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邪教性質的游戲

    當你聽到“游戲”一詞時,你可能會想到有趣的、無害的、愉快的或者甚至有教育性的東西。但是,如果游戲的內容來自邪教領域或者游戲根本不是真正的游戲,會怎樣呢?游戲可能是危險的嗎?本文根據游戲的邪教聯繫並從《聖經》的角度,將對各種流行的游戲進行評價。

    占卜板

    占卜板在1966年被帕克兄弟購買並大規模銷售。它在玩具商店出售,被放置在成千上萬家庭的架子上。這個四方的板子上印有字母、數字和單詞“是”和“非”。玩游戲的人提出問題,當三角指示器移向板上的字母和數字的時候,問題就得到了回答。它被當作一種游戲出售,但是如果它是一個游戲,目的是什麼呢?目的是為了從板子本身獲得答案,即使沒有人相信一張紙板能給出答案。

    今天板子的先驅在古代的希臘和羅馬被用作為一個聯絡已離世的靈的工具。這個三角形的裝置,稱作“占卜寫板”,在19世紀的歐洲開始被使用。最初,它附有一支鉛筆作為從死者獲得消息的方法。現在的占卜板在19世紀晚期由以利亞•J•伯德發展而來,後來威廉•福德從伯德那兒買來專利權,他的名字仍舊出現在板子上。“占卜板”是一個現代的名字,建立在法文單詞oui和德語單詞ja的基礎之上,兩者的意思都是“是”。

    占卜板曾經被用於聯絡玩游戲者相信的任何類型的靈,不管是天使、靈嚮導者、來自其他維度或行星的人,或者是“板子的靈”。據稱作家簡•羅伯茨用占卜板和自稱塞特的實體聯絡,結果出版了塞特的幾本邪教和新紀元教義的書籍,這些教義被現已去世的羅伯茨以通靈方法得到的。

    占卜板的使用者所報道其他許多與看不見的實體聯絡的例子。因為《聖經》禁止我們與死人或者任何靈聯絡,那麼一個人通過占卜板可以聯絡到的唯一的靈將是一個邪惡的靈,一個魔鬼。如果撒旦把自己偽裝成一個“光明天使” (林後11:14,新國際版),那麼不難相信他的魔鬼也會做同樣的事情。為什麼一個魔鬼會有困難把自己偽裝成一個死去的人,一個有幫助的嚮導,或者一個天使呢?事實上,這是一個理想的欺騙人方式﹔我們知道撒旦是“撒謊者和謊言之父” (約8:44,新國際版)。

    羅斯瑪麗•埃倫•古麗《哈勃神秘和超常經歷的百科全書》把占卜板定義為一個“用於預言和有人以之聯絡靈或者實體的”裝置,和“發現知識、智慧和自我真理,和與無形的個體溝通的”一種方式(第418頁)。儘管許多時候是玩游戲者移動指示器或者沒有任何動靜,但是應當記得發明和設計占卜板是為了與靈聯繫,而不是作為一種游戲。如果你知道一張紙板不能回答問題,當你玩這個“游戲”的時候你期望誰來回答你呢?

    《聖經》禁止與靈或者與死人聯繫和作預言:利19:26,31﹔20:6﹔申18:11﹔14﹔撒上28:11﹔王下23:24﹔賽8:19﹔19:1-4﹔亞10:2。

    幻想角色扮演游戲

    幻想角色扮演游戲(FRPG)要求玩游戲者扮演一個想象的人物角色。這一角色走過一個幻想冒險行動,包括各種活動,例如戰役、發咒、尋找寶藏和消滅對手。

    地牢和龍

    在這一類型中最流行的游戲是地牢和龍(D&D),這一游戲可以玩很長一段時間,並且有無止境的變化和人物角色,最終導致高級的地牢和龍(AD&D)。這個游戲由一個有經驗的玩游戲者即所謂的地牢主人所管理和指揮。與其他的游戲相比,D&D可能是最複雜和最有挑戰性的策略游戲,吸引了非常高智能的玩游戲者。

    D&D 的主要特點是巫術的成份,也稱魔法。這一幻想游戲使用與邪教共同的術語,例如:施魔法變出、發咒、預言、通靈、符咒、招魂和召喚。巫術的一個形式讓角色實習一個稱為死亡咒或者死人之手指的咒語。一些角色必要執行召喚邪靈的儀式。

