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古蘭經》是完美地保存的經書嗎?

     

    David Wood

    伊斯蘭徒普遍認為,《古蘭經》在將近1400年間得以完整無缺地保存下來,這必定是真主大能的奇蹟。我們可以將此非常流行的論點稱為“完美保存說”。此說的根據是《古蘭經》中的一節:“我確已降示教誨,我確是教誨的保護者”(15:9)。[i]

     

    穆斯林護教士瑪扎爾•卡茲(Mazhar Kazi)在引用這句經文後評論道:“穆斯林與非穆斯林都一致同意,《古蘭經》的經文從無傳訛、未易一字。以上關於確保《古蘭經》亙古長存、永遠純淨完美的預言已成為現實,不僅表現其文本內容上,就連最細微的標點符號都是如此…… 《古蘭經》存留至今,在過去的1400多年間,不僅一詞未易,哪怕是一個字母、一個標點、一個變音符號都從未改動過,真可謂一個奇蹟。” [ii]

    卡茲的論斷在兩個方面顯得立論古怪。首先,一本書的保存時間長達1400年當然算不得什麼奇蹟。就拿死海古卷來說吧,這些《聖經》抄本及其他一些文獻手稿,其存在時間便遠遠超過1400年。因此,穆斯林信徒將《古蘭經》被保存至今視為神默示的確証,這是很難令人信服的。其次,他說《古蘭經》得到完美地保存是不符合事實的。研讀早期穆斯林文獻,我們發現《古蘭經》中有些地方整章地告缺,諸多章節中也有大段內容遺失的現象,還有的地方,個別句子被遺落,一些字詞也被篡改了。實際上,我們由穆斯林的文字記載中得知,關於哪些篇章應當包含在《古蘭經》中這個問題,就連穆罕默德最信賴的學者們之間都是意見分歧!

     

    一、《古蘭經》的歷史簡介

     

    《古蘭經》最初的啟示約在公元610年降於穆罕默德。在接下來的20年間,穆罕默德又向他的文書和同伴口述了更多經文,令他們熟記和抄錄。這些經文被寫在椰棗樹葉柄上、動物骨頭上、石板上,以及穆斯林們能找到的一切材料上。當時並沒有一個《古蘭經》的完整手稿。

     

    當穆罕默德去世時,關於《古蘭經》的啟示便停止了。穆罕默德逝後不久,哈裡發艾布•白克爾(Abu Bakr)要平定一場叛亂,他將許多“哈非祖(huffaz,能夠將《古蘭經》熟記在心的人)”派去參加了耶瑪麥戰役,結果他們中很多人都戰死沙場。據穆斯林相關文獻記載,由於這個原因,《古蘭經》的一些部分便從此失傳了:

     

    降示下來的《古蘭經》中有許多(段落)是由那些在耶瑪麥戰役中陣亡的“哈非祖”們記在心裡的……活下來的人並不知道這些段落的內容,也沒有什麼文字記載,(那時候,)艾布•白克爾、歐麥爾(Umar)和歐斯曼(Uthman)也還不曾將這些經文收集起來,於是這些內容此後便告失傳,再也無人找到它們。[iii]

     

    艾布•白克爾決定,事不宜遲,要把《古蘭經》餘下的部分匯編成典,以防更多內容軼失。於是,他指派宰德•伊本•薩比特(Zaid ibn Thabit)來主持這項工作。宰德在公元634年左右完成了這部典籍的編纂工作,自那以後,這部《古蘭經》範本一直保存在艾布•白克爾手中,到他去世時傳給了哈裡發歐麥爾。歐麥爾離世之際,又把它交給了穆罕默德之妻哈福賽(Hafsa)。

     

    哈裡發歐斯曼統治時期,大約是穆罕默德去世19年後,當時人們在《古蘭經》誦讀的正確與否問題上起了紛爭。歐斯曼下令將哈福賽處珍藏的《古蘭經》抄本及已知的所有文字材料搜集到一起,來編纂一個官方正式版本。宰德•伊本•薩比特會同阿卜杜拉•本•阿茲-祖拜爾(Abdullah bin Az-Zubair)、賽義德•本•艾斯(Sa’id bin Al-As)和阿卜杜爾-拉曼•本•哈裡斯(Abdur-Rahman bin Harith)等人孜孜不倦地工作,編成了《古蘭經》的修訂本。成書之後,“歐斯曼將此書抄本向每個穆斯林省份下發一冊,並下令將其他的所有《古蘭經》文字材料,無論是零散古卷還是整部經文一概焚毀。”[iv] 今天我們見到的《古蘭經》就是這部流傳下來的經過修訂的正典。

     

    二、穆罕默德的學者們之間的紛爭

     

    新修訂的《古蘭經》並未得到全體穆斯林的一致擁護。事實上,穆罕默德手下一些最高等級的學者便拒不接受宰德的修訂版。

     

