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穆罕默德是先知嗎?

    David Wood 

    許多世紀以來,這世界上成千上萬的人自稱為先知。問題在於,他們所傳達的據說是神啟示的信息,往往是相互矛盾的。因此,除非我們心甘情願地承認神患有“多重神格錯亂”,否則我們就不能只因某個人自稱先知就隨便聽信他所說的話。我們需要對這樣的人詳加考察,看能否相信他們帶來的啟示。

    面對某個自稱是替神說話的人時,我們主要應當考慮三種可能性。首先,此人可能從他自己的頭腦得到啟示。這並不一定意味著他有意編造事實。他可能真誠地相信自己就是先知,然而他的教導卻有可能純粹是出於人的。其次,此人或許從魔鬼得到啟示。如果說魔鬼確實存在,而且擁有影響人的能力,那麼一個人自稱先知就有可能是上了魔鬼的當。第三,這種啟示或許真的來自於神,倘若真的如此,那麼人人都當順服它。

    在本文中,我們將通過對事實的詳察,看能否確定穆罕默德所得的啟示究竟來自哪個源頭。是來自他自己的頭腦呢,還是來自魔鬼,抑或來自於神?讓我們考慮証據吧。

    一、人的屬性過強

    從許多方面看,伊斯蘭教都似乎像發源於某個七世紀阿拉伯沙漠商旅做買賣者的頭腦。我們可以想一想,實際上有許多教義與行為,它們在穆罕默德有生之年業已存在、後來又構成了伊斯蘭教的一部分。當時,猶太教一神論已經傳入阿拉伯的許多地方,同樣,很多《聖經》故事和與《聖經》相關的故事也在該地區流播甚廣,傳講著亞當、挪亞、亞伯拉罕、摩西和大衛等人的事蹟。此外,一些類似基督教的教派所信奉的關於耶穌和馬利亞的奇特教義(譬如耶穌[爾撒]生而能言、耶穌賦予泥鳥生命、馬利亞[麥爾彥]在一棵棕櫚樹下生產等等)也在阿拉伯地區深深地扎下了根。《古蘭經》中提到的薩巴人(Sabians,也稱為拜星教徒)每日禮拜五次,而且禮拜的時間恰與穆斯林每日五次拜功的時間相同。阿拉伯地區許多信奉多神教的人都行淨禮、面向麥加所在的方向禱告,每年上麥加朝聖,繞克爾白天房,並且親吻那塊據稱是從天上掉下來的聖黑石。所有這些教義和行為後來都被納入伊斯蘭教,這就說明,不出我們所料,伊斯蘭教正是七世紀的麥加城可能出現的那種宗教。因此,從一開始,我們就大有理由認為伊斯蘭教的來源純粹是屬人的——它出自一個深受其周圍教義和行為濡染的人的頭腦。

    然而我們還有其他理由認定伊斯蘭教的真正源頭是穆罕默德的頭腦。就拿穆罕默德為謀一己私利的啟示來說吧:據《古蘭經》(4:3)中的規定,穆斯林最多可以娶4個妻子。但我們由史料中得知,穆罕默德的妻室數目卻遠遠超過4個。早期穆斯林歷史學家塔百里(al-Tabari)說,穆罕默德與13個女子結過婚。[i] 我們還從《布哈里聖訓》(Sahih al-Bukhari,此書是伊斯蘭教徒最信賴的關於穆罕默德生平的資料)的參考文獻中得知,他曾同時擁有至少9位妻子。[ii] 如此說來,如果《古蘭經》規定人最多只能娶4個妻子,那為什麼穆罕默德卻能娶更多的妻子呢?事實上,穆罕默德獲得了另一條啟示(33:50),其中賦予他——惟他一人——獨一無二的道德特權,也就是娶更多妻子的權利。既然人性總是傾向於滿足一己私利,因此上面這條啟示在我們看來帶有頗多人的屬性。

    但在穆罕默德所獲的啟示中,33:50並非唯一一條為他在道德上行方便的啟示。 這位伊斯蘭先知有個名叫扎伊德(Zaid)的收養兒子。一天,穆罕默德去他的兒子家拜訪,出來迎接的是扎伊德的妻子栽娜卜(Zaynab),她是阿拉伯最美的女人之一。穆罕默德看到栽娜卜幾乎赤身裸體,據穆斯林文獻中講,這時他的慾火上騰。栽娜卜也發現穆罕默德被自己吸引,於是她開始以輕蔑的態度對待自己的丈夫。扎伊德和她離了婚,然後穆罕默德便迎娶了這位自己兒子的前妻。這種婚姻在當時是不被允許的,但穆罕默德又一次接到了上天的啟示,稱他這種行為不屬不義(參見33:5及33:37)。此事在我們看來也完全是出於人的。