    在1999年2月期的《龍》這份D&D 雜誌中,有一篇文章列出了一系列的符咒,名字如“黑暗召喚的聖歌”、“憤怒的合唱”、“死的舞蹈”、“瘋狂的音調”和“惡夢催眠曲”。一個符咒的描述以此為結論:“使用此符咒是毫不含糊的邪惡”(第84-88頁)。

    犯錯誤的角色要受懲罰,例如精神錯亂,這包括被外在的實體所支配或者被一個要殺害那些你最親密的人的慾望所綑綁。扮演這角色的人如果情緒上不成熟和不穩定的話,會導致玩游戲者完全認同他的角色,和有困難區別幻想和現實。在一些案件中,殺害朋友或者家人的青少年曾深深地迷進了D&D。

    這一游戲的情節和邪教術語使玩游戲者對奇異的和不健全的事物降低了敏感性,造成把不正常的人當作是正常的。至少,D&D 和AD&D讓玩游戲的人接觸了邪教術語和觀念。

    吸血鬼:化妝舞會

    涉及吸血鬼世界的這一更新的角色扮演游戲已經產生了許多模仿者。這一世界是冷酷的黑暗﹔所有的游戲參加者都是吸血鬼,稱為“親屬”、屬於組成吸血鬼社會的不同部落。“喂食”一詞不受限制地使用,意為吮吸你的受害者的血。吸血鬼在一本規則書中被描述成掠奪者和殺人機器,它必須不斷地抗拒他們稱為“禽獸”的低級本能。如果它們輸了這場鬥爭,它們在找尋血中,下降進入一個無理智的狂躁,同時它們為了獲得它可以不擇手段,包括謀殺。

    一個吸血鬼角色可以選擇各種各樣的特徵,包括:心靈感應、心靈的映射、佔有其他角色的身體。許多角色擁有神秘的力量,而且這游戲中抬舉這一邪教,連同力量和殺人的實力。

    這一游戲應該是在受約束的環境中作為一種幻想來玩,使沒有人受到傷害。然而,這一游戲和它的變體久已流入街頭,被一群自認為自己是真正的吸血鬼來玩。一個做游戲的人用他的角色性騷擾八位少女作為加入儀式的一個形式,後來他被証明了這一罪行(《華盛頓郵報》,1996年5月8日, B1版, 和 1997年1月7日, B5版)。在佛羅裡達州,這一游戲被引稱為一種青少年活動的跳板,這活動導致了其中一位年輕人的雙親被謀殺和吸血鬼群體17歲的領導者若德•費瑞的死刑。費瑞,他的群體實踐喝血和群體性行為,相信謀殺會“打開通向地獄的大門”、和他是不朽的(《華盛頓郵報》,1998年2月6日, A12版﹔1998年2月28日,A3版﹔《美國日報》,1996年12月9日,3A版﹔1998年2月24日,4A版)。在一些城市,玩游戲的人組成了流氓似的部落,涉及毒品、巫術和謀殺。許多受吸血鬼次文化群影響的青少年崇拜和模仿吸血鬼生活方式的病態的和以死為導向的特點,包括假的尖牙和喝血。

    像D&D一樣,吸血鬼游戲/禮拜使人減少了對暴力、死亡和邪教之物的敏感度。對情緒上受到傷害的或者不成熟的玩游戲的人來說,這是一個危險的世界。《聖經》不僅告訴我們去思想可愛的和純潔的(參見腓4:8),而且禁止上述兩個角色扮演中提到的邪教之活動:預言、巫術和招魂術。

    魔術:集會

    1993年理查德•加菲爾德,一位經驗豐富的玩地牢和龍游戲的人,發明了這一紙牌游戲,它已經賣出了十億個,在本質上已經成為一種行業。玩游戲的人被認為是術士或者男巫,這些牌按顏色歸為五種魔術:紅色、藍色、綠色、白色和黑色。

    像在D&D中,來自邪教的術語出現在各紙牌上。許多紙牌還有害怕的、可憎的、暴力的和奇異的圖像,例如一張牌上有著一個武士在舔劍上的血。一些紙牌和/或角色的名字包括:“深淵的王”、“可憎”、“地獄的管理者”、“心靈的毒液”、“女巫王后”、“行屍主人”、“墮落的天使”、“殘酷成性的快樂”、“靈魂酒徒”、“邪惡的存在”、“黑暗的儀式”和“惡魔的折磨”。

    和D&D不同,魔術不是一個角色扮演游戲,可能使它看起來更加天真。它是一個複雜的策略游戲,吸引青少年男孩和青年男子。然而,許多圖像是恐怖的和以死為導向的,同時邪教術語和觀念用於一些紙牌上。玩這個游戲把玩游戲的人引入了這些圖像和觀念,降低了對黑暗和令人厭惡的東西的敏感度。《聖經》禁止巫術,但是所有玩游戲的人用五種魔術自動地扮演男巫師的角色。

