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寂悄的革命:

    伊斯蘭教尋求對世界的優勢

    作者:威廉瓦格納

    在西方,很少有基督徒熟悉阿拉伯詞“達瓦”。雖然許多其它詞諸如吉哈、亞拉、《可蘭經》和拉瑪丹都被許多英語詞典接受,但達瓦一詞仍不為人知。原因之一是穆斯林企圖爭取新皈依伊斯蘭教者的寂悄方法,尤其是在西方。達瓦是他們寂悄的革命。他們喜歡將之與一則在中東很流行的故事作比較,故事如下:

    一個阿拉伯人在沙漠中長途跋涉。白天熱得燒焦人,但到了晚上,又凍得可憐。一個冷得出奇的夜晚,這個阿拉伯人在溫暖的帳篷裡,帳篷裡尚有一些餘灰暖人。就在此人將睡之時,注意到帳下伸進一隻大駱駝的鼻子。

    “駱駝”,他說, “為什麼要把鼻子伸進我的帳下? ”

    “噢,主人”,駱駝答道, “外面奇冷無比,只要允許我的鼻子暖和暖和,我就能睡個好覺。”

    阿拉伯人想了想,允許駱駝把鼻子伸進來。過了一會兒,阿拉伯人醒了,看到駱駝把整個頭都伸進來了。“你在做什麼呢,駱駝? 你說過只想把鼻子伸進來的。”

    “噢,主人,你不知道外面有多冷,如果我的頭能伸進來,我就滿足了。”

    阿拉伯人又想了想,同意了,又睡著了。再次醒來後,他發現駱駝的頭、脖子、兩腳都在帳內了。

    “駱駝,太過分了。 不可再進了。”

    “噢,主人, 現在我真的舒服了。我可以睡一整晚了。

    “好吧”,阿拉伯人說, “但這是最後一次了。”

    後來,阿拉伯人醒來發現駱駝整個身體都進了帳,阿拉伯人都快無地可容了。 “駱駝” ,阿拉伯人喊道,“你在做什麼?”

    “如果你有什麼不滿,就滾出我的帳去,你這個愚蠢的阿拉伯人。”駱駝答道。

    達瓦就是伊斯蘭教每次使用一些令人信服的理由為何我們該接受他們,一點一點吞噬我們的方法,而結果對我們西方來說無疑極為危險。

    達瓦可比作我們的術語“宣教”,這個詞的意思是“召喚”或“邀請”,包含了穆斯林走向世界邀請非穆斯林加入伊斯蘭教的活動。伊斯蘭教是世界增長最快宗教的一大理由在於伊斯蘭教內部有許多人在實行達瓦。阿拉伯語中另一個重要的詞是達伊,意思是宣教士。正如基督教把宣教士派遣到世界各個角落,伊斯蘭教也同樣做。事實上,我的研究使我確信目前在美國宣教的達伊比在世界所有穆斯林國家宣教的基督教宣教士都要多。這些達伊在宣教方面作得相當成功。

    促進穆斯林宣教復興的領頭機構是位於麥加的“世界穆斯林聯盟”。他們既發展了現代戰略,又以財金支持大部份的工作。他們不斷聲稱凱歌奏響。他們發展一種伊斯蘭大一統主義,將伊斯蘭的各個宗派團結在一起,以便實現建立一個世界性的烏瑪(伊斯蘭之國)的目的。在伊拉克,雖然什葉派和遜尼派可能會陷入內戰,但是,在建立世界穆斯林國這一點上他們可以團結起來。

    但是,何為他們的戰略?誰是目標?以下是幾個例子:

    1. 大學生。到美國就讀的留學生是他們專攻的一大群體。他們把這些學生看成是其祖國未來的領袖,因為許多達伊也是留學生,聯繫的橋梁就自然而然了。他們戰略的一個重要的部分就是向在美國的留學生宣教。他們派遣學生去學習,並作為宣教士向他們的外國同學宣教。他們獲得了很大的成功。另一策略是為大學的宗教學系建立耗資頗巨的大樓。一旦大樓完工,通過堅持要穆斯林擔當系領導,他們就可以把整個系玩於股掌之中了。
    2. 罪犯。他們在美國的罪犯中間積極開展達瓦工作。據估計,每年他們贏得大約三萬名罪犯皈依伊斯蘭教。通常他們所贏得的罪犯極其好鬥,這樣,以後的伊斯蘭恐怖主義組織就很容易招兵買馬了。最近寫到這一點的著作是斯蒂芬•施瓦茲的《監獄中的伊斯蘭教》,其中,作者指出我們美國的監獄存在一大真切的危險,那就是我們的監獄正在變為瓦哈比極端勢力的訓練營。
    3. 美國印第安人。伊斯蘭教認為美國土著的宗教與伊斯蘭教有相通之處。他們甚至宣稱許多早期印第安人都是伊斯蘭教信徒,他們是被作為奴隸來到美國的教徒帶入這信仰的。在新墨西哥州的蓋洛普——所謂的美國印第安人之都,在主街道上你會發現一座嶄新的大清真寺。他們在西方的一大訓練營就位於新墨西哥州北部印第安人口稠密的地區。他們的清真寺和訓練營就在新墨西哥州的亞碧奎。
    4. 西班牙人。他們不僅在美國很活躍,而且在中南美都很活躍。因為西班牙一度在穆斯林佔領之下,他們可以使許多西班牙人確信他們的自然宗教就是伊斯蘭教。最近的一篇文章表明,在美國估計有四萬到七萬拉丁美洲非法移民業已皈依伊斯蘭教。對這一群體他們又獲得了成功。
    5. 公立學校。穆斯林講演機構免費為學生提供跨文化課程業已向美國大多數學校聯絡。他們聲言所有學生都有必要更多瞭解別人的文化。在加利福尼亞州,他們獲得到很大的成功,許多學校邀請穆斯林老師來學校講授伊斯蘭基本教義。在有些場合,年輕人開始取穆斯林姓名,穿穆斯林服裝,遵行某些穆斯林宗教習俗如祈禱、拉瑪丹月齋戒和朝覲。在加利福尼亞州學校為七年級學生講授世界歷史使用的一本教科書中,伊斯蘭教的多達74頁而講述基督教僅有兩頁,而且這其中大部分還留給了羅馬天主教。他們對學校的滲透並非偶然,而是一項計劃完好的策略。當然,基督徒就不被允許行同樣的事。

    伊斯蘭教視達瓦為其取得世界優勢的重要而有用的工具。我們基督徒並不該譴責他們通過達瓦所行之事,但在我們向穆斯林傳播耶穌基督的信息時必須要理解達瓦的動力。