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穆罕默德論人的生殖

    科學顯明了伊斯蘭教是真的嗎?

    David Wood

     

    說到穆斯林尊崇穆罕默德據稱在科學上的真確性,這話並沒有誇大。實際上,許多穆斯林信徒甚至說,是穆罕默德引領了科學革命:

     

    是他(指穆罕默德)引導人類思想由非自然、不可解的迷信境界轉向邏輯思維方法,由此展示對真理的熱愛,與平衡的世間生活……是他引導人類拋棄了無根據的猜想,開始在觀察、實驗和研究的基礎上運用邏輯推理進行思考。是他清楚地界定了感覺、理性和直覺之間的界限及其各自的功能。[i]

     

    我們姑且放下誇張問題不論,一個眾人皆知的事實是,穆罕默德論科學問題的真確性在任何一個尚非虔誠穆斯林的人眼裡卻是格外不值一提。穆斯林衛道士所採用的戰術無非是以下幾步:(1)從《古蘭經》中選取一節簡單的經文﹔(2)著意曲解、延伸其涵義,使之與現代科學相符﹔(3)宣稱假如沒有神助,一位生活在七世紀、不識字的宗教領袖絕不可能揭示如此深奧的科學道理。聽到這一論証時,穆斯林通常的反應是肅然起敬,而旁人則站在那裡尋思:“《古蘭經》的這一章節中哪裡說到那些內容呢?”

     

    本文的意圖不是要對《古蘭經》中那許多據說是表現了其科學真確性的地方作回應。相反,我要闡明的是,穆斯林式的論証方法是不可取的,因為“科學真確性”這一主張猶如一柄雙刃劍,你無法一面合情合理地指出穆罕默德在科學上深具洞察力,同時又對他言論中存在的無數在科學上不周密、不確切之處視而不見。實際上,穆斯林正是這麼做的。在此,讓我們簡要討論一下穆罕默德在人的生殖問題上有何見解,便可証明上面所言不虛。

     

    一、穆罕默德論精子的形成

     

    據《古蘭經》中所云,精子是在人的肋骨和脊柱之間形成的。我們在《古蘭經》第86篇5∼7節中讀到:

     

    人應當想一想,他自己是用什麼造成的?他是射出的精液造成的。那精液是從脊柱和肋骨之間發出的。[ii]

     

    穆斯林釋經者尤素福•阿里(Yusuf Ali)試圖用象徵性的解讀來拯救這段經文,他寫道:

     

    精子是人體的精華。因此,經文中象徵性地比喻說,它出自人的腰部,也就是後背肋骨和臀骨之間的部分。人的脊柱是其力量與個性的來源和象徵。人的脊髓和大腦中,蘊含著其中樞神經系統的指令性能量,調度人體器官和心理層面的一切活動。脊髓是大腦內部延髓的延續。[iii]

     

    一般來說,我不反對從象徵角度解讀《古蘭經》中的陳述。然而,穆斯林基於《古蘭經》科學真確性這一論點,由此出發對《古蘭經》中一些再清楚不過的、足可用科學檢驗為錯的斷言加以偏頗的再詮釋,就未免顯得牽強了。

     

    二、女性的精液?

     

    穆罕默德在《聖訓》(即穆罕默德言行錄)中補充道,男人體內分泌精液,女人體內也分泌某種類似的東西:

     

    男子所排出的(指精液)質稠而白,女子所排出的則黃而稀薄。[iv]

     

    穆斯林往往試圖將後者解釋成女性卵子中的遺傳物質。然而,這種解釋卻是無論如何說不通的,因為穆罕默德稱這種物質是肉眼可見的(而卵子中的遺傳物質卻非肉眼可見):

     

    烏姆•撒拉瑪(Umm Salama)說:“亞拉的使者啊!亞拉從不諱言真理!請問女人夜裡有夢遺,之後是否必須洗浴?”穆罕默德說:“是的,如果她發現有液體(即遺出物)的話。”烏姆•撒拉瑪微笑著說:“女人也會遺精嗎?”亞拉的使者(願主福安之)說:“如若不然,孩子怎會與母親相像呢?” [v]