    穆罕默德曾對他的門徒說過:“從這四個人之中的任何一人學習古蘭經:阿卜杜拉•本•麥斯歐德——首先說到的就是這個人——艾布•侯扎法的釋奴薩利姆,穆阿茲•本•哲白勒,和歐拜•本•凱爾布。”[v] 有意思的是,在穆罕默德給出的名單上位列榜首的麥斯歐德卻堅稱《古蘭經》應當只有111篇(今日版本共有114篇),第一篇、第一百一十三篇和一百一十四篇不應被包括在《古蘭經》之內。

     

    有鑒於此(以及其他數百個差異之處),麥斯歐德甚至把《古蘭經》的這個最終版本稱為一部欺世之典!他的原話是:“人在誦讀《古蘭經》一事上犯下了欺詐之罪。我更喜歡按我所愛者(指穆罕默德)誦讀的原樣而寫下的經文,而不是宰德•伊本•薩比特的版本。”[vi]

     

    穆斯林是否應該屈服於這種“欺詐”?不出所料,麥斯歐德建議穆斯林信徒抵制宰德修訂的版本,保守他們自己原有的版本——甚至於把自己原有的經書藏匿起來,免得被政府沒收!他說:

     

    “穆斯林的人民啊!不要抄錄這部‘正典’,不要聽這個人的誦讀。我指著亞拉起誓!當我皈依伊斯蘭教的時候,他(指宰德•本•薩比特)還在某個不信者的生殖器官裡呢!” 正因如此,阿卜杜拉•本•麥斯歐德才說道:“阿爾-伊拉克的人民啊!保護好你們自己的經書,把它藏起來。”[vii]

     

    在穆罕默德所信賴的學者們當中,反對宰德修訂版《古蘭經》的並非只有麥斯歐德一個。有一位叫武百耶(Ubayy ibn Ka’b)的,他是穆罕默德手下最好的誦經師,也是少數幾位在穆罕默德在世時就著手收集《古蘭經》資料的人之一。然而武百耶卻認為宰德版《古蘭經》缺少了整整兩篇!由於這個原因,後來穆斯林會眾們才會迫於壓力而拒絕武百耶所吟誦的某些部分的經文。

     

    歐麥爾說過:“武百耶是我們當中誦讀《古蘭經》最出色的,但我們要略去他所誦讀的部分內容。”武百耶則表示:“我所誦讀的乃是直接得自亞拉使者的口中,無論如何我都不能略去任何內容。” [viii]

     

    鑒於以上這些穆罕默德親自揀選的經文誦讀者們之間的爭論,穆斯林信徒便面臨著一種兩難境地。如果說我們今天見到的《古蘭經》得到了完美的保存,那就等於說穆罕默德在學者的揀選方面很沒有眼光,因為他竟揀選了一些對今日之《古蘭經》持有異議的人。另一方面,如果穆斯林信徒們說他們的先知沒有用錯人,那麼當說到《古蘭經》這部伊斯蘭教的至聖經典時,他們就不能不承認,我們今天見到的這部《古蘭經》並不是完美無缺的!

     

    三、缺失的篇章

     

    只要瞭解以上紛爭存在的事實,就足以駁倒《古蘭經》的完美保存說了。然而,我們還可以更進一步,簡要地考慮其他某些問題。

     

    當穆斯林歷史上第二位哈裡發之子伊本•歐麥爾(Ibn Umar)聽說有人聲稱自己通曉整部《古蘭經》時,就對他們說:“你們誰也不要說,‘我學會了整部《古蘭經》’,因為這經書的很多部分都已失存了,你們又怎能學得完整呢?不如這麼說——‘我已學會了所有現存的內容’。” [ix]

    穆罕默德的同伴之一艾布•穆薩(Abu Musa)的話亦証明上面這番話所言不虛,他指出,早期穆斯林由於怠惰而遺忘了《古蘭經》中的兩個篇章(Surah):

    艾布•穆薩-艾什爾裡派人召來巴士拉地方的誦經師。來到他面前的共有300人。他們誦讀《古蘭經》給他聽,他說道:“你們是巴士拉居民當中的佼佼者,因為你們是誦經。繼續誦讀下去吧。(但是記住,)不要因年深日久而心裡剛硬,就像在你們以前的那些誦經師一樣。我們曾經背誦過一篇,其長度和嚴肅度與Bara'at篇相若。不過,我已經把它忘記了,除了下面的一小段:‘假如有兩座充滿財富的山谷給予亞當的兒子,他會渴想有第三座,除了塵土,沒有東西能滿足亞當兒子的肚腹。’我們還曾背誦過一篇,和Musabbihat中的幾篇頗為相似,但我現已把它遺忘了……”.[x]

    這些話說明,《古蘭經》中存在整篇遺失的現象。

     

    四、缺失的段落

     

    此外我們還知道《古蘭經》的某些章節中有大段的內容缺失。例如,穆罕默德之妻阿依莎(Aisha)說過,第33篇大約有三分之二的內容告缺:

    阿依莎……說,“先知在世時,他們背誦的聯軍篇(Surat al-Ahzab,xxxiii)有二百節,而當歐斯曼匯編經書正典時,他所能搜集到的就只有今天《古蘭經》中所能見到的那麼多了[即73段]。”[xi]

     