    二、屬靈的問題

    因此,我們有充足的理由認為,穆罕默德傳達的啟示信息來自他這個七世紀麥加人本人的頭腦。但我們還要再深入一步,探究一下這後面是否還有更陰暗的力量在作祟。在這點上,我們發現了大量証據,間接表明在穆罕默德所傳之道中確有某種超乎他個人的力量參與進來。

    伊斯蘭教似乎是一種妨礙人聽信真正福音的刻意安排。基督教福音有三個核心教義:(1)耶穌是神的兒子,(2)他在十字架上受死,(3)又從死裡復活。這是《新約聖經》所指明的福音要義。而《新約》中還告訴我們,將有許多假先知來到世上,試圖扭曲福音的信息。穆罕默德教他的追隨者排斥以上全部三條教義,如果說他是被某種魔鬼的力量引領的話,此事對基督徒來講完全不出所料。然而,除此之外,還有沒有証據表明穆罕默德有可能受到邪靈的影響呢?

    我們由穆斯林文獻記載中得知,當穆罕默德開始接受啟示時,他本人的第一印象是,自己仿佛是被鬼附著了。我們還知道,他有過洞中的那番經歷後,便開始有自殺傾向,還曾試圖從山崖跳下。最後,在他的妻子哈蒂嘉(Khadijah)及其堂兄瓦拉卡(Waraqah)——穆罕默德在洞中的時候,他們沒有陪在他身旁,因此他們並不知道他經歷了什麼——的勸說下,他才相信自己不是被鬼附身,而是神的先知。但是,這個結論和他對自己遭遇事件的最初印象並不相符。

    更令人震驚的是,根據我們掌握的早期穆斯林文獻,穆罕默德至少有過一次傳達來自魔鬼的啟示。事情是這樣的:

    穆罕默德在麥加傳教的時候,並沒有贏得太多皈依者。但他想讓國人都接受伊斯蘭教,希望能接到一條可以幫助他們的啟示。於是有一天,他得到了這條他啟盼已久的啟示。其內容是:

    你們有沒有聽說過拉特(al-Lat),歐薩(al-Uzza)

    以及排行第三、也是其它的默那(Manat)呢﹖

    她們都是榮耀的鶴。

    她們的祈求我們是需要的。[iii]

    這條啟示原本是《古蘭經》第53篇的一部分,它所講的是,除了亞拉以外,穆斯林還可以向其他三位女神禱告,她們是拉特、歐薩和默那。穆罕默德向他的追隨者口述了以上經文,並跪下以示對她們的崇敬,他的追隨者與和他一道跪下。但是,沒過多久,穆罕默德便反悔了,告訴眾人這段經文(就是經他口述載入《古蘭經》的這段內容)並非真正來自於神,而是來自魔鬼撒旦。由此我們只能得出這樣的結論:即穆罕默德沒有能力分辨哪些啟示來自於神,哪些啟示來自魔鬼。

    但這還不算完,我們由多種渠道得知,穆罕默德還曾受巫術所害,產生妄想和錯誤意念。據穆斯林文獻記載,有個猶太人偷走了穆罕默德的髮梳,並利用它給穆罕默林施了魔咒。這魔咒的力量持續大約一年,它影響了穆罕默德的記憶,使他產生妄想意念。[iv]

    這麼說來,魔鬼的勢力有沒有可能借穆罕默德所傳的教義作祟呢?穆罕默德對於自己所獲啟示的第一印象就是被鬼附了﹔早期穆斯林文獻也記載道,穆罕默德曾經傳達由魔鬼而來的啟示﹔一個人憑著從他髮梳上摘得的一根頭髮,就能令他產生妄想和錯誤意念。鑒於以上說明其靈性中存在問題的明確証據,要我們認真對待穆罕默德所宣稱的一切就頗有難度了。

    三、神是來源嗎?

    至此,我們已掌握了充分証據,表明穆罕默德所傳達的一些啟示純粹是出於人的。同時,我們還看到,在伊斯蘭教形成的過程中,還有某種更陰暗的勢力在作祟。現在我們面臨的問題是:是否有足夠理由認為伊斯蘭教是出於神的?是否有強有力的支持性証據,足以蓋過、壓倒我們眼見的反面証據?先讓我們看看說明穆罕默德先知身份的兩大論據吧。

    首先,穆斯林主張,穆罕默德在科學上的深刻見解証明了他傳達的信息得之於神。但一個顯而易見的問題是,無論在《古蘭經》裡還是在《聖訓》裡,科學上的不準確之處都俯拾皆是。在《布哈里聖訓實錄》第547節中,穆罕默德告訴他的追隨者說,如果他們喝的水中掉進一隻蒼蠅,就應當把它整個浸到水裡,因為蒼蠅的一只翅膀上帶有致病物,而它的另一只翅膀上則帶有治愈此病之物。蒼蠅傳播疾病,這當然是真的,但它們的翅膀上可絕對沒有什麼治病的藥。

