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伊斯蘭教的畏懼

    作者:威廉瓦格納

    許多以伊斯蘭教為題目寫作的人都竭盡全力尋找一個最能描述世界上這一增長最快的宗教的語匯。在我閱讀的文章中,我發現不同的作者使用很多的語匯諸如“正義”、“犧牲”、“順從” 和“社團”。但隨著我對這一宗教研究的深入,越來越相信最能描述伊斯蘭教的語匯是“畏懼”。今天穆斯林的各種舉動似乎都是個人內部形成的畏懼的反照。

    摩洛哥穆斯林學者法蒂瑪莫斯斯在其著作中使用“畏懼”一詞作為其主要題材:《伊斯蘭教與民主:現代世界的畏懼》,全書十章中有七章使用了“畏懼”一詞在其題目中,具體如下:

    第一章 畏懼陌生西方

    第二章 畏懼伊瑪姆

    第三章 畏懼民主

    第六章 畏懼思想自由

    第七章 畏懼個人主義

    第八章 畏懼過去

    第九章 畏懼現在

    縱觀這幾個標題,不難發現普通穆斯林生活在畏懼之中,尤其是當前生活在西方的那些穆斯林。以下是為什麼伊斯蘭教是充滿畏懼的宗教的六大緣由:

    1.畏懼真主

    伊斯蘭教的真主並不是我們在基督教中所見的仁愛的上帝,而是一個以鐵腕統治的神。《古蘭經》要求讀者畏懼真主。 他們不僅要畏懼他們的神,而且還要絕對畏懼遭受憤怒的真主永恆的詛咒。他們的宗教並沒有什麼救贖的保証。只有死於聖戰或麥加朝聖途中的穆斯林才肯定在天堂享有立足之地。他們希望能夠獲准進入天堂,但並不能肯定。這就是為什麼說伊斯蘭教是“善行”宗教頂峰的原因。他們要想獲得進入天堂的機會,就必須遵照《古蘭經》所示一切行事。

    2.畏懼地獄

    在伊斯蘭教中,《古蘭經》和《聖訓》都使用很逼真的語言來描寫地獄。他們的神學教導說地獄有好幾層。第一層為穆斯林犯罪者,第二層為多神教偶像崇拜者,第三層為拜火教者,第四層為無神論者。直到進入第五、六層才會發現伊斯蘭教的真正敵人,因為第五層為猶太教徒保留,第六層為基督徒。第七層就是最後一層為包括穆斯林在內的偽君子。所有神所不悅的穆斯林也都會落入地獄的某一層,但是藉著真主的恩典,可以被帶出來。確實,我們基督徒也把有火燃燒的地獄作為我們神學的一部分,但是,我們更關注的是天堂而不是地獄。在伊斯蘭教經典中,對在地獄將要遭受的痛苦和折磨有圖解式描述。這些具體描述包括慢慢剝掉身體的皮,長好後再剝、因為所飲的液體腫漲的胃爆炸以及其他痛苦的經歷,都有生動的形容。一覽此類描述,只會提升信仰者畏懼的程度。

    3.畏懼悖教

    伊斯蘭教法體系中,有一條律法規定悖教者的處罰。“悖教者”一詞指天生或皈依伊斯蘭教而後來決定悖離伊斯蘭教皈依別的信仰的人。這就意味著,如果穆斯林膽敢皈依別的宗教或信仰,就要被處死。有三天時間讓他們回心轉意。在這恩典之期過後,就要被處死。在今天遵奉伊斯蘭教法的許多穆斯林國家,這一點仍在執行。因此,與基督徒接觸太多可能會導致他們悖離伊斯蘭教,因而遭受死亡。在最近一次的伊斯蘭宗教領袖會議上,討論了這一題目。一些溫和派領袖主張是真主而不是人對那些悖離伊斯蘭教的人作出懲罰,認為真主會把那人送入地獄,人沒有責任處罰那些悖離伊斯蘭教的人。然而,最後的決定是,規定對悖教者處以極刑的《古蘭經》不能被更改,因此,這條規定依然生效。另外應當提及的是,那些開會者不想對這一律法作出更改的一大原因是他們害怕如果廢止了這一對死刑的畏懼大眾就會脫離伊斯蘭教。

    4.畏懼生命現狀

    另一種畏懼是許多移民為其祖國親友所存的畏懼,而這一點是我們西方人所不曾有的。他們不斷讀到戰爭、恐怖份子襲擊,還有革命發生在祖國。有一次我在塞浦路斯和許多來自中東的人士開會,我看到來自黎巴嫩的一個團體圍成一圈收聽廣播消息。他們所有人都在哭。我問他們為什麼哭,他們答道推罹城被轟炸了。我又問:“但是為什麼要哭呢?”,他們答道,“推羅是我們的家園”。我們在西方的人並沒有這樣的畏懼,不必擔憂我們的親人在家遭遇不測。

    5.畏懼民主

    “民主”是稀有被阿拉伯語吸納的外來詞之一。穆斯林一聽到這個詞,就會感到與他們的文化格格不入。事實上,今天民主原則業已在伊斯蘭國家取得某種程度的成功,這實在是一大奇跡。許多較為激進的穆斯林知道民主的到來會使他們善用的武器——“刀劍”不靈,因此,穆斯林不斷被警告要畏懼民主,民主是魔鬼的工具。

    6.畏懼西方

    阿拉伯語西方一詞是“Gharb”。這個詞用來指黑暗、無法理解之事物。他們消極看待我們的西方世界,因此,他們不僅對西方人,而且對他們的宗教——基督教都充滿畏懼。事實上,伊斯蘭教的主導教義是整個世界分成兩大陣營。一是穆斯林陣營,一是敵對陣營。要麼你是穆斯林,歸於伊斯蘭之室﹔要麼你是屬於敵對之室,遭受拒絕與畏懼。生存在伊斯蘭教之外,會使你與你的文化、民族、價值乃至神格格不入。他們畏懼所有生活在陌生世界的人,因為這一陌生世界與伊斯蘭世界平行卻又與之對抗。

    幾乎我所遇到的所有穆斯林一旦揭開虔誠的外層,他們的生命都充滿畏懼。他們常常驚訝我們西方人對我們宗教和與神的關係如此樂觀。這就給我們一大機會,向他們講解我們的主耶穌基督和我們如何通過對耶穌基督的信仰確保獲得拯救。保羅在給提摩太的信中說“因為神賜給我們,不是膽怯的心,乃是剛強,仁愛,謹守的心。”(提後1:7)

    讓我們這些基督徒,竭盡全力將穆斯林弟兄姊妹帶出畏懼的黑暗,帶入愛與希望的光明境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