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穆斯林與基督教徒相遇

    作者:威廉•瓦格納

    穆斯林和基督教徒都覺得他們的宗教比其他的宗教優越,都具有強烈的宣教性,都擁有讓全世界都信奉其信仰的最終目標。當這兩大強力迎面相逢,必然會火花四射。

    伊斯蘭教在非洲和歐洲很有效的一大宣教法,被稱為“強力相遇”。《聖經》中此類相遇的一大例子就是以利亞對錫安山上巴力的先知的挑戰:“讓我們來看誰的神最強有力”。這種相遇既是公開的也是決定性的。所有的人都知道耶和華通過以利亞顯示了神的力量。

    縱觀當今世界強力的相遇,在兩大世界宗教——基督教和伊斯蘭教之間的戰鬥有三種不同的形式。它們是:

    1.     宗教結構的相遇

    2.     神學的相遇

    3.     屬靈和皈依的相遇

    對話與辯論是很普遍的,通常針對前兩項。而第三項進入了屬靈爭戰中,對於許多生活在二十一世紀的基督徒而言就有些陌生的。

    對話接觸是一種使用了很久的方法,並不產生什麼切實的效應,只可能產生對對方宗教更好的瞭解。在過去的二十年中,伊斯蘭教業已開始用另一種形式取代了對話,這種形式更適合他們所表達的立即戰勝對方的願望。這一被穆斯林成功應用的相遇新形式,就是“辯論”。辯論有兩種形式。一種是惹人注目的辯論,公開宣傳、在大堂舉行。另一種是由清真寺對教堂挑戰發起,常在當地諸如公園舉行。

    這一方法的領頭人是個來自南非的穆斯林神蹟人員,名叫阿邁德•迪達特。這個有本事的人近期花費時間盡其所能去研究基督教。他會很謹慎地把對方引入辯論中。有一回,迪達特向美國佈道家吉米•斯瓦尕特牧師發起挑戰,進行公開辯論。斯瓦尕特對《聖經》很精通,但對伊斯蘭教抑或兩教之前的相遇幾無所知或一無所知。在辯論結束時,大多數人同意斯瓦尕特敗北。今天,進入美國和西方大多數的伊斯蘭書店,你可以找到標題為“阿邁德•迪達特與著名的美國佈道家吉米•斯瓦尕特的偉大辯論”的暢銷錄像帶。穆斯林被鼓勵去購買此錄像帶,作為向基督教朋友展示伊斯蘭教比基督教優越的証據。

    在公開和地方性辯論中,穆斯林肯定會有大量的自家人在場。在實際辯論會上,他們準備好要打斷基督教辯論者和大聲地向穆斯林鼓掌。在某些情況下,甚至會秩序大亂,引發暴力。伊斯蘭教的態度是他們是對的,而這樣的相遇常常對他們有益因為他們是威脅的能手。

    在某些情況下,基督教領袖在靈性和智力上對此挑戰做好準備。在這種情況下,很明顯,聖靈引導這些基督徒的行動,成功往往隨之而來。在一次大型辯論即迪達特先生與安尼斯•肖洛士牧師在南非的辯論,很明顯,肖洛士先生正在勝利中,因此,甚至在辯論結束之前,穆斯林就襲擊了講台。 肖洛士先生被引到後門進入汽車而逃。跟隨他的人則有一個被刺傷。穆斯林對這種相遇看得很嚴肅。

    在第三種形式——屬靈和皈依的相遇中,有更個人的相遇,會影響到一個普通人。我曾對四大洲超過300名穆斯林講過話,這些穆斯林業已改信基督教,我發現他們很願意談他們是如何找到其新信仰。大多數人在作決定時受到以下三種方式中某一種的幫助:(1)基督的幻象, (2)夢到耶穌向他們顯現,(3)聽到神的聲音或天使告訴他們應當做什麼。在全世界似乎屬靈的相遇正在與日俱增地發生。

    教會在靈性上為這種相遇做好準備,是很必要的。一天,有一位朋友來拜訪偉大的宣教學家唐納德•麥克加夫蘭博士。麥克加夫蘭博士生病了,沒有希望活長久,但是他腦筋極為健壯,他問這位朋友:“今日教會最忽視的是大使命那一部份?” 朋友想了想這個問題,溫習了《馬太福音》第28章耶穌的話,對自己說:“我們要去、要使人做門徒、施行浸禮、教導”。這位朋友總結說教會似乎作了全部。麥克加夫蘭博士回答道,“教會所最忽視的是——‘天上地上一切權柄都賜給我’”。 教會尚未理解它在當前世界所擁有的權柄。與穆斯林在靈性上相遇,我們必須再次獲得耶穌要給他的教會靈性上的權柄。

    一些神學家問是否今天神蹟、奇蹟、奇事仍有效用。我感到當我們與伊斯蘭教強力相遇時,必須相信我們的神預備好要賜給我們為了面對難纏的反對者所需要的力量。我再次看到基督徒與穆斯林接觸時所產生的許多奇蹟。

    美南浸信會國際傳道部的一位宣教士有一次非常令人興奮而強有力的經歷。他被派往非洲的一個穆斯林大城市,設法為主贏得子民。他對他們的愛和憐憫很明顯,在很短的時間內他贏得了該城許多穆斯林的友誼和尊重。一天,他接到八十高齡的中心清真寺領袖伊瑪姆(教長)的電話,後者問他是否願意來他們的清真寺以耶穌的名為他的人民祝福。在會上, 伊瑪姆請宣教士為他的人民祈禱,為寺內部分人祈禱之後,有一個長相出眾的人帶著他八歲的女兒來請宣教士祈求神醫治其殘廢的雙腿。這位父親聽說耶穌的名帶有力量。但是,祈禱之後,小女孩的狀況沒絲毫改變。父親謝過宣教士後,回到清真寺的後排。女孩竭力掙脫父親的雙臂,站了起來,這是她生命中的第一次自己站立。她已經痊愈了。

    這次強力相遇之後,非洲這一地區許多的穆斯林信奉並皈依基督教,不是因為理智上的變化,而是因為真實屬靈強力的相遇。

    世界這兩大宗教之間的鬥爭仍在繼續。縱使強力相遇是令人不安的意念,但是,它在二十一世紀存在這兩者之間卻是事實。推動這種相遇的宗教是伊斯蘭教,但是,基督教教會是強大的,能防衛自己。作為文明衝突的一部份,這場戰鬥將會繼續,甚至會加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