    穆罕默德告訴其追隨者,亞當身高90英尺,人類的身材而自亞當時代以來就一直在縮短。[v] 然而,90英尺的高度是人類生理上根本不可能達到的,我們也沒有任何証據表明,人類的身材從亞當時代以來一直在變矮。

    《古蘭經》告訴我們,太陽每天傍晚沉落在一個黑泥潭中(18:86),又說眾星是神用來射擊試圖溜進天堂的魔鬼時所用的箭矢(67:5)。在第27篇中,有螞蟻對所羅門講話的內容。在第86篇中講到,精子產生於人的肋骨和脊柱之間。根據《古蘭經》裡的幾段經文,人類是由血塊中被造成的。所有這一切在科學上都是錯誤的。

    當然,穆斯林信徒可以自由地對以上這些段落進行重新詮釋。但是,由於這些段落本身表述極其清楚,遠遠超過任何據稱是更具科學性的準確詮釋,所以,事情很明顯,穆斯林護教士根本不能援引科學作為自身信仰的証明。

    其次,《古蘭經》中的核心論據是第2篇23節中的一段話:“如果你們懷疑我所降示給我的僕人的經典,那末,你們試擬作一章,並捨真主而祈禱你們的見証,如果你們是誠實的。”按照這段話裡的意思,如果一個人寫不出與《古蘭經》經文相類似的東西,他就必須承認《古蘭經》是出於神的。為了顯明這一主張是何等令人莫明其妙,我們先來看看《古蘭經》中另一個較短的章節:

    我確已賜你多福,

    故你應當為你的主而禮拜,並宰犧牲。

    怨恨你者,確是絕後的。(第108篇)

    難道我們應該相信,這一章節是如此奇妙,以致人類完全無法寫出任何與之類似的東西?這種聲稱是荒謬的。然而,這正是穆罕默罕提出的挑戰。

    還請注意一點,如果我們嚴肅地看待穆斯林的挑戰,那麼有許多東西都要被視為神的默示了。我譜不出莫扎特那樣的樂曲,這是否意味著莫扎特的交響樂是受神默示的音樂?我寫不出《哈姆雷特》或《羅密歐與朱麗葉》那樣的劇本,這是否意味著莎士比亞的作品就是神默示的經文?推論下來,穆罕默德的真理標準就是,“如果我的詩寫得比你好,那麼我的詩就是來自神的”,這種理論是完全說不通的。

    當然,伊斯蘭教還有其它很多的論據。儘管如此,許多穆斯林相信,上面討論過的兩點是顯明穆罕默德先知身份的最強有力的証據。然而,哪怕只需對這些証據做一匆促檢視,就能看出它們是如此脆弱,經不起推敲。

    IV.評估

    我們已經看到,伊斯蘭教看起來好似某種猶太教義、基督教異端教派教義和異教崇拜的混合物,而穆罕默德所獲的一些啟示也只是為了個人私慾的滿足,此外別無目的。因此,我們有充分証據說明,《古蘭經》中的某些訓誨完全是出於人的。我們還看到,伊斯蘭教似乎是一種為阻礙人接受福音而進行的刻意設計﹔穆罕默德對於自己所獲啟示的最初印象竟然是被鬼附著了﹔他自認曾經傳達了一個魔鬼的啟示﹔此外,他還曾是巫術的受害者。這便使我們大有理由假定,在穆罕默德的傳道當中有魔鬼的力量作祟。既然沒有証據表明穆罕默德所獲的任何一條啟示是來自於神的,那我們只能得出以下結論:穆罕默德是一個假先知,任何想要追求真道的人必須在伊斯蘭教以外尋求答案。


    [i] 據塔百里記載,“真主的使者共娶過15位女子,並和其中13位圓房。他曾經一次和11個妻子同房,而置另外9個於不顧。” (塔百裡著《歷史》,卷九:先知的晚年, Ismail K. Poonawala, tr. [Albany: State University of New York Press, 1990], 第 126-7頁)。

    [ii] “Anas bin Malik 說,‘先知總是輪流到每一位妻子的住處,不分晝夜,她們總共有11位。’我問Anas,‘他有那麼旺盛的精力嗎?’ Anas 答道,‘我們過去常說,先知擁有30個男人的力量。’而Sa\'id則根據Qatada所言,稱Anas 只說過先知有9位妻室(而不是11位)” (Sahihal-Bukhari, Number 268)。

    [iii] 參見 Ibn Ishaq, Sirat Rasul Allah (穆罕默德生平), A. Guillaume, trans.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55), 第 165-6頁。

    [iv] Sahih al-Bukhari 5765。

    [v] 參見Sahih al-Bukhari 3326 and Sahih Muslim 68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