    塔羅牌

    儘管塔羅牌是一副紙牌,但是沒有被當作一個紙牌游戲來玩。相反,塔羅牌用於預言,一種通過超自然的手段和隱藏意思的解釋去獲得信息的方法。預言經常被解釋為算命﹔然而,當代的邪教主義不再強調預測未來,而是借助於討論一個人的過去和個性,通過心靈的和心理的忠告吸引人。

    這些牌的來源不為人所知,儘管許多人相信它們來自十四世紀的法國。一副78張牌包括22張稱為大阿迦南的牌和56張稱為小阿迦南的牌,和我們今天玩的牌的四類相似。大阿迦南牌上有圖像和名字,例如“塔”、“被絞死的人”、“戰車”、“魔鬼”、“大女祭司”、“皇后”和“死亡”。

    英國的邪教徒亞瑟•E•沃特在1910年發表了塔羅牌的解釋,憑著他從自己的邪教研究中得來的象徵意義。讀紙牌者為他的顧客按照不同的模式擺出紙牌,解釋它們為一個人心靈旅途的嚮導,和更平凡瑣碎的東西像工作和關係的嚮導。這些紙牌也被用作個人沉思的工具。

    這些紙牌的一些當代變化已經出現,包括有印第安人主題、女神主題、魔法主題、巫術主題和其他主題的牌副。在紙牌上的圖像隨著主題而變化,同時,許多大的連鎖書店也陳列這些紙牌在新紀元或者替代性宗教的部門中。

    塔羅牌是邪教的一個不可缺的部份,與數字明理學、占星術、巫術和神秘的、邪教的猶太神秘主義有關。這些牌很大,又有彩色和藝術圖像,這使它們很吸引人。解釋塔羅牌的書籍也有出售,方便那些希望學習此預言方式的人。

    其他流行的預言游戲

    盧恩,或稱九塊石頭,是帶著挪威字母的石頭(有時是紙牌)。它們被用來作預言。易經是個占卦的工具,特殊的木條或硬幣被拋擲。因而產生的模式根據道家學說來解釋,道家是古代中國的哲學和宗教。盧恩和易經占卜很容易找到﹔盧恩的符號和易經占卜的模式已經作為服飾珠寶上的裝飾品。盧恩石頭(或者紙牌)和易經占卜不是游戲,而絕對是預言的工具。

    預言在神的話中被明確禁止,例如利來記19:26,申命記18:14,和列王紀下17:17。通過塔羅牌的邪教解釋去獲取意思是違背神的命令,又拒絕通過祈禱和經文去尋找神。

    上面提到的游戲不能涵蓋許多包含邪教主題或者來自邪教的游戲。一位基督徒必須謹慎挑選游戲,仔細地檢查內容和檢驗這一游戲是否介紹特殊不合《聖經》的哲學或者世界觀。應當避免強調或要求諸如巫術、心靈感應能力和預言的邪教活動的游戲,或者使用許多邪教術語或教授邪教世界觀的游戲。

    我們需要記住哥林多後書11:14,它告訴我們撒旦化裝成光明天使。邪教游戲作為無害的娛樂出現時,那是它吸引和欺騙的一部分。因此,讓我們小心分辨吧!

    瑪西亞•門的內格羅

    基督教對新紀元的回應

    郵編:7191

    弗吉尼亞州阿靈頓市22207

    材料來源

    唐納德•貝克:《來自黑暗一邊的故事》,《華盛頓郵報》,1996年5月8日

    -,《佛羅裡達州17歲青年被判死刑》,《華盛頓郵報》,1998年2月28日

    《異教徒承認謀殺有罪》,《華盛頓郵報》,1998年2月6日

    伊甸•格雷:《塔羅牌完全嚮導》,紐約:班登書,1970年。

    羅斯瑪麗•埃倫•古麗:《哈勃神秘和超常經歷的百科全書》 ,舊金山:哈勃舊金山,1991年。

    黛博拉•莎珀:《吸血鬼游戲是對佛羅裡達謀殺的奇異歪曲》,《美國日報》,1996年12月9日。

    《弗吉尼亞的‘吸血鬼’獲得26年期限》,《華盛頓郵報》,1997年1月7日。

    詹姆斯•懷亞特:《不易忘懷的音調》,《龍》,1999年2月,第84-88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