    據阿依莎講,經文搜集者們就是找不齊第33篇的全部內容。為什麼呢?我們已經知道,許多“哈非祖”們已經死在耶瑪麥的戰役中了。顯然,能夠誦讀第33篇全部內容的人無一生還。

     

    五、缺失的句子

     

    阿依莎還告訴我們,《古蘭經》中還有個別句子有所缺失,情況有時相當滑稽:

     

    根據敘述,阿依莎曾說:“關於擲石和哺乳成人十次的經句都是神所啟示,寫有經文的紙就放在我的枕下。當亞拉的使者歸真時,我們都沉浸於哀慟而無心他顧,這時一隻溫馴的綿羊溜進來,把它吃掉了。”[xii]

     

    今天的《古蘭經》裡並沒有關於擲石和哺乳成人十次的經句。為什麼呢?因為阿依莎的綿羊把它們吃掉了。

     

    六、缺失的詞語

     

    既然《古蘭經》中有整個篇章遺失、章節中大段內容缺失和個別句子缺失的現象,那麼,有些較短的詞語缺失也就不足為奇了。讓我們看以下的兩個例子:

     

    首先,《古蘭經》第33:6節中宣稱,“先知對信士的權利,重於他們自身的權利,他的眾妻,是他們的母親。”然而,武百耶和其他一些早期穆斯林卻堅稱,這裡遺失了一個片斷(“他是他們的父親”)。就連偉大的譯經者尤素福•阿裡(Yusuf Ali)也在他的評論文章中承認這一點。阿裡寫道:“在一些讀本(Qira’ah)——比如武百耶的讀本——當中,還出現了‘他是他們的父親’這樣的話,這喻指著先知的靈性關係,並與後面‘他的眾妻,是他們的母親’的提法形成關聯。”[xiii] 如此看來,今天穆斯林信徒們讀到的這段經文似乎是不完全的。

     

    其次,如果我們翻開現代版本的《古蘭經》,就會發現第2:238節命令穆斯林信眾“你們當謹守許多拜功,和最貴的拜功,你們當為真主而順服地立正。” 然而,據阿依莎講,穆罕默德口述的這節經文卻是這樣的:“你們當謹守(日常義務性的五番)拜功,以及中間的拜功和下午的哺禮,當順服立於真主之前。” 如此可見,“和下午的哺禮”這幾個字在現代版本中已告缺失。

     

    七、評估

     

    顯然,《古蘭經》隨著歲月變遷已經歷了重大的變化。有証據表明,其中有整章整節的遺失,有些篇章中還有大段內容告缺,另外,一些句子和詞語也丟失了。在哪些篇章應被包括在《古蘭經》中的問題上,就連穆罕默德手下最出色的學者和誦經師都無法取得一致意見。

     

    這引起一個明顯的問題。一本“保存完美”的書和一本保存得不那麼完美的書之間到底有什麼不同?假如穆斯林信徒的觀點是正確的,那就可以說,兩者之間根本不存在差別。沒有得到完美保存的書,其特點包括:(1)缺失的詞句,(2)缺失的段落,(3)缺失的篇章,(4)人對原初版本應包括哪些內容見解各異,等等。而《古蘭經》擁有上述一切特點。因此,那些既瞭解以上証據同時又想堅持《古蘭經》“完美保存說”的穆斯林勢必要說:“是的,《古蘭經》確實具有保存不完善的書的所有特點,但不管怎樣,它依然得到了完美的保存。” 像這樣的話能說得通嗎?

     

    由此事情就清楚了,《古蘭經》的“完美保存說”是站不住腳的,而那些想為自己的信仰尋求証據的穆斯林信徒,只有捨棄《古蘭經》的保存問題,到別處去找找看了。


     

    [i] 本文引用的所有英文《古蘭經》章句均出自Abdullah Yusuf Ali,The Meaning of the Holy Qur’an (Beltsville: Amana Publications, 1989)。

    又,譯文中的所有中文《古蘭經》章句均出自馬堅的漢譯本。

     

    [ii] 瑪扎爾•卡茲(Mazhar Kazi),《古蘭經中130個明顯的神蹟》(130 Evident Miracles in the Qur’an) ,(Richmond Hill: Crescent Publishing House, 1997), 42-43頁.

    [iii] Ibn Abi Dawud, Kitabal-Masahif.

    [iv] 《布哈里聖訓》(Sahih al-Bukhari), 4987.

    [v] 《布哈里聖訓》(Sahih al-Bukhari), 3808.

    [vi] Ibn Sa’d, Kitabal-Tabaqat al-Kabir, Vol. 2, 444頁.

    [vii] Jami At-Tirmidhi 3104.

    [viii] Abu Ubaid, KitabFada’il-al-Qur’an.

    [ix] Abu Ubaid, KitabFada’il-al-Qur’an.

    [x] Sahih Muslim 2286.

    [xi] Abu Ubaid, KitabFada’il-al-Qur’an.

    [xii] Sunan Ibn Majah 1944.

    [xiii] Abdullah Yusuf Ali, 《神聖古蘭經的意思》(The Meaning of the Holy Qur’an), Note 36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