    三、天使吉布利勒(加百列)對受精過程的解釋

     

    按照穆罕默德的說法,人的繁衍始自男性排出的稠白精液與女性排出的黃而稀薄的精液混合之時。有意思的是,穆罕默德聲稱自己的這種知識得自天使吉布利勒(加百列),後者告訴他說,孩子長得像誰要取決於父母雙方哪一個先排出精液:

     

    亞拉的使者說:“吉布利勒剛才告訴了我你們(所提問題)的答案……關於孩子長相隨父還是隨母的問題:如果一個男人與妻子性交,並射精在先,將來孩子的長相就隨父親,而如果是妻子先排出精液,那麼將來孩子的長相就隨她。”聞聽此言,阿卜杜拉•本•撒拉姆(Abdullah bin Salam)說道:“現在我証實了,你是亞拉的使者。” [vi]

     

    任何一個上過高中生物課的人都知道,以上的說法是完全錯誤的。

     

    四、穆罕默德論性別的確定

     

    穆罕默德不僅解釋了孩子長相像父親還是像母親的問題,還告訴我們,孩子的性別是如何確定的。

     

    [穆罕默德]說:男性的精液是白色的,而女性的精液是黃的,當男女交合時,若男性所排出精液比女性所排出精液佔據優勢,按亞拉旨意所生的孩子就是男孩﹔如果反之,女性所排出精液佔了優勢,那麼按亞拉旨意所生的孩子就是女孩。[vii]

     

    注意這一段中說,如果來自父親的精液佔優勢,生出的就是男孩﹔如果來自母親的精液佔優勢,生出的就是女孩。這種理論是錯誤的。無論男孩女孩,其性別都取決於來自父親的精子。

     

    回到穆罕默德論生殖的姿態上,他認為男性的精液和女性的精液相混之後,胎兒便極緩慢地開始發育了。發育中的胎兒在最初的幾個星期裡只是一滴精液,接下來的幾個星期則是一團血塊。此種觀點在《古蘭經》和《聖訓》裡都得到支持:

     

    (你們不妨細想)我由塵土造化你們,然後由一點精,然後由 一塊凝結的血塊,然後再由一點一部分成形的和一部分未成形的肉(胚胎),以便我能顯(我的力量)於你們身上。(《古蘭經》22:5)

     

    是他由塵土造化你們,然後由一滴精液,然後由胚胎,然後他使你們出世成為嬰孩。(《古蘭經》40:67)

     

    我確已用泥土的精華創造人,然後,我使他變成精液,在堅固的容器中的精液,然後,我把精液造成血塊,然後,我把血塊造成肉團,然後,我把肉團造成骨骼,然後,我使肌肉附著在骨骼上,然後我把他造成別的生物。願真主降福,他是最善於創造的。(《古蘭經》23:12-14)

     

    [穆罕默德說]:亞拉尊貴榮耀的主已指派一位天使作為子宮的保守者,他隨時向亞拉報告說:我的主,現在它是一滴精液﹔我的主,現在它是一塊凝血﹔我的主,現在它變成了一塊肉團。如果亞拉意欲完成造化的話,天使就說:我的主,這被造的應該是男是女、是善還是惡?[viii]

     

    亞拉的使者(願主福安之)、蒙真啟示者說:“(被造之)人的最初物質被放進母親的子宮40天,隨後變成一塊凝血,又是差不多同樣長的一段時間。[ix]

     

    [穆罕默德說]:精液進入子宮的40個夜晚之後,亞拉派天使為其賦形。隨後,天使創造人的聽覺和視覺、皮膚、肌肉和骨骼,之後說道:我的主,這被造的應該是男是女?真主按其意願決定人的性別,天使便照主的意願辦理。[x]

