯來語文本是與《舊約》同樣的,只是排列順序稍有不同,偶爾在章節的編號方面也有些許差異。《塔納赫》被看作是神的語,猶太教對不同的段落認為有不同程度的神的默示。 《托拉》也即摩西五經,被視為是神的默示﹔《先知書》的默示級別稍低﹔而《聖錄》的默示級別更低。猶太教改革派持一種非常自由的觀點,將《聖經》看作只是傳說故事和多個世紀以來猶太人集體智慧的結晶。而保守派則持居中的立場。

    然而,《聖經》肯定並未被看為充份──沒有〝第二(口傳)〞律法,它就無法達到完滿。口傳律法大部分體現在猶太人的傳統著作《塔木德》中。《塔木德》是一系列的經卷,由《密西拿》和一些評注組成。其印刷方式是同一頁上印有《密西拿》及其評注。《塔木德》規章的一種大眾編輯讀物是《猶太律經》,是猶太家庭秩序和生活方式的指導總綱。

    不僅《聖經》沒有口傳律法是不充份的,而且猶太教還認為須要賦與這些傳統更大的權威。猶太教教導說如果從天而降的聲音與這些智者的一致意見相矛盾,也不可被接受。

    拉比猶太教的《聖經》定義篇章是申6:4,通常被稱為《示瑪》(希伯來語的〝聽〞): 〝以色列啊!你要聽:耶和華我們神主是獨一的主〞。這句宣稱神獨一無二性的經文中的關鍵詞允許一個綜合性的統一。例如,《聖經》 中使用在人和他的妻子(一體) 和夜晚和白天(一天)。儘管有《示瑪》,猶太教日益使用另外的語詞來描述神,這個語詞意思是絕對而無限的單一性。神被視為主要是超然的,對於許多猶太人來說,神沒有個人位格的。對於某些人來說,神成了只是一種哲學構成體或無人格的力量。

    猶太教的人性觀受到人是照著神的形象造的聖經記述所影響更多,而不是人因違反禁令、犯了罪而墮落的記述所影響。因此,猶太教提供一種崇高的人道主義,這種人道主義本質上是理想化而樂觀的。神和人之間的疏遠被人向神靠攏而克服。著名的正統派猶太神學家、作家馬丁•布伯曾言,〝要相信奮爭不息的人通過其德行的努力,能夠攀登通向神的陡峭小山〞2

    拉比猶太教還主張人類意志的絕對自由。一個猶太作家曾說,〝在贖罪行動上,神和人協力合作……但是,擺在最前面的是人憑其自身的力量所完成的工〞3

    猶太教受到照著神的意志行事的渴望所驅使,相信神的旨意主要體現在摩西律法中,因為多少個世紀以來根據環境的不斷變化,摩西律法得到了詳細的闡明和廣泛的應用。拉比猶太教中,雖然善與惡都是人的潛在可能性,但是人的尊嚴和基本的善要求人無論在哪個方向都要做到有效果,人的傾向是從善。因此,猶太教對人按照神的旨意行事的能力頗為樂觀,而罪並不是主要的關切之點。

    隨著公元70年聖殿被羅馬人摧毀,獻祭系統就停止了。這是為猶太人歷史上的一大危機。重建猶太教成為當務之急,因為獻祭系統是摩西的約的根基。《聖經》教導說人接近神只能是間接的(比如,通過祭物之血)。 猶太教扭轉了這一觀點,開始教導人們人可以直接接近神。

    贖罪

    耶路撒冷的聖殿被毀之後,猶太教中關於贖罪至少建立了三種態度。最常見的觀點是懺悔、祈禱、善行可贖罪。也有人認為猶太人的痛苦,整體而言,也在為他們自己贖罪。這主要依據把《聖經》賽53 中受苦的僕人理解為以色列人。最後,還有一種觀點是猶太人藉著作為猶太人就自動在未來世界獲得一席之地。無論哪種觀點,都沒有需要重生的觀念。如果一個猶太人離開了神,那麼對他而言唯一的需要就是〝回歸〞(希伯來文意指〝懺悔〞)並與神同行。

    彌賽亞

    基督徒強調耶穌是彌賽亞,把彌賽亞這個問題推進了拉比圈子的背境。在猶太教內部,關於彌賽亞的觀點變化多端。 猶太教允許將彌賽亞觀念用於人或非人。有人把彌賽亞理解成未來的政治或軍事救贖者。然另一些人則把彌賽亞視為和平和繁榮的黃金時代。最後,還有人認為彌賽亞就像現代的以色列國具有的國家意義。

