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你要建,他們就會跟著來

    作者:威廉瓦格納

    今天,在福音派基督教中的一大重點是簡單的教堂。許多基督教堂植堂者不想擁有和建造大而華麗的教堂建築物。 他們認為在家庭內團契、見到它們快速發展會更好。他們所言確實有其積極性,但很有趣的是,世界上發展最快的宗教採取全然不同的立場。幾年前,我決定對世界上日益增長的六個群體進行研究,它們是

    1.     美南浸信會

    2.     神召會

    3.     耶和華見証會

    4.     摩門教

    5.     同性戀者

    6.     穆斯林

    我很驚奇地發現,這六大發展最快的群體中有兩大個——摩門教和穆斯林,對建築物極為重視。 除了同性戀者,所有這些群體似乎都看重建築物。

    伊斯蘭教極為重視清真寺的建造。今天,他們花費了好幾十億美元來在世界各大城市建造新的清真寺。他們如此行事基於以下原因:

    1. 穆斯林認為,建築物實際上向世界代表了他們的宗教,因此,新的清真寺被建造就成為伊斯蘭教增長的一大標誌。另一方面,他們認為基督教堂建築物的蕭條是基督教在世界中影響日漸衰弱的標誌。驅車在土耳其的公路上,俯瞰鄉村,不難發現許多小山上的廢墟。如果問這些廢墟曾作何用,就會被告知是亞美尼亞人教堂的廢墟。然後,又會被告知這些廢墟必須被保留,它們將不斷提醒土耳其人伊斯蘭教欣欣向榮、日益壯大,而基督教則在走向衰弱、面臨死亡。
    2. 他們認為他們的清真寺是一種威懾力。一位來自埃及開羅的學者甚至認為威懾力源於《古蘭經》。大多數人意識到威懾力是恐怖主義的一項成功器具,但是沒有發現這一點也被用於清真寺的建造。穆斯林在基督教堂或廟宇附近建造新的清真寺時,清真寺往往造得比鄰近的禮拜場所要麼更大,要麼更高。在此,又顯示了伊斯蘭教對其它宗教的優勢。
    3. 他們有錢來修建。對他們來說,石油金錢真是來自神的禮物。因此,他們必須要用它來推進伊斯蘭教,直至全世界都是穆斯林、只有一個伊斯蘭教政府存在,這一點,他們認為將在2080年實現。想想他們的資金。單單沙特阿拉伯,一天就可抽出一千萬桶石油。一桶收入差不多每天七十美元,而成本卻不足一美元。這就意味著他們每天單單石油一項就有6.9億美元的收入。我發現他們將其石油美元的四分之一強用於向全世界推廣伊斯蘭教。這就意味著他們每天有1.7億美元可供使用。而南美浸信會國際傳道部(世界上最大的福音宣教團差派機構) 的每年預算還不到三億美元。在短短兩天之內,伊斯蘭教就可獲得 IBM整整一年的預算。我相信實際上,美國的每個基督徒為伊斯蘭教的擴張捐獻的錢甚至超過了給基督教宣教組織的捐獻。他們在房子保溫和驅車上就是這樣做了。

    在不遠的未來,西方每個人口超過五萬的小城市都會有一座嶄新的清真寺,而與此同時,世界其他地區的城市將會發現他們的基督教堂遭受破壞。當你讀到基督徒和穆斯林在穆斯林地區的糾紛時,報道常常會以一些基督教堂建築物被轟炸或被燒毀作結束。最近的報道是,自從戰爭開始,伊拉克的三十多個基督教堂業已慘遭摧毀。

    這種實體的存在對伊斯蘭教很為重要,他們在建築領域竭盡全力要勝過基督徒。 他們為他們在這一領域的成功頗為自豪。他們認為清真寺代表了伊斯蘭教在實現其佔領全世界目標上的成功。很有趣要提到的是,一方面,穆斯林可以隨意在西方建立新的清真寺,另一方面,穆斯林國家禁止建造甚至翻新基督教堂…。有一次,我在埃及開羅的一個浸信會教堂主持奮興會時,很失望地發現教堂建築設施極為破舊。我想從西方帶些隊伍來幫忙清理教堂,但被告知政府對此有禁令。兩天後,我參觀了埃及南部的一家很小的浸信會教堂,發現在其正面磚牆上有個直徑三英尺的大洞。我問為何會如此,有人告訴我兩個月前牧師油漆了木窗框,警察發現後拆掉了窗戶並禁止牧師修補它。

    然而,應當說明的是,穆斯林最大的畏懼是他們所見之基督徒生活中的精神力量。他們理解每個基督徒都是活生生的神的殿,但他們並不知道如何來抵抗與我們同在的聖靈力量。

    我們也許需要從宣教的角度重新考慮我們教堂建築的價值。當然,我們需要保護屬於我們的東西,甚至要尋求建造我們所需要、神所規定的建築物。我們作為基督徒,擁有神的力量來戰勝任何與我們作對的人,包括伊斯蘭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