     

    從以上幾段引文中,我們能窺出許多奧妙。穆罕默德提出,人體發育的最初階段是精液階段,為時40天。下一階段是血塊階段,時間也在40天左右。胎兒的性別是在第一階段完成後,也就是在其已經有了聽覺、視覺等感官之後才確定的。骨骼的形成先於肌肉。所有這些說法當然都是錯誤的。精子被排出後,最多能夠存活一星期,而絕不可能存活40天之久。世上並無所謂“血塊階段”之說,更不要說它是早期胚胎發育過程中的一個重要組成環節。胎兒的性別是在精子進入卵子之時由遺傳因素決定的。骨骼並不先於肌肉而形成。恰恰相反,早在軟骨經骨化作用形成骨頭之前,肌肉便已經形成了。

    五、評估

    綜上所述,我們總結出了穆罕默德對人類生殖的認識。其主要觀點是:精液在人的脊柱和肋骨之間形成(錯誤)。隨後,它與女性的精液結合(錯誤),父母雙方哪一個先排出精液,將來孩子長得就像誰(錯誤)。胎兒先是以一滴精液的形式在子宮中渡過40天(錯誤),然後以血塊的形式又渡過40天(錯誤),接著變成一個肉團(錯誤)。接下來,這胚胎生出骨頭(錯誤),骨頭又被肉包裹(錯誤)。待到最終人形確定後,真主才決定這個孩子的性別是男還是女(錯誤)。

    除了知道精液與人的生殖有關這一事實之外,穆罕默德關於人類生殖的觀點幾乎全是錯的。面對這一切謬誤,穆斯林的解決辦法還是老一套:那就是對經文進行徹底地重新解讀。然而,我們有確鑿的証據表明,《古蘭經》“科學真確性”的論証犯了“循環論証”的邏輯錯誤。穆斯林先入為主地假定穆罕默德是一位先知,因此他絕不可能說錯話。隨後,他們使用這一假定來重新解讀穆罕默德的所有在科學上不準確的言論。一旦這些言論經重新解讀後能與現代科學觀點相符,他們就大聲宣稱:“穆罕默德說得一點不錯啊,這是多麼神奇!他必定是一位先知!”然而,按他們的思路,早在論証開始之前,這個結論就已經預設好了。

    如果有什麼使人無話可說的理由,令我們不得不把穆罕默德視為先知的話,那我們或許也可以像穆斯林信徒一樣,合情合理地把他的話語解讀為完全正確無誤。例如,如果穆罕默德也曾從死裡復活(像耶穌那樣),我們就能看到他所傳的信息上有神的認可作為封印。但我們在伊斯蘭教身上沒看到任何此類東西。在缺乏強有力証據的情況下,我們只能照其表面所呈現的樣子來看待穆罕默德的說法:那是一個富於才智但卻迷信的人所做的揣測,有時正確,但大多數情況下是錯誤的。

     

     

     

     


    [i] Abul, A’la Mawdudi, 《面向理解伊斯蘭教》(Towards Understanding Islam) (New York: Islamic Circle of North America, 1986), 第62頁。

    [ii] 本文引用的所有英文《古蘭經》章句均出自尤素福•阿里(Yusuf Ali)的譯本。

    [iii] 尤素福•阿里(Yusuf Ali)注《古蘭經》86:7節。

    [iv] 《穆斯林聖訓實錄》(Sahih Muslim )608。

    [v] 《穆斯林聖訓實錄》(Sahih Muslim ) 3328。

    [vi] 《穆斯林聖訓實錄》(Sahih Muslim ) 3329。

    [vii] 《穆斯林聖訓實錄》(Sahih Muslim ) 614。

    [viii] 《穆斯林聖訓實錄》(Sahih Muslim )6397。

    [ix] 《穆斯林聖訓實錄》(Sahih al-Bukhari) 3208。

    [x] 《穆斯林聖訓實錄》(Sahih Muslim ) 63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