    猶太教正統派儘管保留了有人格的彌賽亞信仰,而彌賽亞明顯地象徵在禮拜儀式中,但是,在當代猶太人的思想中並不佔據領導地位。進而,還有另外兩種觀點將有人格的彌賽亞觀念進一步排除出去。儘管拉比猶太教內部階層存在這種觀念的分歧,實質上,他們都贊同如下的觀點:耶穌並非彌賽亞。 一位猶太基督教學者如此描述猶太會堂的觀點:〝有沒有彌賽亞,對猶太人來說神的國度都是在我們自己掌握中﹔是由得我們在這個世界上建立這個國度〞4。因此,〝神的國度並不是神的王國,而是人所建立的神作王的國度〞5

    耶穌

    有人認為猶太教確信什麼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它否定什麼。拉比猶太教的中心原則是對耶穌是彌賽亞的否認,更不用說耶穌是神了。因為耶穌的歷史性難以否認,所以猶太教只要接納一個除去神性及彌賽亞身份的耶穌。猶太學者們談及對耶穌的猶太性的確認時,他們通常提到耶穌所表達出來的猶太學識和觀念,但卻不承認耶穌有什麼權威性或獨創性。耶穌只是一個低下的猶太改革者兼教師。這樣一個教師只需〝重新認可〞在猶太歷史上作為暗淡的腳注。但是,並不需要被拋棄的耶穌,也不需要被重新認可。

    納粹屠猶

    公元70年聖殿被毀之後,沒有什麼事情像納粹屠猶那樣令猶太人精神受到嚴重打擊。然而,對希特勒種族滅絕罪行的恐懼感也影響到猶太幸存者的神學觀,因為它給他們如上所述的世界觀當頭一棒。作為基督徒,我們可以看到納粹屠猶使他們的人為善的觀念受到挑戰。不過,奇怪的是,他們不是問〝人類怎麼會行如此說不出的邪惡〞,而是問“當那六百萬被屠殺的時候,神在哪兒呢?”他們對神的信仰比他們對人的信任要更為脆弱。聖經關於罪和來生(全世界的不公義都將被矯正)的教導在拉比猶太教中不再被強調。結果,奧斯維辛之後一大批猶太人喪失了對神的信心。

    向猶太人作見証

    《新約》就耶穌所作的聲明是傳統猶太教和基督教之間的中心問題。這些聲明為前者所否認,後者所確信。有人指控基督教關於耶穌是救贖的唯一途徑的聲明是對猶太教的詆毀。然而,基督教的確信是對猶太教的詆毀,不超過猶太教的否認是對基督教的詆毀。我們都應當尋求神關於贖罪和討神喜悅的生活方式的真諦。

    大多數猶太人視基督教為與其無關的外邦人的宗教。一旦有猶太人信耶穌並受浸,猶太社團就認為他背叛了他的同胞,變成了外邦人。因此,很重要的一點是,要表明我們的願望並不是要把我們的猶太朋友變成外邦人,相反,作為猶太人,他或她會發現贖罪之路以及個人與亞伯拉罕、以撒、雅各的神之間的個人關係。

    基督教見証必須以謙卑、祈禱和真摯的憐憫為特色。太多時候,猶太人對基督教的印象充滿對猶太文化的傲慢自大、優越感和漠然不顧。保羅對這種外邦人的驕傲發出過警告(羅 11:13-32)。

    使用一些術語強調我們信仰的猶太性。例如,不使用以希臘語詞〝受膏者〞為基礎的〝基督〞而使用希伯來語詞〝彌賽亞〞﹔不使用〝舊約〞而使用〝希伯來聖經〞。

    引用他們《聖經》中的章節來討論如下話題:罪(參見詩14:2-3﹔51:5﹔傳 7:20﹔和賽59:1-2),贖罪(參見利17:11 和賽53:5-6),彌賽亞(參見賽53﹔但9:16﹔和彌5:1 [我們聖經的2節])和信(參見創15:6﹔民21:7-9和珥2:32 [我們聖經的3:5])。

    注釋

    1來源:《美國猶太年鑒2006年》[www.ajcarchives.org]

    2根據雅各•約克孜:《猶太人和耶穌基督》(倫敦: 基督教知識普及協會出版社,1962年,第269頁)。

    3馬克斯•迪尼曼博士,約克孜引用,第274頁。

    4約克孜第285-286頁。

    5約克孜第285頁。

    吉姆•R•斯布雷,柏殊猶太研究學院,德薩斯州達拉斯市克里斯威爾書院的一個事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